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1章 学费

作品:《虫屋

    张麟租住在毓水区白杨地铁站附近的公寓楼中。

    吴娅跟着张麟走进公寓楼,坐电梯上了十一层。

    张麟开了门,从鞋柜拿出一双新拖鞋放在吴娅脚边。吴娅一边换鞋,一边观察着房子的装修和布置。

    装修的风格有些老,墙纸有些黄化,客厅顶灯的灯管坏了一只,另一个灯管也时不时不稳地闪烁一下。

    张麟拿出两瓶矿泉水放在茶几上,他说:“累了吧?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吴娅走到沙发边坐下,“我现在怎么安下心来休息?”

    她伸手拿起一瓶矿泉水,拧盖盖子喝了一口,她质问:“徐佳琪,还有金光寺又是怎么事?”

    张麟的脸色变了,“你在指责我?”

    吴娅抬头和张麟对视,“对。我们在华夏国行事一直很谨慎,很小心。”

    “谨慎?小心?”张麟冷笑了一声,“我看是贪生怕死,女神只有真正的降临,我们的行动才有意义,否则”

    “降临?”吴娅拔高了声调,“现在你选好的母体不仅不受我们的控制,还引起了她的警觉,引起了金光寺的注意!你让整个组织都陷入了危险中!”

    “危险?哪里来的危险?”张麟眼中闪过一抹不屑,“金光寺的和尚吗?”

    灯光闪烁了一下。

    吴娅的眼中布满阴霾。

    “你别忘了,大卫布朗是被华夏警察逮捕的。如果徐佳琪报警,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如果那天你用更强力一些的手段控制住徐佳琪,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几个和尚念念经就能让她恢复意识,吴娅,这几年的安逸让你变得保守,你失去了锐气。”

    “我保守?”吴娅气急反笑,“一个三十八岁的老处女,你都哄不好,你想把错误推到我头上,我告诉你,没门!”

    吴娅站了起来,“我去住酒店,我会通知其他人停止准备仪式并向总部汇报。”

    “小娅”张麟的声音软了下来,“我不是想推卸责任,只是,这是我国办的第一件事,我只是有些急。”

    吴娅崩着脸。

    张麟走到她身边,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坐下坐下,我语气不好,你别生气,我也是急了,我是真没想到,居然问题会出在她的住址上”他看着吴娅的表情,“我太急了,太想做出成绩了,你看这次仪式是不是先取消?”

    张麟软声哄了好一会儿,吴娅渐渐软了下来。

    她想了想后说:“不能取消。如果这次女神能够成功降临,那么我和你就能成为华夏国实际上的负责人,如果取消了,其他人一定会抓住这点不放”她摇了摇头,“还有十一天,仪式会正式开始,我们要抓紧时间重新选人了。”

    “从你的读书会里选吗?”

    吴娅点了点头,“我是这么考虑的,虽然可能对读书会造成一些影响,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帮助女神降临,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一个初级群的管理向我推荐了两个成员,其中一个是女的,是护士,我准备明天去后天去见见她。”

    “她合适吗?”

    “不知道,先看看吧,”吴娅叹了口气,“即使不能完整降临,也比取消要好。”

    “我试试看把徐佳琪约出来,然后”

    “不要再刺激她了,”吴娅否决了张麟的提议,“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们再想办法把她处理掉。”

    “只能这样了。”

    吴娅和张麟达成了一致。

    把小黑板挂好后,姜游走院子,他看到姜末站了起来,同时唐不甜走出了店门。

    她脱掉了大衣。

    里面穿着深蓝色的羊绒裙。

    手指紧握在木刀上。

    关节发白。

    “我这个院子修了好多钱呢,我促销信息刚挂上去,你写的。”

    “坏了,我赔。我想试试。”

    院子的门自动关上了。

    唐不甜看到地面上,墙壁上,院子里的一切都覆盖着一层灰黑色的细密的蛛丝。

    “说好了,医疗费我不付的啊。”

    他看到了唐不甜眼中的战意。

    他向后一步,靠在了院门上。

    厚积的云层遮住了太阳,只有几丝金色从罅隙中隐隐约约的透出。

    唐不甜看着姜末的眼睛,看着他瞳孔深处的一点深红色。

    她的身体在颤抖。

    因为害怕,也因为激动。

    她向前跨出了第一步,她听到了姜游的叮嘱姜末的声音,“不能吃,别弄死了。”

    暗光在刀身上划过。

    张手,刀向前飞出,唐不甜的身体同时快速向姜末逼近,姜末头看了姜游一眼,然后他的身体瞬间在唐不甜的视野中消失。

    唐不甜跳开。

    她的视线捕捉到了一个黑点,木刀清鸣了起来,分成数十柄向黑点的位置包围而去。

    突然,她感觉到危险从身后传来。

    她向侧边躲去,紧接着,她看到一柄木刀向她飞来。

    要躲开。

    无法躲开。

    疼痛。

    她的刀扎进了她的腹部。

    刀身上挂着一根透明的蛛丝。

    她双手握住刀柄,向后退了几步,跌在地上,血从她的腹部流出。

    不到三十秒,胜负便分。

    她抬起头,看到姜末一摇一摆地走到姜游面前,双手一伸,姜游把他抱了起来。

    父子两人走到她的面前。

    “满意了?”

    姜游蹲了下来。

    姜末双脚再次踩到了地面上,他抬起右腿,一划,一跳,整个人骑在了姜游的肩膀上。

    姜游看到唐不甜嘴角的笑容。

    “被揍傻了?”

    “我输了。”唐不甜说。

    “然后呢。”

    “我的工作,暂时交接给你。”

    “有必要吗?”

    “有。”

    “你是叫唐不甜,不是叫傻白甜对吧?”

    “我想了三个晚上,没有睡觉。”唐不甜很认真的说。

    “想什么了?”姜游看着她的脸,没有找到黑眼圈。

    “想神像的事。”

    “话题跳的有点快。”

    “想如果是你,会怎么做。”

    “这个学费有点高,”姜游看着被唐不甜的鲜血染红的地面,“你可以直接问的。”

    “你会瞎编。”

    “也不一定。”

    “我不亏。”唐不甜抬头看着姜游,“我想明白两件事,第一件事,最开始也许是意外,但你见到我后,你就决定要通过我混进体制,所以你不会离开。”

    “第二件呢?”

    “读书会的事,你很在意。”

    “其实也还好。”

    “如果我打赢了,你和他都会是我的下属,真正的下属。如果我输了,我就要养伤,孙宇和钟琇都是普通人,我只能把工作交接给你。我就能看到你是怎么做的。”

    “万一死了呢?”

    “我死了,对你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那要没受伤呢?”

    “知道我和他的差距,我也不亏。”

    “孩子养大了会算计人了,”姜游站了起来,姜末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姜游问:“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帮你叫个救护车?”

    唐不甜伸出手,她把木刀从身体中猛的一下拔了出来,血顺着木刀滑过她的手。

    “我自己去,”她挣扎着站了起来,“麻烦你帮我把大衣拿出来。”

    “你止个血,上楼清洗一下,然后我去隔壁借个面包车把你送去吧。”

    唐不甜想了一下,她说:“好。”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