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8章 丈母娘

作品:《虫屋

    “15对吧?”孙宇拿出手机对着付款码扫了一下,付了钱后他和管诺走进面点,在最里面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管诺扭头看到孙宇咬了一口煎饼,于是他也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看着玻璃门外收拾着摊子的周志浩。

    没多久,周志浩便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在管诺和孙宇面前坐下。

    情绪浮在了脸上。

    “她真的死了?”他向孙宇确认。

    “对的。”

    “怎么死的?”

    “溺水,”孙宇把煎饼的袋子系上后放在桌上,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很严肃,“据目击者说,当时河边有几个小孩在玩,她过去说了几句话后,小孩就哄笑着散开了,接着她的表情变得很恍惚,摔了一跤,不知怎么就掉进了河里,当时有会游泳的人下河救她。救上来后,送到医院,没有醒来。”

    “白水河吗?”

    “对,你知道?”

    “小露家就在白水河附近,她和我说过,小时候她有一次差点掉河里,幸好我丈母娘死死的拉住她。所以她一直不敢靠着水边走,”周志浩看了一眼手机,“等小露出了月子,我会和她一起粟末。”

    “那是她妈!”管诺突然出声。

    周志浩愣了一下,然后他苦笑了一下,“我和小露结婚五六年了,刚到唐江市的时候,她怀过一次,那时候我们的条件比现在还差,她那时候在饭店做服务员,我在外面接木工的活。她太辛苦了,孩子没保住,身体也坏了。”

    周志浩向外看了一眼,“我就不让她继续做了,我也稍微攒了一点钱,冯哥人好,把他店前面的地方租给我摆摊,早上我和小露一起忙,白天我有活就去干,小露一个人看摊子,慢慢也安定了下来,我原本以为我不会有孩子了,没想到她身体养的不错,怀上了,月份大了后,我不出去做了,让她好好在屋里歇着,不要出来”

    “孙芳知道曾露怀孕了吗?”孙宇问。

    “不知道。”

    “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

    “她,她这个人”周志浩欲言又止,最终他说:“谢谢你们专门跑一趟告诉我这个消息。”

    “你们是瞒着她领证的?”

    “对,是的。”

    “你们之间的矛盾很大吗?”

    “为什么要问这个?”

    “调解关系也是警察工作的一部分,希望你能够理解。”

    周志浩犹豫了一下,他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她妈妈是个好人,但我们要是不逃走,我们三个人都会疯掉。”

    “疯掉?为什么?”管诺问。

    周志浩又苦笑了一下,“我丈母娘为了不让小露离开她身边,她把户口本,小露的六级证书毕业证学历证全部都藏了起来,她觉得只有她是对小露好的,其他人接近小露,都是有目的的,都是要害她,她是语文老师,口才好的不得了,我和小露讲道理都讲不过她。”

    周志浩看着管诺的眼睛,“小露大学毕业后,自己找好了工作,那个公司是做电子商务的,结果我丈母娘说,那个公司做的是投机倒把的生意,在多少年前这么做会被抓的,现在社会风气不好,所以小露去那里工作就是那个词怎么说就是,就是帮坏人”

    “为虎作伥?”管诺问。

    “对,就是这个成语。小露试用期的时候,她直接去公司,说我们女儿不做”周志浩叹了口气,“工作黄了后,小露就在家里准备考公务员,连续两年都没考上,第三年的时候她一个同学和她一起准备考试,不知怎么的她本省没过,过了隔壁省的,面试过了,等体检考察的时候,我丈母娘就开始闹了,说她以后一个人在粟末怎么办。”

    “跟过去啊。”

    “她说她年纪大了,故土难离,她只要一离开粟末,心就慌的不得了。”

    “那多去看看?”

    周志浩很无奈,“她说就算每月来一次,一年是12次,她这辈子就只能见她女儿三百六十次了,见一次就少一次”

    “你和曾露是怎么认识的?”孙宇把问题拉了去。

    “我们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游戏群的,她很信任我,很多事都和我说,后来我就去粟末看她,见了面我就放不下她了,我想我反正在哪干都是干,结果我丈母娘,她,她不说看不起我,每次我上门,她都要问我最近看了什么书,哎哟,然后和我说,坐木工不长久,装修那个碎屑对健康的影响很大,所以我要再读书。”

    “然后呢?”管诺听的有点入迷。

    “几次后,我就准备走了,既然看不上我,那我走就是了。”

    “那也不该六年不”

    “小露没有工作经验,学历证书都不在身边,我也没钱,我以前一个人有多少花多少,到了唐江后,为了省租房的那点钱,小露去当服务员,端盘子,被人呼来喝去的。她坐小月子的时候,我去求我丈母娘,能不能来照顾一下,我们已经领证了,是一家人了,我想借这个机会修复一下关系,结果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什么?”

    “她说,孩子会掉,是因为我们不积德,是老天给我们的报应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小露她,她这辈子只反抗过一次她妈,跟着我跑出来,她只有我了,我必须得撑起来。”

    “我明白了,”孙宇把已经凉了的煎饼拿在手里,“我了解的差不多了。”

    “谢谢警察同志。”

    孙宇站了起来,“那后续有情况的话,我再和你联系。”

    “好的好的。”

    周志浩把孙宇和管诺送了出去。

    走出很远后,孙宇在冷风中咬了一口煎饼。

    “孙哥,他说的是真的吗?”

    “不知道,我只是记录,等科长和姜哥看了后,他们可能能从中分析出厉鬼的成因,还有它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上次没有听你的,我错了孙哥。”

    孙宇的表情有些惊讶,旋即他说:“那有什么,你也没吃饱吧?我请你吃火锅去。”

    “好。”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