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0章 体制

作品:《虫屋

    泽骨镇派出所。

    审讯室。

    “这些猫你是怎么杀死的?”

    方学舟低着头不说话。

    脸色惨白。

    姜游拿出一瓶矿泉水放在他面前。

    接着他把椅子向后拉了拉,从挎包中拿出烟,点燃,一边抽烟一边看手机。

    烟雾飘渺。

    把微博知乎虎扑头条刷了一遍,点开甜椒a,123的毕瑛在直播,姜游送了了一架小飞机,听她唱了一会儿歌后,他听到了方学舟的声音。

    “猫一直叫。”

    “然后呢?”姜游放下了手机。

    方学舟拧开瓶盖,一连喝了好几口水。

    “你是,警察?”他问。

    “很显然。”

    方学舟犹豫了一下。

    “声音很尖,我很害怕会被邻居听到,我们就用手机放歌,音量放到最大,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死了,我好像意识不到我在做什么,我担心数量不够,都是小猫,不够的话,我们没钱了,就要去抓野猫,最后一只死掉了后,它说够了。”

    “它说?”

    “对。”

    “你现在能和它沟通吗?”姜游把放着骨头的证物袋放在审讯桌上。

    方学舟闭上眼睛,几秒后再睁开,他摇了摇头,他突然有了勇气,声音也变大了,“我没有违反法律,我不是犯人,我会赔你钱。”

    “你们不是没钱了么。”

    “我会找工作。”

    “得算利息,九出十三归。”

    “高利贷是违法的。”

    “高利贷啊,至少学过初中数学的都能算清楚利息,知道自己该还多少钱,”看着方学舟警惕中带着几丝茫然的眼神,“你要为陈子恺报仇?”

    听到陈子恺三个字,方学舟苦笑了一下,“我原本计划毕业后来唐江当面感谢他,结果,我收到的最后和他有关的消息,是他自杀了,我看到了他的遗书,他说他已经看开了,并不怨恨任何人,只想干干净净的一个人离开,可我觉得我必须为他做点什么。”

    “你闻不到臭味吗?”

    “什么?”

    “最开始我以为是猫尸体的臭味,现在发现这个味道才是”姜游举了举证物袋,“太臭了,你从哪里挖出来的?”

    “银岩山,四月的时候我们去的,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雪,我们迷路了,我们在黑暗中走了很久,我好像听到一些声音,我们就顺着声音走,最后走到一个山洞,它就躺在一个石台上,第二天出太阳了,我们走了出去,那晚我和于鸿做了决定,一定要为恩人复仇。”

    “怎么复仇?”

    “它说只要定期向它供奉,它就能帮我们复仇。”

    “定期?”

    “对,米饭蔬菜水果肉食都可以,三天一次。”

    “我可没看到一屋子的大米。”

    “可是他们要移民了,我必须在他们移民前”方学舟的声音低了下去,“于是我们租了房子,我每天帮恩人母亲做一点事,从她那打听到了陈涵的生辰八字,他和他们有血缘关系”

    姜游看着他的眼睛,“移民前怎么样?”

    “杀了他们。”

    说完,方学舟一下捂住了嘴。

    “米面水果,假装吃素的,”姜游的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他掐灭了烟,“现在大学生都这么好骗么?”

    “它救了我们,教了我们很多东西。”

    姜游不置可否地推了推眼镜,“它刚才可是想把我们三个都杀了,你忘记了?”

    方学舟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它在骗我吗?”

    “米面水果,让你们觉得交易是真实和等价的,然后是熟食,再然后折磨活物致死,选择都是你们自己做的,不是它逼的,等你报完了恩,大概你们在心理上对杀人这件事也不会太抗拒了,就是这样一步步滑向另一个世界,成为它的奴隶,帮助它降临”

    方学舟感觉到他的头皮麻了一下,他试图否认,“不,不会的,结束后我只会供奉它米面,然后,然后我会找工作,我”他的声音越来越轻,“不会的。”

    “你读过王小波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没?我记得你是读中文的。”

    方学舟点了点头。

    “对生活做种种设置是人特有的品性,我很赞同这句话。”

    方学舟茫然地看着姜游。

    “生者的世界是有规则的,有些是潜规则,但都是规则,比如说你租我的房子,就必须按照合同给我房租。”

    “但之外的部分,并不是这样,是没有规则的,但是在那里,一些生者世界不能交换的东西,那里很容易交换,比如运势寿命这些,短时间的改命翻盘,都属于简单常规操作。”

    “为什么告诉我说这些?”

    “你是我的租客嘛。”

    “就因为这个?”

    “我上一个租客,被鬼物杀死了,伪装成自杀,我希望在我们租赁关系存续期间,你们要死也死的正常点,所以给你们普及一点常识。”

    方学舟眼神复杂地看了姜游一眼。

    姜游继续说了下去,“有一些大能试图在那里建立规则,成功的有阴曹地府,六道轮,天堂地狱等等等,但更多的地方,是混沌不稳定的,那里有各种各样难以想象难以描述的存在,它们会借助一些介质,进入生者的世界。”

    他再一次把证物袋拿了起来,“比较常见的就是,获得一些信众,得到供奉,米面熟食真的没用,神魔皆以血饲,血肉,灵魂,还有情感产生的力量,比如怨气。”

    方学舟低下了头。

    “那就这样放过他们吗?”

    “在爬山之前,你们应该也没准备杀人吧,你大学刚毕业,人生刚刚开始,你现在去找工作还是应届生身份,于鸿做了四年学徒,原本可以自立门户了吧。”

    方学舟眼中闪过了一丝羞愧,“他存了三万,都花光了。”

    “还好你们租的是我的房子,你们的恩人万念俱灰了,就想清清白白的走,结果呢,他资助成人的学生,打着报恩的名义杀了一百多只猫,还要去杀人”

    “我会还钱的,九出十三归。”

    “利息就算了,你们别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另一间审讯室中,于鸿和唐不甜沉默地相对而坐。

    唐不甜的手机放在审讯卓上,扬声器中传出了姜游的声音。

    “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轻易结束了,杀死百只猫带来的噩运,你们多做善事吧,坚持个十年二十年的也许有用,它教你们那些手段,全忘了吧。”

    “屠宰场的工人一天要杀几百只猪牛羊,难道他们都会被噩运缠身吗?”方学舟不信地反驳。

    “屠宰是工作,工人通过这份工作拿到钱,活下去,猪牛羊的血肉,滋养了其他活着的人和动物的身体,也有一些作为肥料,灵魂进轮,所有的一切都在生者的世界中不断循环,生生不息,而你们的所作所为,是把我们的能量供养给了体制外的人,但是你还活在体制内,又没东西把你们的寿命折算运势来掩盖了,当然运势会受影响了。”

    于鸿双手的手指紧紧地抠在审讯桌上。

    “现在只是运势,如果你们再往那边滑一些,估计你们死后地府就不收你们了。”

    “那他们做了那么恶心的事,就能什么代价”

    “当然会有代价。”

    唐不甜拿起手机站了起来。

    她站在隔壁审讯室的门外,几分钟后姜游走了出来。

    “常识?”

    “难道不是吗?”

    她仰头看着他,“你供奉的是什么?”

    “一只可爱的小蜘蛛,就是挑食了点,还有点自闭。”

    蜘蛛拉开冰箱的门,把里面的可乐往外扔。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