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4章 第一次小型会议

作品:《虫屋

    第二天早晨七点五十,管诺到了唐江市公安局,到了12楼特科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看到孙宇推着一个电脑椅向外走,椅子上还放着电脑的主机和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孙宇看到了管诺。

    背着一个双肩包,包塞的很鼓。

    “早啊,新办公室在16楼,你帮我把显示屏拿上去吧。”

    “早,好的。”

    管诺走进办公室,拿起桌上的显示屏和主机连接线,然后跟在孙宇身后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坐地铁过来的吗?”孙宇问。

    “是的,地铁早高峰好多人啊,我是被人流硬推上去的。”

    电梯门开后他们走了进去。

    孙宇松开了推着电脑椅的手,“你还有一年半毕业吧?”

    “是啊。”

    “毕业后继续在特科吗?”

    管诺表情中闪过了一丝茫然,“我也,可能会吧。”

    16楼到了。

    左拐走到底,便是特科的新办公室了。

    办公室的门开着,走进去后,管诺看到唐不甜站在窗前,招才扑着一只跳来跳去的可乐瓶。

    “早,科长。”管诺打了招呼。

    唐不甜看了他一眼,“早。”

    管诺打量着特科的新办公室,面积大了一倍,还附带了一个小会议室。他向会议室的门你望去,很空,放了猫爬架和猫砂盆,还有一个小矮柜。

    “那个厉鬼,昨天后来抓到了吗?”管诺问。

    “可乐瓶里。”唐不甜答了他。

    “可乐”他看到了招才又一次把飘到了半空的可乐瓶扑到了爪子里,“她说什么吗?”

    “清阳道人会过来。”

    “清阳道人?”

    “对。”

    “超度吗?”

    “会问它一些事。”

    “我,我可以和鬼沟通。”

    “你们昨天沟通过了。”

    管诺张了张口不知该怎么接的时候,孙宇拍了拍他的肩膀,“帮我下去再搬点东西上来。”

    “哦好的。”

    特科办公室里原本的东西就不多,他们两人用电脑椅推了几趟后就全搬完了。

    拿着最后一个文件夹走到新办公室的时候,管诺看到一个穿着道袍背着桃木剑的男人站在唐不甜的面前。

    听到脚步声,清阳道人转过身,他看到了管诺的脸,他向前一步后说:“这位就是管清彤的儿子吧?小友怎么称呼?”

    “我叫管诺,你认识我妈?”

    “认识。”

    “那,我父亲呢?”

    “见过数面。”

    “我”管诺正想继续问的时候,穿着姜黄色簇新羽绒服的姜游打着哈欠走了进来。

    他说:“早早早,管诺你也在啊,已经搬好了啊,我的东西都帮我搬了,真不好意思,喝点水吧,”他从放可乐的箱子里摸出了五罐可乐,孙宇和管诺接过后,他走到清阳道人面前,“清阳道人好。”

    “小友好。”清阳道人接过了可乐。

    唐不甜也伸手拿过。

    “姜哥你想坐哪?”孙宇问。

    “都行吧,还是坐你旁边好了。”姜游走了去,喝了一口可乐后,他看到了招才从办公桌下窜过。

    把可乐罐放在办公桌上,快速向前走了两步,蹲下伸手一捞,就把招才捞了起来。

    非常灵活。

    他抱着招才,捡起了滚到了墙边的空可乐瓶后站了起来。

    “喵。”招才叫了一声。

    管诺把双肩包拿下,拉开拉链,把姜游的黑后长羽绒服扯了出来,背包一下空瘪了下来。

    他把羽绒服拿到姜游面前,“姜哥,羽绒服还你。”

    姜游单手拿过羽绒服,挂到了他的电脑椅的椅背上,“没感冒吧?”

    “没有,”管诺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妈冲了正柴胡冲剂给我喝。”

    “我小时候吹了风,我妈也喜欢冲这个逼我喝,”姜游坐了下来,把招才抱在怀里,“她还喜欢一下子泡两包,特别浓,那个味道”

    “人齐了,开始吧。”唐不甜打断了姜游的话。

    孙宇闻言,他把门关上了,转身走到的时候,管诺跟着姜游把几个椅子拉了出来。

    所有人都坐定后,唐不甜说:“孙宇,你说一下曾露的情况吧。”

    “好的,”孙宇把椅子向前拉了一点,“唐江市长住人口中,叫曾露的一共有5个人,经过筛选后,最有可能的就是我昨天发资料给你们的那个。”

    孙宇停顿了一下,“今天我拿到的资料更详细了一些,她是粟末人,6年前和她的老公结婚后一周就来了唐江,她的老公叫周志浩,锦荣人,曾露是拿户籍证明和周志浩领证的。”

    “户籍证明怎么了?”管诺问。

    “我知道,”姜游举手抢答,“估计是想偷户口本结婚但没成功,就拿身份证去派出所开了户籍证明去领证。”

    “对的,”孙宇继续往下说,“曾露是单亲家庭,她父母在她8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她被判给了母亲孙芳。孙芳,她的职业是小学语文老师,1个月前去世的。”

    孙宇叹了口气,“曾露的话她现在怀孕八个月了。”

    孙宇点开曾露的照片,把手机屏幕正对着管诺,“你认识她吗?”

    “认识,他们在小区附近有个煎饼摊位,他们看上去人很好”

    姜游拿着可乐瓶逗招才,“坏人两个字又不会写脸上。”

    “这六年,曾露跟着周志浩去过两次锦荣,但从来没有粟末,”孙宇叹了口气,“但是他们每个月都会往孙芳的银行卡上打钱。”

    “钱有什么用?”管诺脸上带着一点努力。

    “所以这个女鬼,就是孙芳?”姜游举了举可乐瓶。

    孙宇说的很保守:“从我拿到的资料判断,大概率是的。”

    姜游把可乐瓶递给了清阳道人,“那就麻烦清阳道人了。”

    清阳把可乐瓶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他站了起来,走到了办公室后面的空地上。他从背上抽出了桃木剑,步罡踏斗口念法决。

    拧开了可乐瓶的盖子。

    灰白色的发丝从瓶口一涌而出,无尽无止。

    管诺睁大着眼睛,阴冷的气息弥漫在办公室中。

    他听到了鬼哭的声音,还有苍老的凄厉的女声,“女儿,我要找女儿”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