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4章 老年人

作品:《虫屋

    浅蓝色的液体化作无数细小的水珠向四面八方飞去,接着停滞在半空中。

    瞬间消失。

    仿佛被吸进了另一个空间。

    唐不甜看到姜末眼中的一点红色爆亮了一瞬。

    她站了起来,握紧了手中的木刀。

    “四舍五入一点,我算是帮管诺报了杀父之仇吧?”姜游的声音在唐不甜耳边响起。

    唐不甜转过头看着他。

    “他要是个妹子,就得以身相许了吧,”姜游慢慢旋转着手中的杯子,“他得给我做牛做马,起码做个十年,你说是吧领导?”

    “你想做什么?”

    姜游站了起来,“我就阐述一下事实。”

    他走到厨房里。

    唐不甜听到了开冰箱的声音,接着是微波炉的运转声。

    几分钟后,姜游拿着一杯热牛奶走了出啦,他把杯子放在长桌上。

    姜末慢慢走到姜游身边。

    姜游拉开椅子,姜末跳了一下,坐了上去。

    “你也坐会儿,”姜游看着唐不甜,伸手指了指对面椅子,“刚吃完就运动,会得阑尾炎的。”

    唐不甜重新坐下,她看着杯子中的牛奶一点一点变少。

    “我前两天空下来的时候想了想,庄泽坤一群人,急哄哄气势汹汹的跑去燕京,胡跃峰肯定也是如临大敌的,自己最大的依仗没了,说不定还得想办法瞒着,而老对手又冲进了燕京,”姜游把最后咖啡一口喝掉,“是不是很好玩?”

    “会发生什么事?”

    “我和他们又不熟,”姜游摸了摸姜末的头发,他伸手把黑色盒子的盖子盖上,然后把盒子拿在手中,“我有好多事要做的,哪有空去脑补一群老年人打打杀杀。”

    缠绕在手臂上的黑色扭曲的树枝松开,退入四周的灰色的浓雾中。

    孙修看着四周。

    不对劲。

    雾气似乎逐渐变得稀薄,他低下头,地面上似乎出现了裂纹,他警觉的后退了一步,紧接着,他之前站立的地方,一下子坍塌了下去。

    他立刻转身,凭着记忆往出口的方向跑去。

    整个空间都像是失去了支撑。

    他听着自己的喘气声和心跳声。

    冲关失败了?

    还是胡爷想杀他?

    他想起了胡爷和他说的话如果我们在前进路上自己的兄弟死了,都要忍都要妥协的话

    兄弟。

    那次谈话,胡爷看似被他说服了,让他继续按他的节奏去做,但胡爷并没有召黄鹄,并在不久后,安排他到这里冲关。

    外人。

    他为了安胡爷的心,进来了。

    孙修的手指握紧了。

    他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吸力。

    他用力向前迈着步子。

    他听到了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面目扭曲,眼球突出。

    接着,一只手出现在他的面前。

    手掌的纹路很乱。

    指甲很干净。

    孙修咬着牙,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了那只手。

    黑暗。

    万籁静寂。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吊钟,落地窗外飘着的雪,他扭过头,看到胡爷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手中拿着一个白瓷茶杯,低头喝着茶。

    浑身的骨头都在痛。

    他听到了胡跃峰的声音,“黄鹄死了。”

    他蓦然一惊,坐了起来,“怎么死的?”

    “雷瑶和蒋云宪也死了,”胡跃峰抬头看着孙修,“薛山湖度假村爆炸了,所有人都死了。”

    孙修张了张口,他说不出话来。

    胡跃峰把茶杯放到茶几上,“祂受了重伤。”

    “什么?”

    “庄泽坤现在在燕京。”

    孙修看着胡跃峰,他看上去很镇定,很从容。

    “我能做什么?”孙修问。

    “只能硬抗。今年明年都很关键,只要”胡跃峰站了起来,他走到孙修身边坐下,“只要,”他的手指向上指了指,“再能往上走一步,庄泽坤再怎么蹦跶都没用。”

    姜末把牛奶喝完后,他挪下了椅子,走到了院子的中央。

    唐不甜脱下大衣,拿着木刀站了起来。

    她向外走去。

    “你们打慢点,我上楼找个急救箱,”姜游也站了起来,他向楼梯的方向走去,“你应该找一个,比你稍微强一点,能你来我去玩个半天的”

    跨出店门后,唐不甜感觉到院子里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

    天空变暗了。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姜末的存在。

    她疑惑地皱了一下眉。

    接着迅速向后方跳起,跳到了屋檐上,顺势把木刀向前扔去,木刀在半空中分成三把,分别向三个方向飞去

    她在屋檐上跑了几步,跳下,身体的速度突然变快。

    姜游走了出来,他靠在门边,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燃,吸了一口。

    唐不甜在半空中的残影落在他的视网膜上。

    木刀切割着蛛丝交织而成的网上,一根一根的蛛丝落在地上。

    木刀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半圈,地面上的蛛丝一寸一寸的断裂。

    这时,姜末从虚空中走出。

    蛛网收拢。

    唐不甜突然发现,她的身上,不知何时,沾上了无数透明的蛛丝。

    变得尖锐,坚硬。

    穿透她的身体。

    然后消失。

    她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血在她的身下蔓延而出。

    姜游把烟扔掉,踩熄,他走到姜末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发。

    接着他在唐不甜身边蹲了下来,“你还好吧,这次好像是全身都受伤了啊,得包成个木乃伊了吧?”

    唐不甜用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她说:“还好,没有伤到要害。”

    “感悟到了什么?”

    “很多。”

    姜游扶着唐不甜站了起来。

    地上的血沁入泥土,接着消失不见。

    姜游说:“有个不太好的消息。”

    “什么?”

    “刚才管诺给我发微信,说是因为我一直照顾他,所以要请我吃晚饭,他说他已经下地铁了,我还没复。”

    “我上楼处理一下伤口。”

    “那我就不装人不在了,急救箱我放在工作台上了。”

    “知道了。”

    “晚饭你要一起吃吗?”

    “好。”

    “柜台上的糖碗里,你摸几颗糖,吃了补补血糖,不要晕过去了,那种疗伤的你也要备一点在身上嘛。”

    唐不甜转身看着姜游,“你要?”

    “我再给你冲杯叶子茶喝。”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