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5章 差不多就行了

作品:《虫屋

    雨势渐渐小了。

    孙宇看着唐不甜向他走来,他把黑色雨衣的帽子拉了下来,接着迎了过去。

    唐不甜往湖的方向看了一眼,湖边停着几艘打捞船,一些工人从船上走下。

    “刚才季书记来了,你不在,他就和庄先生聊了一会儿,”孙宇向唐不甜汇报着情况,“火被大雨浇灭后,确认没有幸存者,季书记就让大家暂时先去,这里也在收尾了。”

    “辛苦了。”

    “没什么,就是,庄泽坤好像和季书记很熟。”

    “管诺呢?”唐不甜问。

    “之前我看要下雨了,就让他先去了,要不要让他现在过来?”

    “不用。”

    孙宇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一些,他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这么大的事故,死了这么多人,不知道该怎么”

    “庄泽坤擅长拳法和封印术,”唐不甜向前走了两步,“你看过案卷,他领导下的特科的确比现在要强,他很擅长处理现在的情况。”

    “他以后会成为我们的领导吗?”

    “他来,我走,”唐不甜转过身看着孙宇,“到时如果你想换岗,我会安排好。”

    “谢谢科长。”

    唐不甜把大衣脱下放在孙宇手中,“我要下去看一看,你站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

    唐不甜用木刀的刀尖在孙宇脚边画了一个圆。

    “好的,科长。”

    唐不甜向前一步一步走入湖水这种。

    水没过她的头顶。

    汹涌着。

    一层一层的气劲以庄泽坤和黄鹄为中心向外泛开。

    一滴血泪从神像的眼睛中流下。

    姜游伸手握住了一根黑色的灵力线。

    四周墙壁上的蜡烛变亮了一瞬,接着暗淡了下来,地面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影子。

    庄泽坤看到姜游被黑色的影子笼住了,融化了。

    他向侧边走了一步,正想要去救的时候,黑色的软剑缠绕在他的手腕上,他再次听到了黄鹄的轻笑声。

    庄泽坤转手握住了软剑,裂纹顺着软剑的纹路向两边蔓延。

    黄鹄的眼睛睁大了一些,他用力把软剑向后拉,接着他看到软剑碎落在地面上,同时庄泽坤的另一个拳头,击打在他的腹部。

    浑身的血液仿若在一瞬间停止了流动。

    接着,身体被穿透。

    血从他的牙缝中,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他重获身体控制权的一瞬间,他向后一个翻身,他抬头看了一眼神像,眼睛已经半睁开了。

    庄泽坤伸手向前一探,他抓住了黄鹄的衣领,他说:“停下来。”

    “无法停止了。”

    黑影游动在姜游的身周,尖锐的牙齿咬在他的身体上。

    姜游伸手抓住了一条黑影,“乖一点,我这身肉养出来不容易的。”

    姜游向前迈了一步。

    迈过生死。

    黑影停止了挣扎。

    仿若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四周飘荡着一团一团雾状的,大小不一,颜色像是水彩被随意挤在水桶里泼洒出来的。这其中,仿若混杂着各种射线和粒子。

    撞击着,又融合着。

    一些小光点浮游在其中。

    姜游透过层层雾气,看到白色的神像身上,渐渐附着上了一个影子。

    影子不断变得凝实。

    神像后方,庄泽坤掐住了黄鹄的脖子。

    “停下来!”庄泽坤命令说。

    黄鹄的眼底上出现了一个个血点,“仪式已经完成,死心吧。”

    他的脸上笼上了一层黑气。

    神像的眼睛睁开了四分之三。

    黑色的影子从地面向上飞出,咬住了庄泽坤的手腕,于此同时,神像睁开了眼睛,地面晃动着,似有血海冲入了祭坛之中。

    黄鹄突然消失了。

    庄泽坤愣了一下。

    接着,他听到了一声轻笑。

    是黄鹄。

    “停下来,我保你一命!”

    “你死,或者我死,没有别的选项。”

    “是我,刘叔,小鹄,停下来。”

    姜游玩着手中的黑影。

    黑色的灵力线一根一根断开。

    “什么?”

    黄鹄的身影站在血海的另一端,忽隐忽现。

    “是我,宋临。”

    黄鹄再一次轻笑出声,“十年前,你故意出现在我和我妹妹面前的?”

    “不是故意,我一直潜伏在燕京寻找机会。”

    “你挑中了我?”

    “你妹妹的事我一直记在心上,”庄泽坤的语速变快了,“我和你们保证的事,我一件都没有忘,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会为你们变换身份,你们能得到安宁和自由”

    “小娟已经28岁了,宋叔,她做了十年的神女,你明明可以救她的”

    “我保证,她能够摆脱”

    “挑拨我和孙修对立,内院和外面的关系因此变得水火不容,暗示我去破坏白鹤观罗天大蘸,管诺,对,故意夸大他的威胁”黄鹄的表情变得扭曲,“管诺,我想起来了,他是桑旭和管清彤的儿子,刘叔你把我当什么了?管诺的磨刀石吗?”

    “不是,我”庄泽坤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名字,符号,仪式,祭品,”姜游把黑影举到面前,他看着它张大的嘴巴,“很有意思对吧?”

    他把张开双手,把黑影拉长了,接着把头尾捏在一起,剩余的部分两根扭成一根,最后再打了一个结。

    “差不多就这样吧,”姜游甩了甩扭曲的黑影,“小蜘蛛乖乖,把门儿开开”

    庄泽坤向前走了一步,“小鹄,我们认识了也十年了,这十年里,我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无法结束了。”

    神像的眼睛彻底的睁开了。

    “我也是祭品,这样才能召唤祂的本体降临,才能保证,杀死你,”黄鹄轻声说:“孙修在唐江市十多年的布局被毁,我活着去,胡爷饶不了我,我妹妹的处境会变得更加艰难,我死了,一切就到我为止,看在我杀了你的份上,胡爷不会把气出在我妹妹身上。”

    烛光彻底的灭了。

    血海中伸出了无数只手,抓在了庄泽坤的身体上。

    姜游一边甩着手,一边不成调子的唱着。

    四周的雾气渐渐散开。

    “一起死吧。”黄鹄的眼睛中流下了血。

    它完全的进入了神像之中。

    此时,黑影从雾气中扑出。

    姜游向侧边走了一步。

    他到了祭坛之中。

    神像的身体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一条条裂痕出现在它的脸上,它的身体上,在黄鹄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巨大的神像变成了一块块碎片,落在地上。

    撕咬声。

    蜡烛从四周的墙上掉下。

    血手,消失了,血海,退去了。

    庄泽坤转过身,他看到了姜游,“你做了什么?”

    “破坏灵力循环,你让我做的,对了,因为执法记录仪落水里了,我只好用手机录了一下,没想到百分之16的电能撑这么久,还没关机,”姜游向边上一跳,他躲开了掉落下来的石块,他按着庄泽坤问:“效果还行吧?”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