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2章 开卡

作品:《虫屋

    看李振明很有聊天的兴致,姜游拉了张凳子在他床边坐下,他问:“你这个腿是怎么事?”

    “提起我这腿”李振明叹了口气,“我那天中午喝了点老酒,路上碰到我邻居,她说她钥匙忘在屋里头了,让我跳到阳台上,帮她拿,我就跳了喽,谁知道掉了下来,把腿摔断了。”

    “几楼啊?”

    “二楼。”

    “幸好是二楼。”姜游看着他的腿感慨了一句。

    “是啊,”李振明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我那天也喝酒喝糊涂了,我老婆骂我活该,的确是活该,开个锁才多少钱?”

    “打110,会派锁匠上门的,100150,肯定搞定了。”

    “是啊,我在这躺一天,不说医疗费了,光钱就少赚好几万呢。”

    “你做啥的呢?”姜游问。

    “我就在小区旁边开水果店的,就是那个花园路上的翠华小区,你知道不?”

    “知道的,靠唐江体育场那边对吧?”

    “对,就是那。”

    “那店就关了?”

    “我老婆在管呢,她弟弟也叫来帮忙了。”

    “那还行。”

    “不过我那邻居还是蛮好的,主动赔了五万,自费部分的钱也是他们出的,十几年的邻居了么,我就当在医院避暑了。”

    “你挺想的开的。”

    李振明挪了挪上身,“不然呢,为了点钱闹的太难看,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呀。”

    “要摇起来一点吗?”姜游问。

    “诶,好,谢谢你啦。”

    姜游把床头向上摇了一下,李振明把枕头垫在身后,“你这个小伙倒不错,做什么工作的啊?”

    “开店的,在文化街上。”

    “那挺好啊,现在暑假,生意很好吧?”

    “刚重新装修,不然也没空过来。”

    “有对象没?”

    “没啊,大学时有个女朋友,后来分了。”

    正聊着张洁提着饭盒走进了病房,看到了姜游后,她说:“又来了啊。”

    她注意到姜末的床空着,“最后还是跟着他大伯走了?”

    “对啊,一米高的娃,就这么半抱半拖的,拿了他家几百万,连个轮椅都舍不得买。”李振明答了她。

    “肯定会遭报应的。”张洁把饭菜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见状,姜游站了起来,他说:“那我就走了,我也差不多要去吃晚饭了。”

    “诶,走好。”

    离开医院后,姜游随便找了家路边快餐店解决了晚饭,接着便了虫屋。

    把iad支在小圆桌上,继续放昨天没看完的电影,然后窝进沙发开始刷微博。

    杨萱过去十九年的人生被扒干净了。

    在她的超话里随手一刷,就是抵制、封禁不良艺人的标签。

    他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账号sy陈小妖。

    又是一篇长微博。

    姜游点了进去,她讲述了她中学时被小太妹同班同学学霸凌的故事,写的非常真情实感,有丰富的细节,底下的评论纷纷安慰她,并且欣赏她能够走出来的勇气,还有很多人在评论中写了自己的故事。

    姜游点进了杨萱的贴吧和个站,全部都沦陷了。

    他想了想,切了一个微博号调料组组长,然后他发了一条带杨萱和杨萱超话标签的支持微博。

    发出了没三分钟,通知红点就亮了起来。

    评论,私信,一窝风的向他证明杨萱罪不可赦十恶不赦,用词非常之的不堪入目。

    “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姜游摸着胸口,顺着气。

    蛛丝从上方垂下,蜘蛛在他的视线中荡过。

    “要不你去当个邪神吧?你看看这戾气,这么多戾气,收割起来多舒服?和你的形象也比较符合。”

    蜘蛛没有理他,一路荡出了房间。

    唐江卫视的生活中心中大门边,徐欢叮嘱着杨萱:“之前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怕你一激动做出不理智的事,我现在和你说明白了,电视台要解散你们,那就按合约上来,赔钱,它现在就挖好坑让你跳呢,你提出退团,责任都在你,赔偿都你来,一百万,你出还是我出?”

    “我出。”

    “你年龄都活胸上了是不是?”

    “那不是耽误其他人了嘛,合约签了2年呢。”

    “不说这事你以前的事,没证据说你欺负人,电视台凭什么说你行为不当,它有执法权吗?合约上说清楚要给你们多少资源的,写明白的,两年里至少三部网剧,5张唱片,还有其他综艺,你去和她们说清楚了,别一个个都傻的被电视台当枪使。”

    杨萱低下了头,“是,是这样吗?”

    “你是受害人,知道不?”

    “知道了欢哥。”

    “去吧,记得我的话。”

    “都记得啦。”

    徐欢看着杨萱走宿舍楼,消失在门洞中。

    杨萱到宿舍,她看到她的队友都等在她的房间中,她想着欢哥的话,队友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退团两个字,她到底说不出口。

    接下来的一周,姜游过的非常惬意。。

    做餐饮的各种证都下来了。

    唐不甜没来找他,别的妖魔鬼怪也没上门。

    因为天热,他也不去文峰公园散步了。

    每天睡到自然醒,在小方斋吃碗面,剩下的时间,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柜台后,看小说,当老板。暑假人流量高,他的院子又漂亮,进来逛一逛,坐一坐的人还真不少,都会顺路买几张明信片,这一月的营业额竟然被月底一周的销售拉到平均水平。

    算了算进账后,姜游发微信给陈楠:楠姐,你啥时候去健身房?我准备去办卡了。

    陈楠很快复了他:正准备过去呢。我来找你?

    姜游:半小时后吧,店里还有个顾客,我再上楼找一下运动服。

    陈楠:好的。

    半小时后,陈楠提着一个健身袋走了进来。

    健身房开在久美广场的地下一楼。

    姜游帮陈楠打着伞提着包,他们慢悠悠的走过去。

    走进健身房,陈楠带着姜游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下,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我把我的教练叫出来,她会针对你的需要,帮你安排课程,还蛮负责的。你是只办卡,还是要买私教课,你自己看着办吧。开卡会送一堂私教课的,我那时候还送包送运动衣什么的。”

    “行哎,我正好也缺装备。”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