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5章 路

作品:《虫屋

    下单后,叮咚买菜的外卖很快送到了。

    烤了猪蹄。

    把老豆腐稍稍煎一下,和白菜一起炖。

    土豆切丝,下油锅,放辣椒和白醋后轻轻翻炒。

    最后把一袋韭菜猪肉饺子下在烧开的水中,用勺子沿着锅底慢慢向前滑动,直到饺子浮了上来。

    杨萱听到了敲门声。

    听到姜游走到门前的脚步声。

    开门。

    听到了交谈声,接着门再次被关上。

    姜游拖着一个粉红色行李箱走进了厨房。

    “真香,你应该去上美食综艺的,”姜游看着杨萱的背影,“你一定能成为常驻嘉宾的。”

    “欢哥把东西拿来了?”杨萱头看到了姜游手里的行李箱。

    “一个小姑娘送来的,扎麻花辫,单眼皮。”

    “那是阿久。”

    “我让她进来坐会儿,她说有事,一蹦一跳的一眨眼就不见了。”

    开锅,盛盘。

    姜游和杨萱一起把做好的菜端了出去。

    姜游上楼把姜末抱了下来,他拿了一个空碗放在姜末面前,给他分了五个饺子和一些菜。接着,他便不客气的大吃了起来,杨萱刚过神,就发现猪蹄就剩块了,她赶紧夹了两块放在自己碗里。

    吃完饭,洗碗

    聊了一会儿

    她似乎又买了张明信片

    杨萱看着车窗外厚积的云层,之后的记忆似乎很模糊,她冲了澡,出来的时候,姜游给她铺了好了地铺,还把粉红色的独角兽玩偶放在枕头边,然后,然后然后她似乎就睡着了,睡的很沉,很放松,没有做梦,接着被拉起来,洗漱,做了煎饺,喝了一杯热牛奶,刘博洋来了,他们就一起上了车

    后视镜中,姜游四仰八叉地熟睡着,姜末坐在另一边,绑着安全带,低头玩着switch。

    一只鸟站在前窗下面,看着前方

    鸟

    深灰色的翅膀,黑色的头毛,脖颈上有白斑。

    漂亮的小鸟。

    杨萱侧头,刘博洋认真地开着车。

    察觉到杨萱的视线,刘博洋用余光看了杨萱一眼,“我,我昨天看到了视频,你在节目上发疯说要和父母断绝关系的那个视频”

    杨萱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

    刘博洋又向后扫了一眼姜游,“我没和别人说我看到你了。”

    “谢谢。”

    “那个,”刘博洋试探着说:“你和你父母道个歉吧。”

    “啊?”

    “让他们在媒体上帮你说说话,你再认个错,这个事说不定就过去了。”

    “我准备退团了。”

    “不是吧”

    “嗯。”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都是我错了行了吧。”

    “哎,我就是想劝劝你,我和我父母关系也不好”

    杨萱转过头继续看窗外,一棵一棵樟树从她的视线中掠过。

    刘博洋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姜末放下switch,啾啾转过身,拍了一下翅膀,飞到了姜末的手背上。

    一路开出了唐江。

    开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姜游睁开了眼睛,他往外看了一眼,天色有些阴,他稍稍坐正了身体,问:“大概还有多久?”

    “我也不太清楚,我就记得是沿着这里往前开,下高速后再开一会儿,然后会有一条岔路”

    “到下一个服务区后换我来开吧。”

    刘博洋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答应了,“好。”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到达了服务区。

    稍微休息一下后,便继续出发。

    姜游坐在驾驶位上,“心情不好?”

    “还好吧。”

    姜游递了一个薄荷糖盒给杨萱。

    杨萱倒出了两颗糖,吃下,舌尖的凉意带走的烦闷,“我们是去哪里?”

    “送那只鸟去。”

    “鸟?”杨萱转头,看到刘博洋双手捧着啾啾,嘴里嘀嘀咕咕着。姜末戴着耳机,认真地看着手机。

    她问:“是他的鸟吗?”

    “对啊,没养好,就只能送去了,养人和养动物都是一样的,你带给他什么,他才能馈你什么,”他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姜末,“你看我儿子,多乖多可爱,坐了这么久的车,一声不吭的。”

    一路向前开着。

    快到中午了,天色却越来越暗。

    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

    刘博洋察觉到了不对,“我们在哪里?”

    “当时你一心求死,所以那时候你能看到路。”

    车在一片灰蒙和扭曲中行驶着。

    “前面有人!”刘博洋看到了前方有个人影,他大声提醒着姜游。

    姜游却径直地撞了过去,“这就是我不喜欢开车的原因啊。”

    红色的液体洒落在窗上。

    “心理压力太大了。”

    杨萱双手捂住嘴,压住了尖叫。

    “你,你撞死人了,你”

    一团蛛丝堵住了刘博洋的嘴巴。

    啾啾飞控制台上,发出清鸣声。

    车速越来越快。

    各种怪奇的影子,各种鬼魅魍魉在车窗外晃过。

    闪电劈下,白光照亮了前方。

    前方是悬崖。

    “没,没,没有路了”杨萱说。

    “本来就没有路啊。”姜游踩下了油门。

    杨萱闭上了眼睛。

    她感觉到车身剧烈地晃动着。

    不知晃动了多久,车速慢慢降了下来,最后停下。

    她稍稍睁开眼,从指缝中向外看去,金色的阳光穿过树叶,透过车窗落在她的身体上。

    刘博洋终于扯下了嘴上的蛛丝。

    他喃喃地说:“就是这里,对的,就是这里”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