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1章

作品:《虫屋

    “可以。”雷瑶毫不犹豫的说。

    “确定吗?”镜片后的眼睛稍稍眯起。

    “确定。”

    “我家隔壁就是小方斋,没什么工艺品店,”姜游伸手捏住了雷瑶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头,“你说说,你来了多少次了,诚意知道么?”

    几丝头发沾在她带着血渍的嘴唇上,她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你”

    蛛丝勒紧了。

    “害怕了?”

    “你要做什么?”

    “不是我要做什么,是你们为什么老要找我的麻烦?”姜游的手向下移动着,抓着她的脖子,拇指碰触在她的颈部动脉上,“合作?我和你们有什么好合作的?”

    “你可以和唐不甜合作,为什么”她的声音嘶哑着从喉咙中挤出来,“我也可以。”

    姜游把可乐瓶里的吸管拿掉,他拿起可乐往雷瑶的口中灌去,她努力的吞咽着,一些液体落到了地上,灌了小半瓶后姜游把瓶子放桌上,“我喜欢看美少女打倒大魔王的剧情。”

    雷瑶咳嗽着。

    “你不是美少女。”

    “我”

    蛛丝钻入了她的身体之中,溶化在她的血液里。

    她睁大了眼睛,“你”

    姜游松开手,后退了一步,一大口血从她的口中喷出。

    “我也不喜欢合作,”姜游双手抱在胸前,“和我合作过的,都死了,这让我心里觉得不是很舒服,孙修现在在做什么?”

    雷瑶咬住了嘴唇。

    “不说是吧,那我换个话题,蒋云宪现在在做什么?”

    “还是不说,你就想用一点钱来打发我对不对?”姜游看了一眼地上的神像碎片,“最后一个问题,它想做什么?”

    姜游用脚把碎片踩的更碎。

    雷瑶紧闭着眼睛。

    姜游走到柜台后,他拉开抽屉找出了包烟,摸出了一个银色的打火机。

    雷瑶听到了点烟的声音。

    她闻到了烟味。

    她试图聚拢身体中的灵力。

    堵塞,疼痛。

    姜游看着她,表情无悲无喜,“罗天大醮第一天,我去了,在老劲山上找到了这尊神像,于是我得到了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

    雷瑶听到她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发出。

    “你们不好好修炼,管理什么公司啊,又累又苦,还要和凡人打交道,你说是吧?”姜游走到她身边,烟雾从她的口鼻中飘进她的身体,“苦修没有意义,让它满意才有意义,对不对?”

    “是的,必须让祂满意。”

    “你能和它直接沟通吗?”

    “我,胡”雷瑶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闭上了嘴。

    “我们要合作,你必须告诉我它的情况,我们才能合作对不对,”姜游看着雷瑶的眼睛,“要让它满意对不对?”

    “满意,对的。”雷瑶的眼睛渐渐失去了焦距。

    “我在老劲山上拿走了神像。”他观察着她的表情。

    “你在老劲山上拿走了神像”雷瑶重复了一遍姜游的话,“牠很不满意”

    “为什么不满意?”

    “黄鹄没有,他没有达到要求,他抢了孙总的东西,他,罗师,罗师死了”雷瑶语无伦次了地说着,像是在梦呓,“他嫉妒罗师,我和宪哥,必须要杀了他,他会逼死我和宪哥,他恨罗师,恨我们,他”

    她突然感觉到大脑一阵剧痛,捧着头尖叫了起来。

    姜游掐灭了烟。

    他伸手在雷瑶的后颈上轻轻地一敲,她昏了过去。

    他吸了口烟,吐出烟雾后,他把烟扔进了雷瑶喝过的可乐瓶中。

    转头。

    姜末坐在楼梯的扶手上。

    “就当储备一点过冬的粮食吧,有把握吗?”

    姜末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神像的碎屑浮了起来,慢慢的聚拢在一起,不多时,一个白色的蜘蛛雕像出现了。

    姜游伸手抓住了雕像,放在眼前端详了一会儿后他把雕像放在了桌上,“年后店里卖点工艺品吧。”

    束在雷瑶身体上的蛛丝将她向上拉去,接着整个人都被蛛丝平贴在了天花板上。

    姜游把她的靴子踢进了长桌下,“我就是劳碌命,我特么的就想安心当个胖子,就这么个小小的愿望。”

    他走进厨房,找出了杯子,倒了两杯牛奶,用微波炉热了两分钟。

    端着杯子走出厨房的时候,姜末坐到了长桌边。

    姜游在他对面坐下,他喝了口牛奶,然后舒了口气,“真累死我了,这种有信仰的。来给我捶个背。”

    姜末的眼睛眨了一下,他稍稍侧了一下头,“要下雪了。”

    “那就带上你的小滑板。”

    巫平区。

    蒋云宪心神不宁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拿出手机,他给雷瑶发了数条信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雷瑶没有复他。

    他把茶几上的酒杯拿了起来,喝了一口后他又放下,他站了起来,绕着客厅走了一圈,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深吸了一口气。

    门铃声响了起来。

    他向前走了两步,停住。

    然后一咬牙,他拉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

    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穿着深咖啡色的薄款羽绒衣,他瞳孔的颜色很淡,他的视线锁定在蒋云宪的身上。

    “黄师”

    “雷瑶呢?”黄鹄向门内看去。

    “她出去了。”

    “出去了?”黄鹄从蒋云宪面前走过,视线扫过茶几上的酒瓶和酒杯,“你知道她去哪了?”

    “不知道。”

    “上次见她的时候,她受伤了?”黄鹄转过身,他看着蒋云宪,“你知道谁伤了她?”

    蒋云宪摇了摇头。

    黄鹄轻笑了一声,“朱亦纲告诉我,她总是喜欢去罗成圆最后出现的地方呆着,你们不会认为罗成圆还活着吧?”

    蒋云宪没有开口。

    “我原本以为,她只是想要悼念一下,”黄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庄泽坤在唐江,她还这样到处乱跑,让我有不太好的联想,于是我就查了一下。”

    黄鹄从托盘上拿起两只倒放的玻璃酒杯,正放在桌上后,他拿起酒瓶,金黄色的液体从瓶口流入杯中,“和特科的人走的那么近,你觉得胡爷会怎么看?”

    “你?!”

    “罗成圆死了,孙修在冲关,现在没有人能护着你们两个,”黄鹄抬了一下眉毛,“你觉得胡爷信我,还是信你们?”

    黄鹄再次轻笑了一下,“我给你一个机会,杀了她,证明你的清白。”

    “你胡说八道!”

    “这样我才能信任你,不然我怎么知道,等孙修出关后,你会不会反咬我一口呢?”

    黄鹄把一杯酒举在面前,他看着蒋云宪。

    蒋云宪伸出了手。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