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4章 开饭啦

作品:《虫屋

    姜游仰视着神像,“造起来得费不少时间和人工吧?”

    神像低眉垂目,神态宁静祥和。

    他向前走了一步,“这么大的工程,”他转头看着庄泽坤,“一直没人发现吗?日常维护也要不少人力的吧,这么大,打扫起来挺辛苦的。”

    “度假村里大多都是信徒。”

    “那他们死的不冤啊。”

    庄泽坤转头看着姜游。

    姜游推了下眼镜,他问:“怎么了?”

    “没什么。”

    “现在要我做什么?”

    “薛山湖度假村这块地是十六年前批出去的。”

    “十六年前?上次来感觉各种建筑设施都很新嘛,不像是”

    “度假村是后来造起来的,采用会员制,严格的控制进出人员的身份和数量。”

    “我看到一些灵力粒子,”姜游眯了一下眼睛,“似乎,在顺着某种规则流动,时有时无的,颜色,好像是黑色的,有点奇怪。”

    “很好,还有呢?”

    “没了吧,我觉得有点难受,我能上去了吗?”

    “难受?”

    “是啊,我之前在湖底我可能也受了一点内伤,爆炸那么激烈,我也呛了几口水,对那个叫黄鹄的,他可能没死。”

    “他要来了,就走不了了。”

    “那我能不能先离开?免得拖累了你发挥?”

    “桑旭,就是在这附近失踪的。寻找他的过程中,我才渐渐察觉到这个组织存在,”庄泽坤的声音带着一些沧桑,“但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我贸然的”

    他看到姜游低头看着手机,“你在做什么?”

    “刷一下微博签个到,你带充电宝了吗?我手机快没电了。”

    “你接近唐不甜究竟有什么目的?”

    “是她接近我的。”姜游纠正了庄泽坤的说法。

    “你不要轻视镜湖会,它现在展现在你面前的只是冰山一角,你过早的把我,把特科暴露在它面前”

    姜游把手机放进口袋中,“我只是在特科兼职而已。我觉得我的工作是解决人民群众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灵异事件,寻人捉鸟逗猫之类的。这次的事,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多找一点人来,把这里封印起来,防止人进来什么的?”

    一丝黑影从烛光之间晃过。

    “我觉得应该考虑辞职了。”

    “辞职?”

    “是啊。这个组织这么超纲,我要出了什么”姜游停顿了一下,“姜末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他大概率会被送福利院吧,他又内向,不争不抢的。”

    “把你看到的灵力粒子流动的轨迹记录下来。”

    “没带纸笔,涂鸦好像能用,”姜游再次拿出手机,“我就随便涂一涂了吧,”他一边用手涂着,一边发散着话题,“这里是祭坛,那就是会进行祭祀活动的对吧,上次那个爱读书的组织就召唤了个什么女神出来好像”

    黑色的软剑像蛇一样爬在神像的底座上。

    “女神?”

    “是啊,这个神像,不会也能召个什么神出来吧?看样子,是个挺胖的神。”

    “不会。”

    “它能不能听到我们说话?”

    “不能。

    “这里最近会做隔离的吧?”

    “会的。”

    姜游把手机递到庄泽坤手里,“你看看这样能行吗?”

    庄泽坤看着混杂成一团的黑色线头,和代表流动方向的红色箭头,他勉强的点了点头说:“就这样吧。”

    姜游拿了手机,“你专门调开唐小甜,把我带到这里,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为什么会拒绝孙修的拉拢?”

    “代价太高了。”

    黄鹄的身体穿过墙壁,他静静的站在神像后,听着姜游和庄泽坤的对话。

    烛光摇动。

    “物质享受这个事么,几十块钱一斤的米肯定是比两块钱一斤的米好吃的,而且会好吃很多,几百块钱几千块钱一斤的米呢,和几十块钱的米相比,当然也会更好吃,越往上走,要提高那么一点点的口感,就要花费很大的成本。”

    姜游把手插进衣服口袋里,“我呢,几十块钱一斤的米估计还是吃的起的,几千块的那种呢,而且米吃几千块的,其他菜啊,肉啊,等级都得配上吧?我要付出指数级增长的努力才能吃到这些,代价太大了。”

    “他要求你做什么了吗?”

    “吃了别人家的米,总归和不吃的时候不一样的对吧?”

    “你是怎么从湖底逃出来的?”

    “我水性好,下面有一面鱼墙,里面的鱼好大好肥的,有点可惜都被炸死了。”

    黄鹄的嘴唇轻轻颤动着,似乎在无声地吟唱着什么。

    软剑突然从底座上射出,向着庄泽坤飞去。

    庄泽坤侧身避开。

    地面晃动了一下。

    烛影中,无数黑影,向庄泽坤飞去。

    庄泽坤的左手五指并拢,向前划了一下,黑色的影子凝滞在半空中,逐渐地消逝。

    白色的神像的眼睛睁开了一丝。

    黄鹄吟唱的声音逐渐变大了。

    他伸手,黑色的软剑飞到他的手中,便戒指,落在他的食指上。

    “他要召唤它!”庄泽坤意识到黄鹄在做什么?

    “我打个电话给唐不甜?”

    “来不及了,”庄泽坤款这神像的眼睛,“我负责他,你,你去破坏灵力循环。”

    “那我还是打电话给唐不甜吧。”

    地面再次晃动。

    庄泽坤绕到了神像后方。

    姜游看了一眼手机,他说:“庄前辈,没信号了怎么办?”

    庄泽坤没有答他。

    黄鹄一边躲避着庄泽坤的攻击,一边继续吟唱着。

    一条一条灵力汇聚而成的黑色的线交织在地下室中。

    一滴一滴的血,从线上滴落。

    落在了神像的身上。

    “祭品,这里死去的人,成为了祭品”庄泽坤大声喊,“姜游,快点!”

    神像眼睛,又睁开了一些。

    庄泽坤的拳头打到黄鹄胸上。

    他听到了黄鹄的轻笑声。

    吟唱声荡在地下室中。

    姜游拿下了眼镜,他叹了口气,轻声说:“准备开饭了。”

    芸芸帮姜末盖上被子,“下午我教你背九九乘法表。”

    她转身离开,关上了小房间的门。

    几分钟后,姜末睁开了眼睛。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