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8章

作品:《虫屋

    管诺坐下来后,姜游去厨房泡了三杯红茶,又拿了一袋松子一袋巴旦木出来。

    “我们年货是不是还没发?”姜游一边撕着包装纸把坚果倒在桌上一边问。

    “没有。”唐不甜说

    “这样啊”姜游拿了两张纸巾垫在桌上,把剥好的松子捻去皮放在上面。

    管诺吃了颗松子,喝了口红茶后假装不经意地问:“姜哥你最近不开门吗?”

    姜游扭过头,管诺接触到他目光,他有些心慌的补充说:“就是,就是刚才我来的时候,院子门关着。”

    “之前把库存清的差不多了,”姜游伸手指了指空荡荡的货架,“天冷没什么生意,索性等到三四月,看哪些类型卖的好跟着进点货,那时候花坛里的花花草草也长好了。”

    管诺点了点头,他又问:“那生意怎么样?”

    “生意啊”姜游很快剥出了一小堆松子,他捏住纸巾的四个角往上一提,然后站起来,走到姜末身边把纸巾放在柜台上。

    他转过身看着管诺说:“现在养小孩,就是烧钱。”

    他走管诺身边坐下,“之前为了弄个学区,我把房子换到了清水湾,税都交了好几万,等他上了学,花费就更多了。”

    姜游向管诺吐着苦水,“他体质差,又内向,在学校受欺负了怎么办?”

    “不会的吧”

    “怎么不会,前不久不就有个校园霸凌的新闻?”姜游看着管诺,“所以小诺,他打篮球的时候,你一定得看着,别被故意撞了”

    唐不甜用手支着头,静静的看着院子里的石榴树。

    闲聊到快五点的时候,姜游提议出发去饭店,他说:“孙宇十来分钟前说他出门了,我们现在过去先点菜吧。”

    被灌了一脑袋育儿经的管诺立刻站起来说:“好的。”

    粤菜馆离虫屋很近。

    姜游要了一个小包间。

    点完菜没多久,孙宇就到了,他拉开包厢的门说:“不好意来晚了,路上有点堵。”

    他坐下后,姜游把账单和菜单递到他手里,“这些是我们点的,你再加两个菜,饮料点了可乐,你看看还要喝什么。”

    “就可乐吧,”孙宇翻着菜单,“这家是粤菜吧,怎么有水煮鱼?”

    “点了尝尝呗。”

    “就加这个吧。”孙宇合上了菜单,他把服务员叫了进来,加了菜。包厢门关上后,他问唐不甜:“科长,听说薛山湖又出事了?”

    “逃了三个鬼物。晚饭后去找,管诺指路。”

    “好的。”

    菜陆续上了上来。唐不甜专心吃菜,姜游专心喂姜末,管诺几次试探姜游,不是被灌了一脑袋育儿经,就是被孙宇岔开话题。

    吃完后,把姜末送去睡觉。接着一行人便坐着孙宇的车,开始寻找鬼物。

    孙宇开车,管诺坐在副驾驶位上负责指路,姜游和唐不甜则坐到了后座。

    姜游上车后说了句:“我睡会儿,找到了叫我。”然后,他眼睛一闭,头往窗上一靠。

    管诺从后视镜中看到唐不甜也闭上了眼睛。

    “我们现在往哪条路开?”孙宇启动了汽车。

    “先往前直开。”管诺说。

    “好的。”

    路灯的灯光从管诺脸上晃过。

    “前面路口左拐。”

    “然后”管诺的手指弯曲了一下,“一直直行”

    等红灯的时候,孙宇问:“你是算出来的吗?”

    “对的。”

    “你妈妈教你的?”

    管诺摇了摇头,“不是,我,自己看书看笔记学的。”

    “笔记?”

    “我妈妈笔记,记的很清楚,有不少实战的技巧,还有一些她改良后的口诀心法。”

    绿灯亮起,汽车再次向前方驶去。

    “我看过不少案卷,里面有提到你妈妈的。”孙宇说。

    “案卷?”

    “嗯,你现在是实习生,暂时没有权限,你妈妈很厉害。”

    管诺想起了管清彤提着行李箱走下楼的背影,他的眼中浮起了忧色。

    孙宇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他问:“你这么晚还在外面不要紧吧?”

    管诺摇了摇头,“没事的,前面那个小路,绕进去。”

    “好的。”

    “那你,看到写到我爸爸案卷吗。”管诺问。

    孙宇摇了摇头,“你爸爸的应该在保密文档里面。我看到文件里面很多关键信息都做了处理。”

    “是吗”

    “接下来怎么走。”

    “继续向前,快到了。”管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唐不甜睁开了眼睛。

    大约再向前开了几百米后,管诺说:“大概,就在这一片,我们下车吧。”

    唐不甜转头看着睡的人事不知的姜游,她拿着木刀,在他的肩膀上敲了一下。

    没有动静。

    用力再敲一下,姜游伸手一下子抓住了刀身,然后他睁开眼睛,他看到了唐不甜,“是你啊,吓死我了。”

    他松开手,“到了吗?”

    “就在这附近。”管诺说。

    孙宇把车停在路边,他们走下了车。

    管诺向前走了几步,又向左边移动了一些,他皱了一下眉。脑海中原本清晰可辨的线变得模糊和晦暗不明起来。

    路灯闪烁了一下。

    “在哪?”唐不甜问姜游。

    姜游推了一下眼镜,他说:“我没有看到灵力粒子。”

    听到姜游的话,管诺说:“我不可能算错的!”

    “那你继续。”

    管诺重新掐算了起来,几分钟后他说,“就在这里。”

    “这里什么都没有,真的,”姜游从口袋中摸出了根烟,他往路灯的方向走了两步后点燃了烟,“你继续算,我抽根烟。”

    管诺闭上眼睛。

    烟雾飘入他的鼻腔,他只觉得心浮气躁。

    线,彻底断开了。

    他睁开眼睛,烦躁的抓了下头发,“还有个口诀,但是我没有记清楚”

    “要不你打电话问问你妈?”姜游提议。

    “不用,她”

    “她去燕京帮庄泽坤了?”

    “要不是你”管诺一下子没有控制住语气。

    “要不是我怎么了?”姜游反问。

    “没什么,”管诺深吸了口气压下了情绪,“可能是它找到了附身的”

    一只黑猫不知从何处出现,从管诺的脚边跑过,瞬间又隐没在黑暗中。

    “就是它!”管诺追了上去。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