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6章 剁手

作品:《虫屋

    黄鹄伸出手,抓住了一块神像的碎片。

    白色的碎片像是风化一般,变成了颗粒,从他手指的缝隙中滑下。

    撕咬声持续的传入他的耳中。

    碰触到碎片的皮肤也开始风化,面积逐渐的扩大。

    他听到了庄泽坤质问姜游的声音。

    “刚才你去哪了?”

    “说了嘛,破坏灵力循环,那些黑色的灵力线,我在那扯啊扯的,累死了,”姜游举了举手里扭成一团看不出形状的实体化黑影,“它往我身上咬你知道不?你看我这个手背上,是不是有个牙印?”

    他把手伸到庄泽坤面前晃了晃,“是不是要去打个狂犬病疫苗?我好怕打针的。”

    黄鹄往庄泽坤的方向看去。

    恰好庄泽坤侧头避开晃动的黑影,他们的视线对上了。

    他仿佛从庄泽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愧疚。

    他低头,右手手指已经风化成灰了。

    身体中的种子突然炸开。

    他跌坐在了地上。

    “小鹄”庄泽坤转身走到黄鹄身边蹲下,他伸出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放在黄鹄的颈动脉上,他说:“我带你离开这里。”

    他试图去拉黄鹄。

    黄鹄吃力的躲开了,他说:“没有用的。”

    他再次向神像的方向望去,神像只剩下了底座。

    撕咬声消失了。

    姜游走到黄鹄面前,“我的案子还没查完呢。”

    他在黄鹄身边坐下。

    黄鹄发现他的右手停止了风化。

    “庄泽坤指使我去做的。”

    “姜游?”庄泽坤的音调有一些高。

    “这个案子,可是你要求继续追查下去的,”姜游看着黄鹄的侧脸,“不然按照我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吧,庄前辈?”

    黄鹄冷笑了一声。

    “你想做什么?”庄泽坤问。

    雨停了。

    孙宇脱下雨衣,叠了叠后放在地上,接着抱着唐不甜的大衣坐下。

    唐不甜的圆圈划的不够大,他只能抱着膝盖缩着身体。湖景看腻了后,他转了个方向,像度假村的方向看去,他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从地下传出。

    接着地面晃动了一下。

    阴冷。

    阴冷的风吹在了他的脸上。

    凄厉的哭声混杂在风中。

    手,一只手,枯瘦像是鸡爪一样的手向他的脸上抓去。

    他下意识的想要向后躲,他想起了唐不甜说的话,他闭上眼睛,努力不去看,不去想。

    接着,他听到了湖水声。

    接着,一把木刀向他飞来,插入他脚边的泥土里。

    他听到了一声尖叫。

    他睁开眼睛,看到了唐不甜向他走来,手里提着一串玻璃瓶。玻璃瓶用红绳串着,看上去大约有二三十个,里面有水,似乎有黑色的鱼苗在游动。

    唐不甜走到他面前,伸手拔出了木刀,“我在湖底找到了这些瓶子,不小心打破了一个,有东西逃了出来,走吧,去姜游那边。”

    孙宇跟着唐不甜向前走去。

    姜游摸了一下口袋,他说:“庄前辈,鉴于你和这位嫌疑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你需要避一下。”

    “你”

    这时,他们听到了脚步声。

    唐不甜带着孙宇走了下来。孙宇手中拿着一个手电筒,刺眼的白光在姜游庄泽坤黄鹄的脸上扫过。

    “科长,你收到我刚才发给你的视频了吗?”姜游率先开口。

    唐不甜伸手从孙宇手中拿着的大衣口袋中找出手机,她点击下载按键。

    “你把我当罪犯?”庄泽坤站了起来,他转身向唐不甜走去,“小唐”

    “他的时间不多了,”姜游指了指黄鹄,“科长,我需要一个不受干扰的交谈环境。”

    “我们出去。”唐不甜对庄泽坤说。

    “你宁愿信他,也不信我吗?你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吗?”

    唐不甜看了一眼下载的进度,她把手机和手中的挂着瓶子的红绳都递到了孙宇手中。

    孙宇接了下来。

    唐不甜握了一下手中的木刀,她说:“管诺遇袭的案子,我是负责人。”

    “现在不是管诺的案子,现在是”

    唐不甜看着姜游的眼睛,她问:“十五分钟够吗?”

    “不太够,至少得半小时吧。”

    “唐不甜你要做什么?”庄泽坤的语速快了起来。

    木刀的刀尖轻轻颤抖着。

    庄泽坤叹了口气,“我和你上去可以了吗?”

    唐不甜的眼神暗了一下。

    庄泽坤有些哭笑不得,他说:“走吧。”

    他带头走上了楼梯。

    孙宇正要跟上的时候,姜游喊住了他,“孙宇,你带充电宝了吗?还有,你的执法记录仪给我一下。”

    “带了,我拿给你。”

    黄鹄看着姜游把充电线插进手机中,看着庄泽坤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脚步声消失后,他说:“宋庄泽坤大概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是么?”姜游打开了微信,陈楠给他发了好几张芸芸带着姜末玩的照片,他一张一张存下了原图。

    “你想问什么,问吧。”

    “这么配合啊。”

    “祂在我们身体中种下种子,”黄鹄凝视着残缺的右手,“种子炸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零碎的画面,我在你面前毫无反抗的可能,和意义。”

    “你有个妹妹?”

    “雷瑶告诉你的?”

    “你很讨厌庄泽坤对吧?我也不太喜欢他。”

    “你要陷害他?”

    “取个证嘛,”姜游打开了执法记录仪,“你是,什么时候加入镜湖会的?”

    “22年前。”

    “那时候你几岁?”

    “10岁。”

    “你妹妹呢?”

    “6岁。”

    “你有10岁前的记忆吗?”

    黄鹄看了姜游一眼,他说:“有。”

    “你和庄泽坤是怎么认识的?”

    “十年前,我完成了一个很艰难的任务,胡爷和我说,我可以提一个要求,那年,小娟她十八岁,成年了,她从来没有去过外面,我就和胡爷说,她生日那天,我想带着她出去逛一逛,看一看,就在燕京市里,不走远,可以派人跟着,胡爷同意了。”

    “我带着小娟去了商场,给她买了很多东西,她很开心,”黄鹄忆着,表情渐渐柔和了下来,“当时商场有个凭购物小票抽奖的活动,我和小娟去了,抽中了三等奖,奖励了茶餐厅的餐券,小娟想吃,我们就去了吃了,宋叔是那家茶餐厅的老板。吃饭的时候,他过来了,说了几句话,知道是小娟生日后,他又送了蛋糕,让员工过来唱了生日歌”

    “他的样子和现在一样吗?”

    黄鹄摇了摇头,“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