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3章 祭坛

作品:《虫屋

    黄鹄低头闭眼站在雨中。浑身都湿透了。

    手指紧握着。

    黑色的戒指上似乎沾了一丝血。

    睁眼。

    瞳色很淡的眼睛向度假村的方向望去,大雨浇灭了火,印着薛山湖度假村六个字的石块从中间裂开了。

    他的嘴角抽出般上扬了一下,他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陈楠从阳台走客厅,一边拉上拉门,一边说:“外面雨好大。”

    她看到芸芸拿着识字卡片在教姜末认字,姜末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放空。

    “这个字念面,”芸芸把卡片翻过来,“你看这边,印着一碗面,面条,方便面”

    芸芸把卡片放在一边,抽出另一张来。

    这样教了十多个字后,她把十张卡片一把拿在手里,然后她抽出了一张印着三簇火焰的卡片放在姜末面前,“这个,刚才我们学过的,怎么念的?”

    姜末看着卡片。

    瞳孔深处的红色亮了一下。

    “火。”

    姜末转过身,滑下沙发。

    陈楠的表情有些惊讶,她说:“小房间的床铺好了,要睡个午觉吗?”

    “我带他去睡觉。”芸芸放下卡片站了起来。

    她努力的抱起了姜末,往小房间走去。

    “黄师,去的人都失去了联系”黑色的人影站在文化街小广场的一根方柱后面,他低头,看到他的双腿,他的躯干,他的双手

    雨水冲刷着地面。

    黑灰和灰尘和泥土混在泥水中,被冲进了下水道。

    黄鹄的脸色变了。

    他关了机。

    身影在雨中模糊了。

    警车开到了度假村门前。

    下车后,姜游往黄鹄之前站立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撑开了新买的蓝色雨伞,跟在唐不甜身后向度假村里面走去。

    地面上爆炸的中心是缘居。

    外墙整个都被炸飞了。

    庄泽坤绕着暴露出来的地下室入口走了几步。消防大队长孟英走到庄泽坤身边,他说:“没有生还者。”

    庄泽坤点了点头。

    姜游收了伞“上次从这里出来的时候,也下了雨,陶桃拿了伞,把我送了别墅里。”

    庄泽坤听到了声音,他转过身。

    唐不甜略微加快了步子。

    他们走到庄泽坤身边站定。

    “没有生还者。”庄泽坤重复了一遍孟英的话。

    他看了一眼唐不甜的表情,“从现场残留的灵力波动来看,是按照某种阵法规则进行布置的。”

    “孙宇呢?”唐不甜问。

    “他在统筹湖底密室的打捞工作。”

    唐不甜看着地下室的入口,她问:“这是什么?”

    “我感觉到里面有灵力波动,”庄泽坤停顿了一下,“我怀疑祭坛就在下面。”

    “现在下去吗?”

    姜游往四周看了看,雨水从屋顶的罅隙中落了下来,断壁残垣中,一些微小的光点闪烁着。

    “姜游和我下去。”庄泽坤说。

    听到庄泽坤提到他的名字,姜游收视线,他看着庄泽坤,等着他开口。

    “我听说你是天眼通。”

    姜游下意识扶了下眼镜,“我近视,高度近视。”

    庄泽坤向姜游的方向走了一步,“你跟着我走就行。尽量去捕捉灵力流动的轨迹,记录下来。”

    “那行吧。”姜游没有再推脱。

    “我去湖边。”唐不甜看了姜游一眼后,她转身向外走去。

    唐不甜走出缘居后,庄泽坤说:“我们走吧。”

    他转过身,向地下室的台阶走去。

    姜游跟在他身后。

    台阶很长,弯弯绕绕的。

    供电系统被炸毁了。

    庄泽坤用手机电筒的光照着前方。

    “你以前来过这里?”庄泽坤用闲聊的语气问。

    “是啊,带着我儿子来求医的,李亚龙,国内治疗孤独症的权威。”

    “你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他就是内向吧,最近他在玩一个内测阶段的手机游戏,因为要组队,然后就老师输,天天在家里发脾气,”姜游说着脸上带上了笑,“我准备过完年带他去海边,浮潜,看大海龟。”

    庄泽坤看到了姜游的表情,他的语气柔和了一些,“快上学了吧?”

    “是啊,刚把学区房弄好,让他在玩两年,之后就要收心了。”

    “上次你来,这里是什么样的?”

    “挺有意境的,喝茶听曲子,我在这里见到了孙修。”

    “孙修?”

    “对,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们走下了最后一级台阶,姜游眯着眼睛向前望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嘛。”

    他向前走了一步。

    “小心!”庄泽坤提示说。

    姜游一脚踩在了一块有些松的地板上,地面裂开的一瞬,庄泽坤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将他向后拉去。

    再次站稳后,姜游拍着胸,“救命之恩啊!谢谢你。”

    “没什么,你跟我后面,不要乱走。”

    “好的好的。”姜游应承着。

    裂缝中隐隐约约的有光透出。庄泽坤蹲了下来,他往裂缝里看去。

    “你之前认识蒋云宪?”

    “对啊。”姜游也蹲了下来。

    “怎么认识的?”

    “他买我的房子。”

    “真是巧,一个买你的明信片,另一个买你的房子。”

    “可能是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加入了特科吧,他们想腐化我一下?”姜游把手放在缝隙上,一丝光从他的手指缝隙中流走。

    “怎么腐化的?”

    “送钱,送女人,送医生,大概就这样吧,”姜游把手掌翻转,光束流转“庄前辈,你看这里。”

    庄泽坤的视线落在姜游的手掌上,“在下面,你往后面退一点。”

    姜游依言向后退了一步。

    他看着庄泽坤双手画出了半个圆后,以极快的速度做出了几个法印,残影停留在他的视网膜上,接着,地面上的缝隙裂开的更多了一些。

    “走!”

    庄泽坤往下跳去。

    姜游吸了口气,苦着脸也跟着往下跳。

    半空中有人抓住了他的肩膀。

    带着他降落到地面上后,庄泽坤松开了手,他向边上走了一步,然后单手在空气中画了个半圆,手指聚拢又再张开。

    光线随之一下亮了起来。

    四周的墙壁上,一盏盏的蜡烛亮了起来。

    他们面前,一尊十米多高的白色神像静静的矗立在前方。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