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4章 落枕

作品:《虫屋

    晚上到家的时候,姜游热了两杯牛奶端上了楼。

    把牛奶放在工作台上,他在电脑椅上坐了下来。

    拿出手机,翻了很久后他翻出了一个微信群,抬起头,两杯牛奶都已经空了。

    他放下了手机,拉开了次卧的门。

    一眼看去,没看到姜末。

    他抬起头。

    姜末的身体贴在天花板上,他眨了眨眼睛。

    “下来。”

    姜末往边上挪了挪。

    “我数到3”

    姜游还没开始数,姜末就掉在了床上。

    姜游走到床边坐下,他伸手摸了摸姜末的头,“明天开始我们一起练字吧。”

    姜末坐了起来。

    “现在幼儿园里教的东西可多了,英语数学画画什么的,你一样都不会,上次让你学个乐器,你也不学,等上小学被歧视了怎么办?我们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把字练好了”

    窗开了。

    姜末翻身跳了出去。

    姜游看着这次变得真空荡荡的房间,他叹了口气,又一次在姜末的床上躺了下来。

    他点开苹果读书会的考核群,往上慢慢翻着聊天记录,找出了本周的推荐阅读书单,从里面找出一本书名短的,百度了一下,在各个平台都看了看评价后,综合一下胡诌一段文字发在了朋友圈里。

    截图,发群。

    把手机扔在一边,他闭上眼睛,几秒后便睡了过去。

    晃。

    晃动。

    肚子好像被勒住了。

    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被吊了起来。

    他努力弯过头,看到姜末盘腿坐在窗台上。

    蛛丝断裂,他跌落在地上。

    “不就睡一下你的床嘛。”

    姜游站了起来,他揉了揉脖子,“哎,扭到了,得去按一下。”

    窗外传来了一些噪音,姜游向外看去,卢斌带着施工队走进了院子。他走出了房间,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后他走下楼去。

    “你们真早,早饭吃过了吗?”

    “你刚起啊?”卢斌看着姜游问。

    “刚起呢。”

    “我昨天整体看了一下,”卢斌把施工图拿了出来,他走到姜游身边,“东边这里,不是太好弄。”

    “不就是毛竹上挖孔做多肉的花盆嘛,下面注意留漏水孔就行了,这个不难吧?”

    “不是,你不是要弄个两层,就是这里你看,”卢斌指着施工图,“就是上面做成观景的露台。

    “对,这个怎么了?”

    “这个就等于是要造个楼了。”

    姜游看了卢斌一眼,“怎么可能要造楼,你看看效果图。”

    “看上去简单,实际”

    “那你想怎么干?”姜游打断了卢斌的话。

    卢斌看着姜游的表情,“其他地方,有些难弄的,昨天我都想好解决方法了。”

    “辛苦了。”

    “这里呢,之前我以为是酒店要弄露台,所以你这个院子,是没有条件”

    “你等下,我找一下设计师。”

    “行,你找吧。”卢斌站到了一边。

    姜游拨通了刘博洋的手机,和刘博洋说了前后经过后,刘博洋答说,他会找一下尤文君。

    挂了电话后,卢斌说:“你找设计师也没用,图纸落实到实物,肯定是有差距的。”

    姜游没有接话。

    卢斌有些尴尬了。

    几分钟后,卢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尤文君的电话。

    他辩解了几句后,又应了几声,然后挂了电话。

    “能做了?”姜游问。

    “你硬要做,那就只好做了。”

    施工队开工后,姜游去隔壁小方斋吃早饭,坐下后,他拿出手机,发现刘博洋给他发了好几条微信解释施工队的事。

    刘博洋:我的设计图没有问题。

    刘博洋:施工难度并不高,施工图是也我审核的,你的院子是我亲手测绘的,类似的工程以前有过。

    刘博洋:文君说他会亲自过来和施工队说,你放心。

    尹杰把把黄鱼面端到姜游面前,“今天很早啊。”

    “昨天睡觉没关窗,早上被冻醒了。”

    姜游复了刘博洋的微信:没必要专门来跑一趟,按图纸做就行。

    “最近感冒的人多,要注意。”尹杰说。

    “我觉得有点落枕,要找个地方按一按,拔个罐去去湿气。”

    “老于开的那家中医养生馆,最近在搞活动呢。”

    “我下午去看看。”

    吃完黄鱼面,站在柜台边和尹杰聊了一会儿后,姜游到了虫屋。

    走进店里,找出了宣纸毛笔和墨水,从楼上拿了iad下来,百度了几个字帖图片放在一边,接着他就开始在纸上鬼画符了起来。

    画了一会儿后,等墨迹略干后他把宣纸提了起来,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

    他自言自语:“挺有灵气的。”

    “姜警老板”

    姜游转过头,看到尤文君站在门口,穿着西装打着领结,卢斌在他身后。

    “尤总,我都和博洋说了,让你不用过来了。”

    尤文君转头和卢斌说了几句,卢斌走去干活,尤文君走到姜游身边。

    他轻声解释说,“这个施工队是今年重新找的,原本的那个,工头带着去别的地方了。”

    他看了姜游一眼,“之前我就和卢工说了,这个单子要仔细,我们也还在磨合,博洋的设计也一直比较复杂”

    “我现在就担心后面会不会出问题,不然每次都要找你,”姜游把毛笔拿在手里玩着,“总共你也没赚我多少钱,从宁安区过来一个多小时,利润全贴在油费上了,我多不好意思。”

    “不会的,不会的,我已经和卢工说清楚了。”

    “希望吧。”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