章节目录 第37章 午休

作品:《虫屋

    姜游叫了一份豆腐小笼包,两碗鸡子榨面。

    小笼包外韧内软,榨面鲜爽开胃。

    两人坐在长桌上呼噜呼噜吃完后,姜游抹了抹嘴,“我去睡一会,”他用手指了指楼上,“上面客厅有个小沙发可以躺。”

    “我不困,我在下面坐着就行了。”

    “随你吧,要无聊了就去街上逛逛,”姜游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二点半,我们到个一点半出去,一点二十我要还没下来的话,你手机闹我一下。”

    “行,你去睡吧。”

    姜游上了楼。

    马毅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他站了起来,把桌上的外卖盒子收了收,拎着袋子走了出去,把垃圾扔了。

    再走去的时候,他在门前的台阶上站了许久。

    他仰着头,看着门匾上虫屋两个大字,的确是打印出来的。

    他转过身,在院子里走了走,他在池塘边停了下来。

    池水清澈,有几颗睡莲的种子,还没出芽。

    “小”陈楠走进院子,看到马毅转过头,她知道看错了了,她问:“哎,小姜呢?”

    “他在楼上睡觉呢,”马毅几步走到陈楠面前,“你是?”

    “哦,我是旁边书店的,”陈楠看了马毅一眼,“他在睡觉,我就不吵他了,一会儿他醒了,你和他说一声,这个周五早上,街上管理处开会。”

    “好,我会和他说的。”

    “那我走了。”

    陈楠离开后,马毅走店中,他走到柜台前,他看了看青纹瓷碗中的糖,他犹豫了一下,抓了一颗放口袋里。他伸手拉开了柜台的抽屉,里面放着一些杂物,他记得姜游给他的烟就是从这里拿的,他翻了一下找到了一个烟盒,里面还有大半包烟,他抽出了两根放进他自己的烟盒中。

    看了看四周后,他拉开柜台旁边的门,走上了楼。

    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玩了一会儿手机后,他感觉有些昏昏欲睡。

    闭上眼。

    几乎马上就睡着了。

    睡的很沉。

    不断的下沉。

    沉入黑暗中,束缚着他,牵着他的一切,都断开了。

    身体彻底的松弛了下来。

    “起了,起来了。”

    马毅睁开眼睛,他看到了一张带着黑框眼镜的短圆脸,他看了看四周,好几秒后,他才意识到他在哪里以及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坐了起来,挠了挠头发,他问:“几点了?”

    “一点四十啦,幸好我订了闹钟。”姜游向楼下走去。

    “我去一下洗手间,马上下来。”

    “我在楼下等你。”

    释放废液后,马毅用冷水洗了把脸,稍稍缓了一下后便下了楼。

    姜游提着挎包站在了门口,听到动静,他转过身,“睡个午觉一下精神了对吧?”

    马毅点了点头,“对了,刚才有个女的,说是隔壁书店的,她让我告诉你,这周五早上九点半,街上管理处开会。”

    “楠姐啊,我知道了。”

    路上不堵,两点十五的时候,他们就到了唐江市公安局。等马毅找到停车的的地方,从大厅坐电梯到达特别科的时候,分针恰好停在三十上。

    姜游推开了特别科的门。

    唐不甜一个人站在窗边,木刀抱在胸前。

    “领导,这人我给你带到了。我现在该找谁去报道?”

    “等孙宇来,他现在在开会。”

    唐不甜走到孙宇的位置上,她拉开椅子坐下。姜游看了看,从后面又拖了一个椅子过来,他坐下后,马毅也跟着坐了下来。

    “那个”马毅看着唐不甜的模样,脸上露出了几分犹疑。

    “别怀疑,她就是负责人,非常负责。”

    “名字,年龄,职业。”唐不甜看着马毅。

    “马毅,31岁,摄影师。”

    “你女朋友呢?”

    “郎星,22岁,”他停顿了一下,“无业。”

    “她同意实名举报?”

    马毅点了点头。

    “他用什么方法让你们同意的?”唐不甜问。

    马毅感觉到他脑中的一根神经抽动了一下。

    细丝融在郎星手指上的画面在他脑中一晃而过。

    他看了一眼姜游,然后说:“他挺会说话的,很有幽默感。”

    “哦。”唐不甜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她说:“科技处的人会过来。”

    姜游有些惊讶,“立案了?”

    “还没有。科技处的同事进行了图像搜索,最近半个月,许多带着这个纹身图案的年轻女性,以旅游的名义进入了唐江,目前纳入重点观察工作内容。”

    “看来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这时,孙宇推门进来了。

    “带他去做讯问,让科技处陪个人过去,”唐不甜指了指马毅,她看了一眼姜游,“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带了吗?”

    姜游从挎包中拿出一个大信封,“都在里面了。”

    孙宇走到他身边,拿过了信封,“我帮你拿去人事处吧,身份证一会儿再给你拿来。”

    “谢谢谢谢,麻烦了。”

    孙宇带着马毅离开后,唐不甜盯着姜游的眼睛,“刘勇死了。”

    “死了?死在看守所?啥时候?”

    “6月30号,晚上九点半之后,十点之前。”

    姜游想了想,“幸好那时候我和你在一起,不然估计你又得怀疑我,我怎么没看到新闻?当时他被弄进去的时候,网上也热闹了好一阵子呢。”

    “压下去了。”

    “对了,我那店准备做餐饮了,这个证那个证的,到时候你能不能帮我去和打个招呼加点速度?材料什么的,我按规范交。”

    “不能。”

    “别拒绝这么快嘛。刘勇的案子,我一个线索。”姜游拿起了办公桌上台历,他翻了几下。

    “什么线索?”

    “那天做完笔录后,我不是去了一趟梁浩租的房子么,还碰到了你,有一个叫小陈的大v在那里,估计你们也知道。”

    唐不甜点了点头。

    “马毅有个朋友在微光传媒,有人私下找他去引导当时的舆论,据说他拒绝了,但他的一个同事接了。”

    唐不甜的眼神认真了起来。

    “那时我就觉得奇怪,一个自杀的事件,网上几派人弄的跟宫斗剧一样。果然是有人在背后引导的。”

    “我知道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营业?”

    “我想想,先得重新装修,那就要下周了,下周四我去交材料吧,其他就麻烦你了啊。”

    特科办公室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孙宇带着马毅,和一个二十五六岁瘦高的男人走了进来。

    唐不甜和姜游都站了起来。

    孙宇先把身份证还给了姜游,然后说:“这些贴着纹身的女孩,都购买了唐江去往福冈的星越号游轮,出发时间是本周六下午两点。”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