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5章 阿姨

作品:《虫屋

    唐不甜低着头把手臂上的绷带拆了一些,“三只鬼物怎么办?”

    “先养伤吧。”姜游站起来向窗外看去,杨萱一手提着一个袋子走进了院子里。

    “会出事。”

    “周一季书记会问起这个事的吧,”姜游转过身,“总有人接手的,你去楼下吃还是我拿上来?”

    “楼下。”

    杨萱的声音传了进来,“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姜游说。

    杨萱走了进来,她脱下了帽子和围巾,把它们放在床上,“生煎和豆浆我放楼下桌子上了。”

    姜游走到床的另一边,他拉开衣柜,从里面找出了一条咖啡色的睡袍,“杨萱你帮她穿一下衣服吧,我去叫我儿子起床。”

    “好啊。”

    姜游走出去,走到侧卧门前,拉开门,看到姜末盘腿坐在吊床中间,晃晃悠悠的。

    “下来,吃早饭了。”姜游向前走了两步,拉了一下吊床上的蛛丝。

    姜末扭过头。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昨天晚上,我睡着睡着,这个床就往下坠,你是个什么意思?”

    姜末还是不看他。

    姜游伸手把姜末抱了起来,“好想安安静静晒个太阳,喝点茶,发个呆。”

    杨萱帮着唐不甜穿上了睡袍,系好腰带后,她向后退了一步,“我一会儿去商场买点衣服?”

    “谢谢你。”

    杨萱协助唐不甜简单洗漱了一下后,扶着她下了楼。

    姜游已经开始吃了。

    姜末看着他的盘子里的四只生煎馒头,他拿起筷子,在其中一只上戳了一个洞。

    汤汁没有留出来。

    姜游听到了脚步声,他抬起头,“赶紧来吃,不然就凉了。”

    唐不甜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木刀。

    她伸手,木刀飞到她的手中。

    杨萱扶着唐不甜坐了下来,然后她说:“我说我要买十两,老板都惊呆了,跟我说了三遍一两是四个。”

    姜游喝了口豆浆,他把把一盒生煎和一双筷子放到唐不甜面前,“我儿子长身体呢,他要吃二两的。”

    杨萱看了姜末一眼,“我今天得去,明天早上的飞机。”

    “什么时候再过来?”

    “初五吧。”

    “小心吃胖。”

    “不会的,我会克制的,”说着,她咬了一口生煎馒头的皮,把汤汁吸掉,然后两三口吃掉,她一边咀嚼一边说,“过完年你肯定又会胖一圈的。”

    “别胡说。”

    杨萱抬头看着姜游,她双手画了一个圈,“我夏天认识你那会儿,你的脸是这样的,”接着她比了一个大一些的圈,“现在是这样的,等过完年”

    “我反正不用上镜。”

    唐不甜默默干掉了半盒生煎馒头,她看了姜游一眼,伸手拿了一杯豆浆。

    “我就担心一个事。”杨萱说。

    “什么事?”

    “现在不是,一个活动后,微博上就会有很多站子拍的图嘛,我现在没有站子了,到时候别人的返图各种神颜,我这个一对比就”她看着姜游,“你想不想去看现场?我找傅心姐要一张前排的票,到时候你帮我拍一下?”

    “你让我拍?”

    杨萱想起了姜游朋友圈里的各种神图,“我现在开始怀疑我到底长啥样了,怎么就被你粉上了。”

    “节目组没有摄像师吗?”唐不甜的声音突然响起。

    “拍的没有站姐好,她们会找角度,还会修图。”

    姜游看着姜末吃的差不多了,他站了起来,走到厨房里。

    杨萱向唐不甜说:“欢哥说,他去花钱,让别人的站姐顺便拍一下我,但是你知道吧,她们那一圈子的,从照片里就能看出来,拍的人站哪,大致是谁,到时候要被带节奏了,嘲起来更难听。”

    姜游拿着一杯热牛奶走了来,他把杯子放到姜末面前,“这些都是虚的,路人不看返图的,你还怕人嘲啊?”

    杨萱抽出了张纸巾擦了擦嘴,“靠一个综艺翻身挺难的,而且我又只是一期的嘉宾,我估计不会有水花,要是再被人嘲颜值的话,我觉得我心态会崩。”

    “那你给我两张票,我带个摄像师去。”

    “他拍的怎么样?”

    “马毅吗?”唐不甜问。

    “就他,他给很多网红ser拍过照。”

    “那估计行。”杨萱想了想说。

    “需要我去淘宝定做两个灯牌,到时候在那里摇吗?我听说刘泽言的粉丝特别疯狂。”

    “算了算了,全场就两个灯牌的话,太丢人了,”杨萱说着她自己笑了出来,“节目组估计也不准带的。”

    敲门声响了起来。

    姜游往外看了一眼,他看着唐不甜问:“管诺来报道了,要让他进来吗?”

    “让吧。”

    姜游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他走到院子里给管诺开了门,“早啊,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了。”管诺说。

    “那进来吧。”

    管诺跟着姜游走进了虫屋,他一下看到了穿着宽大睡袍的唐不甜。

    “你好点了吗?”他问。

    “不太好,”姜游坐下来继续吃早饭,“你和你妈说了吗?”

    “什么?”

    “灵药啊。”

    “还没有。”

    “那你来干嘛?”姜游质问。

    “我想来看看科长怎么样了,还有”

    “还有什么?”

    杨萱看到姜末喝完了牛奶,她说:“我带着你儿子在院子里走走。”

    “好的,姜末,跟着杨阿姨”

    “阿姨?”

    “难道你想叫我姜叔叔?”

    杨萱翻了个白眼。

    “注意表情控制!”

    姜末跳下了椅子。

    杨萱没有理会姜游,她牵着姜末的手,走出了虫屋。

    “说吧,还有什么?”

    “我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那只猫在梦里”他拉开了衣袖,他的手臂上带着十几道挠痕。

    唐不甜的眼神落在他的手臂上。

    姜游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你昨晚还做了什么?”

    “我算了一卦,算到一半,我就觉得心悸,接着我就睡着了”

    院子中,原本站在池塘边的姜末突然转过身看着院门外。

    云层笼住了太阳,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我带你去趟金光寺,让弘真法师给你念念经,然后呢,你就自己去打个狂犬病疫苗吧,”姜游摸了摸肚子,站了起来,他走到店门边,“姜末,走了,我们去公园玩,杨萱,我刚才在a上买了菜,一会儿送到了你做一下,中午我和我儿子来吃饭。”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