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章 卖片

作品:《虫屋

    唐不甜撑着伞走出院子。

    雨水从伞的两边滑落,她的鞋面上干干净净的,没有水渍,也没有泥点。

    姜游转身关上了店门。

    杨萱有些不安地看着他。

    “我这两天就不开门了,你安心在这里呆着,”姜游看一眼她贴在身上的衣服,“去楼上?给你在桌上支个iad?你想看什么,综艺?电视剧?电影?动画片?”

    “我,外面怎么样了?”

    “外面?”姜游想了一下,他明白了杨萱的意思,“先上去吧。”

    杨萱跟在姜游身后飘上了楼。

    姜游把iad从卧室中拿了出来,架在工作台上,然后在工作台后的电脑椅上坐了下来。杨萱飘到了他的身边。

    他用iad打开了微博,他说:“你上热搜了呢,我看看,涨了好几万的粉呢。”

    “拍摄中止了吗?”

    “肯定得等你醒来吧,诶,好像有人拍到了翻船的视频”姜游的手向下滑着,“有趣了,你看这个视频截图的分析,你们在水底打了一架?有人下黑手?感觉很激烈嘛!”

    “没有,”杨萱否认了,“没有打架,翻下去的时候暗流很大,所以我们缠在了一起”

    “人工湖哪来的暗流,还有你看这个,这个人分析了文峰公园的风水和你的八字,说你八字带阴,非常特别,所以水鬼要拿你替命厉害了,还翻出了二十年前发生的什么案子来。”

    “我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是错的。”

    “错的?”

    “登记的人写错了,我是9月出生的,他写成了10月。”

    “这都能错啊。”

    “我们乡下这种情况很多的。”

    “那你每年过9月的生日,还是10月的?”

    “都过。我还过农历生日。”

    “农历也过两次吗?”

    “对啊,有节干嘛不过?”杨萱理直气壮的说。

    姜游笑了出声,“是这个道理,今天是大暑,要吃烧仙草的,”他点开了外卖a,“你要加什么,芋圆?葡萄干?蜜枣”

    杨萱飘到他的身后,她看着菜单,“经典烧仙草。”

    “行哎,那我也来一份经典的。”

    看着姜游下单后,杨萱问:“我能吃吗?”

    姜游看了她一眼,“这的确是个问题啊。”

    杨萱听着他念叨着,声音和雨声混杂在一起,“佛教道教都有施食的仪式,百度一下就知道个差不离的了,但是呢,印象中好像都特别的繁琐,你也好像还不是鬼,随便施食给你的话,也许会影响到你以后归躯体,所以”

    “所以什么?”

    “你能让我戳一下脸颊么,就是做那种,鼓起来,然后往上捏的河豚脸,昨天晚上节目直播,你们穿着睡衣躲猫猫时候你做的。”

    杨萱有些茫然,“然后呢?”

    “然后我就可以戳一下,然后噗气就都呼出来了。”

    “哦。”

    “可以吗?”

    “可以,吧”

    接着,她看到姜游不知从何处,拿了一根透明的丝线在手中。

    丝线在她的右手手腕上绕了一圈,系紧,打了一个结。

    然后她感觉到身体下沉,她踩在了地面上。她转身,伸出手,手向工作台摸去。

    她摸到了。

    “这是,我”

    “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来,河豚脸,第一步,把嘴嘟起来。”

    杨萱嘟起了嘴。

    “第二步,把肉托起来。”

    杨萱张开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托起了脸颊。

    没等姜游说第三步,她就睁大了眼睛。

    年轻的皮肤,饱满有弹性,透着青春的气息。

    姜游站了起来,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在杨萱鼓起的脸颊上戳了一下。杨萱配合的发出噗的声音,双手还摇晃着向两边推去。

    “感觉不错。”姜游收了手,他味了一下。

    手机铃声响起,他接了起来,是外卖到了。他绕出了工作台,“这里给你坐,iad归你用,别用你自己的账号登录就行。”

    杨萱坐了下来,“我有小号,只有我自己知道。”

    “也别登,这事估计挺复杂的。”

    说着他走下了楼,走出院子拿了外卖,走上楼后,他看到杨萱表情凝重地刷着微博。

    他把一碗烧仙草放到了杨萱面前,他问:“怎么了?”

    “123向前走可能会解散了。”

    他拉了椅子在工作台的另一边坐下,拿出勺子,打开盖子,舀了一勺送入口中。“嗯,挺不错的,你尝尝看,为什么会解散?没有合同吗?等你醒了接着拍不就行了。不下水,可以来点陆地上的娱乐活动嘛。”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经纪公司的,都是女孩子,平时相处磕磕碰碰的肯定有,但现在这个事,这些视频分析,还要传言出来,平时那些小矛盾就被放大了,几个粉丝团队都吵了起来,不管怎么样以后都会很尴尬。其实我们大家关系挺好的,虽然不能说是好朋友,毕竟大家来自天南海北,成长环境不同”

    “有水军引导,在炒热度带话题吧。”

    “可能吧,可能是,”杨萱低头,她先吃了一颗蜜枣,扁了扁嘴巴,“小淘气24肯定高兴死了。”

    “还在海选的那个团?”

    “对啊,我们123先出来的,暑假各种综艺活动,还有拍广告发单曲见面会行程全部都安排好了,如果我们解散的话,吃掉我们这块市场的就是小淘气。”

    姜游很快就把一碗烧仙草吃完了。

    “小淘气是盘锦文化打造的吧?”他问。

    “对,盘锦是大公司,会是他们策划的吗,这个事故?”

    姜游没有答她,而是问:“如果解散了,你准备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杨萱放下了勺子,她也吃完了。

    “你想的挺明白的,和电视上不一样。”

    “艹人设嘛,你脱粉了?别踩啊!”

    她在团里拿的是营养长在胸上的剧本。

    姜游看了一眼白体恤下透出的胸衣颜色,“不,更加喜欢了。一会儿就去买十箱你代言的坚果礼包,争取点亮唐江。”

    “一箱二十斤呢。”

    “我当饭吃。”

    杨萱终于笑了,然后她叹了口气,“我真的能身体里面吗?”

    “能吧,上周刚送去一个,好像前天醒了,等我空了得去看看他。”姜游把盖子盖上,把两个盒子都放外卖袋子中,扎紧。

    “你是驱魔人吗?”杨萱问。

    “我是人民警察,刚才那个给你做讯问的,就是我的直属上级,你想买明信片吗,楼下货架上有不少,看中了就拿两张。”

    “明信片?”

    “对,”姜游看着杨萱手腕上的透明蛛丝,“寄给自己,寄给朋友,都行。”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