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8章 死过

作品:《虫屋

    姜末骑着海龟在海底横冲直撞的撒了会儿野。

    他要往更深的海域中去的时候,姜游阻止了他。他恋恋不舍的和海龟告了别,然后游到姜游身边。

    大海龟重获自由后,后肢蹬水,前肢快速的往外划,很快便消失在了大海深处。

    二十多分钟后,姜游和姜末到了沙滩上。

    姜游带着姜末去沙滩边的海鲜摊吃了一桌子的虾兵蟹将,补充完能量后,他们一人手里捧着一只椰子,一边喝,一边走到他们的阳伞下。

    姜游躺了下来。

    姜末抱着椰子在椅子上坐着。

    沙滩上许多人在玩埋人游戏。

    他听到了鼾声。

    他转身看了一眼姜游。

    林昱看到了段芮。

    他用他的眼睛看到了段芮。她穿着黑色的蕾丝泳衣,胸口大片白色在他的视线中晃过。

    他闻到了游泳池中消毒水的味道,抬头呼吸的时候,苦涩的池水被吞进了喉咙中。

    他在他的身体里。

    他试图去控制他的身体

    身体突然抽搐了起来,痛苦地弓了起来,向下沉去

    段芮抱住了他。

    昨天中午的时候,他们到达了酒店。看到泳池后,段芮表现的很兴奋,于是他们便决定现在泳池里泡一泡,段芮让他教她游泳

    段芮也是这样,抱住了他。

    紧紧地抱着他。

    最开始,他以为她是害怕,他看到了她的眼睛,他明白了,她想要他死。

    他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他开始挣扎,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力气可以这么大。

    水灌进他的鼻腔中。

    段芮抱着林昱在泳池中站了起来。

    水顺着头发向下流。

    “怎么了?”段芮问。

    他的嘴巴张开了。

    他闻到了一股腐烂的味道。

    他听到了他的声音,“身体,排斥。”

    段芮咬了一下嘴唇,“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林昱’没有说话。

    “我们先去。”段芮说。

    她扶着林昱走出了泳池,走到别墅中,她让‘林昱’坐在椅子上,她从浴室中拿出了两条浴巾,先把自己擦干,再把‘林昱’的身体擦干。

    接着,她关上了门窗,拉上了窗帘。

    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林昱再一次尝试去控制他的身体。

    失败。

    段芮拿着一个黑色的盒子走到他面前,她打开了盒子,用手指沾了沾里面的膏体,抹在了林昱的额头,太阳穴,咽喉还有肚脐眼上。

    膏体带着冲鼻的香味。

    做完这一切后,她把盒子放到一边,然后伸出了她的手,放在了他的头顶上。

    他又一次看到了她的眼睛。

    冷。

    有一股阴冷的能量从他的头顶进入他的身体中。

    再一次地坠入了黑暗中。

    段芮有些疑惑的放下了手,她说:“明天我们去雨林。”

    ‘林昱’看着她。

    “把这具身体留在这里,”她抱住了‘林昱’,“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活过来的。”

    姜游和姜末在靠近十点的时候到了酒店。

    姜游把背包扔在地上,背包缝隙里的一些沙子滚落在地毯上。

    两人冲了个澡,换上了睡袍。

    姜游注意到落地窗前的小茶几上,放着一个冰桶。

    于是他走到酒柜前,找出了两个酒杯和一瓶红酒。

    走到落地窗前,把红酒瓶放在冰桶里,然后坐下,看夜风吹皱了池水。

    十多分钟后,他把酒瓶拿了出来,倒了一杯后,他问:“你喝吗?”

    “牛奶啊,早餐时候再喝好了,来陪我坐会儿。”

    姜末坐到了他身边的椅子上。

    姜游把另一个酒杯倒上酒。

    把酒瓶放冰桶后,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你感觉到了吧?”

    姜末跪坐在椅子上,他看了看杯子中的红酒,伸手从冰桶中拿出了一块冰块,扔进了杯子中,他抬头看了姜游一眼后,又扔了五六块进去,酒液从溢了出来。

    姜游伸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后把两只杯子都放到了小茶几上。

    姜末又叠了一块冰块上去。

    “明天不出去了。”

    “大象,过几天吧,骑了海龟还不够啊。”姜游打了个哈欠,然后,他打了个响指。

    林昱感觉到他再一次飘了起来。

    飘出他的身体。

    飘出墙壁。

    飘到了姜游面前。

    姜游站了起来,他向前走了一步,“我得向你说一声对不起,说好带你去海滩的”

    “他们计划明天把我的身体丢掉。”林昱打断了姜游。

    “不是吧?”

    “我的身体在排斥他,”林昱的五官突然扭曲了一下,他跪了下来,“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向你要求什么”

    姜游向边上走了一步,然后他伸手,把林昱拉了起来。

    林昱感觉到他无法再跪下去。

    他看着姜游,他说:“我请求你帮助我,我有的,你都可以拿走。”

    “你是怎么认得她的?”姜游问。

    “她是我从竞争对手那里挖过来的销售,公司,我,轻氧茶你听说过吗?”

    “我知道你,挺厉害的。”

    林昱苦笑了一下,“原材料出问题后,只有她还站在我身边,一直陪着我。”

    “你们来泰国做什么?”

    “泰国一个饮料公司,想购买轻氧茶这个品牌的注册商标,我现在只剩这个可以卖了。她帮我联系的。”

    “你已经死了,或者说,死过。”姜游走到酒柜前,他又拿了一个杯子走了来。

    深红色的酒液顺着杯壁滑下。

    姜游把杯子递到了林昱面前。

    林昱迟疑了一下,他伸手,他看到他的手腕上缠绕着一条透明的丝线。

    他触摸到了杯子。

    接过,握紧。

    他喝了一口。

    “人死亡的一瞬间,大脑就向全身的细胞下达了最后的指令,灵魂和肉体解锁,剥离,之后就算有别的什么东西占据了你的身体,这个指令带来的后遗症是无法逆转的,”姜游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很难逆转。”

    姜末把一块冰块放在手心里,握紧,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林昱看着姜游。

    姜游拿起他的杯子,喝了一口,“我要说了,你那个轻氧茶,定价五块八也太贵了。”

    “是有点贵。”

    姜游举起酒杯,他们碰了一下。

    各自喝了一口。

    “所以呢,要么用一些方法把你的身体炼成奇奇怪怪的样子,要么就将就用着,用的彻底坏了就再换一个,”姜游看着林昱的肌肉线条,“你女朋友估计业务不熟,时间卡的不好,加上你灵魂还在但就算你夺了你的身体的控制权,估计也活不了多久。”

    “我能活多久?”林昱问。

    “乐观一点的话,一两年吧。”

    “不乐观呢?”

    “三个月。”

    “够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