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5章 兼职

作品:《虫屋

    “留点肚子,还要吃晚饭呢。”管清彤说。

    管诺打开了盒子,“就十罐,罐子倒挺精致的。”

    “平时做好了晚饭,喊你来你都不来,”管清彤看着他说:“明天还要去学校吗?”

    “要去的,明天考两门,后天还有一门。”

    “我去做晚饭。”

    管诺看着管清彤走进厨房,他站了起来,走到阳台上向下望去。

    少女拿着木刀向前走着。

    陈楠把饭菜摆在了长桌上。

    姜游先夹了一块红烧肉,咬了一口后,扒了一口饭。

    是梦里的味道。

    陈楠看着他吃,饭和红烧肉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少着。

    一碗饭吃完后,姜游摸了摸肚子,他说:“真好。”

    然后他给姜末的小碗里舀了一勺鱼汤,放了一块鱼肚上的肉,用勺子把饭拌了拌后他把碗放在姜末面前。

    姜末默默的用勺子挖着饭。

    姜游又夹了一筷子菠菜给他,“菠菜有营养,多吃点。”

    陈楠看着姜末努力嚼着菠菜,她说:“他不挑食挺好的。”

    “像我,我也不挑食,”姜游站了起来,他去厨房里舀了了碗饭。

    他的声音从厨房中传出,“你有没有觉得他最近胖点了。”

    “没有吧,还是很瘦,一天三顿要正常吃才行。”

    “我觉得胖了,等年后,我准备每天早上带着他去公园,沿着湖边跑两圈,想起来了,18号我还要和徐老下棋呢,”姜游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他夫人烤的小蛋糕和小饼干挺好吃的。”

    他坐了下来,“这么一想,我年前真是歇不下来。”

    “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呢,”陈楠开始吃饭,“18号那时候寒假了,徐佳琪也办了张健身卡,最近几次在健身房里遇上她了,她好像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

    “不合适嘛,”姜游在碗里倒了些肉汤,“徐老夫妇都挺好的,我粗略算了一下,我年前估计至少有三顿饭要吃,袁纾,我大学同学,他过年去前我肯定得和他聚聚对吧,然后就是刘天宇,年后要麻烦他帮我宣传一下店,还有就是你记得上次姜末生日,来我店里的杨萱对吧?”

    “你追的那个小明星嘛,我那天还有点惊讶呢你怎么请到她的。”

    “我认得她公司的老总。”

    “你朋友真多。”

    “还行吧,”姜游吃完米饭后,他舀了一碗鱼汤,慢慢喝着,“我是真的忙,忙的心累。”

    姜末放下了勺子。

    “吃饱啦?”姜游一边问他,一边放下碗,把他抱了起来,他对陈楠说:“我带他上楼,你先吃着。”

    唐不甜站在小区门口。

    手机响了一下,她拿出了手机。

    姜游:成功了吗?

    唐不甜:失败了。

    姜游:威逼还是利诱?

    唐不甜:什么?

    姜游:一般来说,除非用人格魅力去感染对方,找人做事,就这两个思路嘛。

    唐不甜:我不知道。

    姜游:你用美色感染一下也有可能成功的。

    唐不甜:我再试一试。

    唐不甜转过身。

    姜游:隔段时间找个借口再试吧。

    唐不甜看到管清彤的儿子管诺向她走来,她把手机放包中。

    “你,那个”管诺站在她面前,他很高,身材偏瘦,神态有些拘束,“我是刚才你见到的。”

    “我知道,你是管诺,管清彤的儿子,21岁,九江大学建筑系,大三。”

    “我今天算了一卦。”管诺说。

    唐不甜抬头看着管诺。

    “你是,我知道一些事,你是特殊事件科的吗?”

    “是。”

    “我,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聊?”管诺试探着问。

    “好。”

    他们走进小区旁边的奶茶店。

    “你喝什么奶茶?”管诺问。

    “养乐多绿茶,去冰,三分甜。”唐不甜瞄了一眼墙上的菜单,她走到奶茶店最里的位置坐了下来。

    “现在天这么冷,喝热的吧?”管诺有些犹豫地提议。

    “随意。”

    “那”管诺跑到奶茶的柜台前,几分钟后,他拿着两杯热珍珠奶茶走到唐不甜面前。

    唐不甜把吸管扎进了杯子中。

    管诺看了一眼唐不甜后低下了头,他低声说:“我知道我妈以前是特殊事件科的,我爸也是。”

    他犹豫了一下,又补充说:“我亲生父亲。”

    “他叫什么?”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很小,只有一些很模糊的记忆。”

    “你想进特科?”

    “不是,不,不是”管诺否认了,然后他又说:“我,我想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

    “知道后呢?”

    “我没有想过,我爸妈瞒着我,他们都瞒着我”

    “你会卜算?”

    “我会一点,还会看一点风水。”

    “一点?”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水平,我偷偷学的,我今天算了一卦,西南方向有贵人出没,我今天考完后就沿着西南方向走,一路走家后发现你在我家里,你就是我的机缘”

    唐不甜喝了口奶茶,然后她拿起奶茶的杯子站了起来,“我走了。”

    “我,我很有天赋的,”管诺的声音大了起来,“我考六级的时候,每一道选择题都算对了,最后成绩出来了425分。”

    “特科不招学生。”

    “你也是学生吧?”

    “兼职。”

    “我也可以兼职。”

    “我兼职做学生。”

    管诺追着唐不甜走出了奶茶店,“我,我可以休学的,你是来请我妈出山的对不对,我妈会的我都会”

    木刀向前,落在了管诺的肩膀上,风吹起了唐不甜的头发,“我走了,不要追上来。”

    “为什么?”

    “你不合适。”

    唐不甜拿开了刀,向前走去,管诺想要再说什么,却发现他的身体无法动弹,知道唐不甜走出了他的视野,他在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唐不甜:我拒绝了她儿子。

    姜游:真无情。

    唐不甜:弘真法师,我准备找他。

    姜游:祝你好运。

    姜游躺在床上,房间门开了,陈楠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进来。

    睡衣的领口有一些湿。

    姜游把手机切到了静音勿扰模式,放到了一边。

    空气中染上了香味。

    修长白皙的手指抓在他的肩膀上。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