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6章 琐碎

作品:《虫屋

    “要睡会儿吗?”陈楠问。

    “不了,把活干完再睡吧,”姜游抓了一下头发后站了起来,“我走了。”

    陈楠把姜游送出了门。

    “我想喝鸡汤了,乌鸡汤,里面放点蘑菇。”

    “这个简单。”

    姜游伸手把陈楠耳边的头发理到耳后,“再弄个红烧肉吧。”

    “你负责吃完的啊。”

    “放心。”

    他转身走下楼。

    听到了关门声。

    走出门洞。

    肩上挂着他的挎包。

    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晃悠悠地向外走去。

    薛山湖,湖水中心停着一艘船。

    蒋云宪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读完信息后,他向黄鹄汇报说:“姜游把他儿子姜末送到了他的姘头那。”

    “姘头?”

    船身晃动了一下。

    黄鹄的视线从湖面上转到蒋云宪的脸上。

    “对,她离婚带着一个女儿,女儿上初中了,在文化街上开一家书店”蒋云宪说着陈楠的信息。

    “他喜欢年龄比他大的女人?”

    “不太清楚,但是他,他不喜欢陶桃。”

    “你和他交过手吗?”

    “只有一次。”

    “他杀了罗成圆?”

    屏幕又亮了,蒋云宪扫了一眼信息,“陶桃接到了他。”

    “雷瑶在做什么?”黄鹄问。

    “她还在别墅,”蒋云宪犹豫了一下,“黄师,雷瑶她”

    “我的人查到,孙修的手机号,上周有一个通话记录。”黄鹄直视着蒋云宪的眼睛,他的瞳色很淡,瞳孔又细又黑。

    蒋云宪的脸色白了一下。

    黄鹄轻笑了一声,“看来,她比你更得孙修的欢心呢。”

    “不会的”

    黄鹄站了起来,他走到蒋云宪身边,他轻声说,“别忘了,你的任务。”

    他走出船舱。

    接着,整个人变得模糊,最后消失。

    湖风从船窗吹了进来,吹在蒋云宪身上。

    姜游系好了安全带,“勒的有点紧。”

    陶桃看了他一眼,“冬天穿的多。”

    姜游拿出了手机,微信红包的提示跳了出来,他打开,抢到到了8元,姜游看了一眼群名咸甜大战凹凸曼,他的大学宿舍群。

    发红包的是赵世奇。

    于是他在输入框里敲字:大包啊,赵老板发财啦?

    周韬答了他:青苏怀上啦。

    姜游:这是用小鱼钓大鱼啊,厉害厉害,什么时候生?

    赵世奇:两个月了,等生了,我再请你们吃饭。

    姜游:一定来。之前就说要在株洲聚一聚的。

    袁纾:世奇厉害!第一个结婚,第一个有孩子。

    姜游:谁说的,我也有孩子。

    他点开了相册,把姜末的照片发了八九张到群里。

    袁纾:你拍的怎么都跟偷拍一样的,照片这么大,你儿子就占这么一块,还是个背面

    姜游看着他的舍友嘲笑着他的拍照技术。

    姜游:我是有构图的,你们看我这个透视的感觉

    陶桃的余光看到了他脸上的笑容,她问:“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

    “和朋友聊天呢。”

    姜游继续敲字:袁纾你过年什么时候去?袁纾。

    袁纾:5号走。

    姜游:年前聚一聚?你挑时间,我都有空。

    袁纾:那3号晚上?

    姜游:行啊。

    “姜末呢?”陶桃问。

    姜游把手机放挎包里,“拜托朋友照顾了,”他看了陶桃一眼,“度假村在湖边,湖风大,他感冒刚好,不能吹风。”

    “室内也有很多适合孩子的娱乐设施的。”

    “下次有机会吧,”他的身体向后靠了靠,他意有所指地说:“不带孩子的话,想玩什么我也自由一点,是吧?”

    陶桃笑了笑。

    “你跟着蒋云宪多久了?”

    “我?度假村刚开的时候,我就在了。”

    “那也好多年了,”姜游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没想过换个地方,换个工作吗?”

    陶桃摇了摇头,“我已经不习惯别的地方了。”

    “孙总后来来过吗?”

    “没有了。”

    “茶不错。”

    “多带几罐去,自己喝,送人都可以。”

    “那多不好意思,一直白吃白喝的”

    聊了几句后,姜游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轻微的鼾声响了起来。

    特科办公室。

    孙宇把招才从姜游的电脑椅上抱到了地上,放在电脑椅上的黑胖长羽绒服上已经被挠出了一些印子,几根细小的羽绒钻了出来。

    他叹了口气,把羽绒服叠了起来,然后找出了一个塑料袋,把羽绒服塞了进去。

    管诺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他说:“晚上我把羽绒服拿到姜哥店里吧。我和他住的近。”

    孙宇看了一眼跳到了唐不甜桌上的招才,“这个猫怎么就和羽绒服过不去了。”

    他把袋子放到桌上,“今天估计就我们两个在。”

    “科长去哪了?”

    “我听说她报了个英语提高班。”

    “她英语不好?”

    “不太好吧,好像四级没过。”

    “分数要二月底才出呢。”

    “这个就不清楚了”

    唐不甜带着庄泽坤在老劲山的后山里走着。

    “是姜游先发现神像的?”庄泽坤问。

    “对。”

    “那天我经过他的店,就进去看了一眼,我看到花坛里面种着着不少灵花灵草,都刚刚出芽。”

    “我给他的种子和泥土,”唐不甜想了想后补充了一句,“他喜欢种花。”

    “你很信任他?”庄泽坤试探着问。

    “他是特科的一员,”唐不甜停下了脚步,她用木刀指了指前方的地面,“就是在这里挖出来的。”

    庄泽坤蹲下身,伸手捏了一把泥土,他仔细的看着。

    “我要知道13年前特科的事。”

    庄泽坤转头,他看到唐不甜站在不远处,抱着木刀,靠着一棵树站着。

    “还有,你答应给我的东西什么时候给我?”

    庄泽坤站了起来,“你把我叫到这里,就是为了问这个吧?”

    “是的。”唐不甜没有否认。

    “真相要靠你自己”

    “我正在查。管诺遇袭的事,在你的授意下立案了。现在我负责这个案子,你是华夏公民,我向你了解情况,你有义务答,”唐不甜的表情很严肃,“对了,我当这个特科负责人,也是你授意的。”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