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5章 失踪

作品:《虫屋

    第二天凌晨,姜游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他看到了窗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提了提裤子,推开卫生间的小窗,风夹着雪吹刮在他的脸上。

    天色还有些暗。

    地面上的雪,积了起来。

    关上窗,趿着拖鞋走出了卫生间。

    次卧的门开了。

    姜末穿着浅黄色的睡衣,光着脚站在门前。

    “早。”姜游从他身边走过。

    “堆雪人啊,”他打了和哈欠,“睡醒了再说,你不困吗?不会的,不会化的”

    主卧的门上垂着两根蛛丝,姜游伸手正要拨开,手指快要触及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手向后缩,眼神变得清醒,“十分钟,再睡十分钟。”

    透明的蛛丝渐渐消融在空气中。

    跨进卧室,扑床,抱着被子翻了个身。

    床好软。

    被子好暖和。

    好困。

    他被困住了,意识不断的下沉,不断的模糊

    被子,被子在动。

    别动。

    他抓住了被子。

    还在动。

    “别动。”他说。

    被子静止了几秒。

    接着,一股大力,被子从他的怀里被抽走了,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站在床脚,手中抓着被子一角的姜末。

    被子的大部分都掉在了地上。

    “起了,真起了,”姜游靠着床背坐了起来,他在床边摸了一下,摸到半瓶可乐,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我刚才就准备起的,你知道重力么,就是这个力拉着我,不让我起来,还让我变重了。”

    姜末看着窗外。

    姜游站了起来,他走到床脚,把姜末抱了起来,他先去了次卧,把姜末放在床上,找出了袜子和鞋子给他穿上,翻了翻柜子,找出件浅蓝色的羽绒服,给他套在了身上,然后抱着他下了楼。

    打开店门。

    冷风灌了进来。

    他抱着姜末走下了台阶,踩雪的声音,樟树的叶片上,秋千上,池塘边都覆盖着白色的雪。

    雪还在下。

    抬起头,细小的雪跳动着,旋转着,无止无尽。

    他把姜末放了下来,姜末向前走了几步。

    地上的雪积的并不厚,大约七八厘米的样子,姜游蹲了下来,用手拢了拢,捏成了一个小球后,他往姜末身上轻轻一扔。

    雪球砸姜末的背上,散开,变成雪屑,从羽绒服上滑落。

    姜游正要扔第二个雪球的时候,姜末转过身,一团雪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跳了几下,让雪掉下来,用手拍了拍,然后抹了一下脸,他说:“再来个。”

    一团雪又落下,在落到姜游身上的时候,他往旁边挪了一些,雪球砸在了地上。

    “再来个,小点的。”

    姜末看了他一眼。

    姜游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他说:“赶紧的。”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比之前更大雪球向他飞来,伸手一抱,抱住了,向后连走两步才卸下了力,然后他把雪球像姜末的方向扔去,姜末跳开了。

    他们在院子里打起了雪仗。

    雪球追着姜游,姜游追着姜末

    院子里的雪越来越多。

    足够堆个雪人了。

    最终,姜游追上了姜末,把他抱了起来,他说:“行了,够了,我们来堆雪人。”

    姜游滚了个小雪球。

    姜末滚了个大雪球。

    一大一小一上一下放在一起。

    再左抹抹,右捏捏,不多时一个雪人就做好了。

    姜游绕着雪人走了两圈后,他走了店里,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把沉睡在冰箱一角的半袋手指萝卜拿了出来。他看着萝卜表面的颜色,“应该不能吃了吧?”

    拿出了一根,插进了雪人头的中间充作鼻子。

    “缺两个眼睛,买串葡萄怎么样?”

    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晨光熹微中,唐不甜跨进了院子。姜游的头发上带着一些雪,衣服也有些湿,他说:“这么早,有事?”

    “有一个案子。”

    “你看我这个雪人堆的怎么样?”

    “挺不错的。”

    “进来坐吧,我换身衣服下来,对了,你给我的种子我都种下了,有几个已经出芽了,在花房里”

    唐不甜往花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她跟在姜游身后走进店里,坐下后,她看到姜末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盯着她。

    “早。”她说。

    姜末看着她。

    “你要喝牛奶吗?”

    姜末继续看着她。

    她站起来,走到厨房拉开冰箱,找出牛奶,找到杯子,把牛奶倒进杯子,放进微波炉后,她犹豫了一下。

    她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姜末问:“一分钟还是两分钟?”

    姜末依然看着她,伸手比了个二。

    姜游换好衣服走下楼后,便看到唐不甜把热好的牛奶放到了姜末面前。

    “是什么案子?”姜游坐了下来,“吃早饭了吗?”

    “没有。”

    姜末双手握住杯子。

    “附近有家卖豆浆油条鸡蛋饼的,我看看现在送不送外卖,太冷了不想出去,”姜游又上楼了一趟,把手机拿了下来,他找到了店铺,“好像是送的,你是甜豆花还是咸豆花?”

    “甜的。”

    “那我就要个咸的吧,”姜游慢慢点着,“再来份小笼吧,两份全家福鸡蛋饼,你要辣酱还是甜酱?”

    “辣酱。”

    “我就要个甜酱吧,”姜游付款后放下了手机,“什么案子?”

    “唐江大学,大二,两个女生失踪了。”

    “你学妹?然后呢?”

    “她们在外租房。”唐不甜把手机屏幕对准了姜游,“辅导员找房东打开门后,房子里面的情况。经过检测,有灵力波动。”

    姜游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地面上,是深红色的繁复精细的一个个不同大小的圆形齿轮套在一起的抽象图案。

    姜游揉了揉眼睛,“我昨天也把房子租给了两个妹子。”

    “她们有问题?”唐不甜追问。

    “没有吧,就是感慨一下,租给两个妹子,也不一定靠谱,”姜游停顿了一下后问:“她们失踪了多久了?”

    “不知道,临近期末考,班长联系不上她们,才告诉了辅导员。”

    “小区没有监控吗?”

    “只有进小区的记录,在一周前。”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