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9章 立场

作品:《虫屋

    紧接着,林昱问:“现在该怎么做?”

    “你还听到了什么?”姜游问。

    林昱忆了一下,“段芮说,昨天吃晚饭的时候是正常的。”

    “我昨晚看到你了,要换我,我醒来肯定不吃什么泰国菜,我就要一碗雪菜肉丝面,再要一个狮子头,肥瘦相间,有一点点马蹄末,用鸡汤做汤底煮出来的”姜游看着林昱,“你有两个选择。”

    “是什么?”

    这时姜末拿着冰桶站了起来。

    姜游和林昱看着他走出去,走到泳池边,蹲下。

    姜游坐了下来,把酒杯放在茶几上,然后他用手指指了指另一只椅子,“坐下聊吧。”

    林昱坐了下来。

    落地窗外,姜末把一块块冰块扔进游泳池里。

    “我儿子很乖吧?”

    林昱看了姜游一眼,他没有说话。

    “他们明天去哪?”

    “雨林,”林昱停顿了一下,他说:“她以前说过,想骑着大象在雨林漫步。”

    “真是浪漫,要把你身体丢掉,不管你身体里是什么东西,它得先脱离你的身体是吧?等它离开了,身体的控制权就到你手里了,你只要想办法活下来就行了。”

    “另一个选项呢?”林昱问。

    “吃掉它,拿你的身体。”

    “区别在哪里?”

    “等它主动离开的话,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二次伤害。”

    “怎么吃?”

    “我也不大清楚。”

    泳池边的姜末转头看了姜游一眼。

    林昱看到姜游笑了一下。

    他说:“我帮不了你太多。”

    “我明白,你没有义务去帮一个陌生人。”

    “不是义务,是立场,”姜游拿起酒杯,他喝了一口,“我只能告诉你一些常识。”

    “请说。”

    “你的身体,肉体和灵魂一起,从一个婴儿长到这么大,”姜游的视线在林昱的手臂肌肉上停留了一瞬,“那里是你的主场,你的身体就是你最好的武器。”

    “我不明白,不需要学一些灵魂的战斗方法吗?”

    “一天内我也没办法把你从普通人灌顶成为元婴老怪是吧?”

    林昱的表情更茫然了一些。

    “平时不看网文对吧?”

    “不看,我只看一些财经文章。”

    “你这个资质要入门,起码得三十年,我把明信片给了你,它能够给你的灵魂一些保护,”姜游对着林昱挥了挥手,“去吧,去战斗吧。”

    林昱还想追问的时候,他手腕上的透明细丝松开了。

    手中的杯子穿过他的拇指,膝盖,将要落在地上的时候,他看到姜游弯下了腰,伸手握住了杯子。

    一滴酒都没有洒出去。

    他听到姜游的声音:“去吧。”

    林昱张了张口,却只觉得一阵昏昏沉沉,身体飘出了房间。

    姜游打了个哈欠。

    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起,唐不甜给他发来了微信。

    唐不甜:招才在店里吗?

    姜游:我把它寄养在宠物店里了,怎么了?

    等了一会儿后,没有收到复,姜游把手机放到茶几上。

    此时,姜末拿着冰桶跨进了屋子中。

    姜游伸手从桶里拿出红酒瓶,他摇晃了一下,“喝了不少嘛。”

    姜末把冰桶放在地上。

    他看着姜游。

    “说话。”姜游说。

    “大象。”

    “你挺喜欢他的?肌肉男?”姜游把姜末抱了起来,让他坐在他的腿上,“我还以为你比较喜欢金色头发的。”

    姜末转头看着姜游。

    “金发碧眼大胸一看就奶水足的那种,不是吗?”

    姜末眼中的红点闪烁了一下。

    姜游拿起手机,他把姜末抱了起来,“行啦,别那么容易动气,不早了,睡觉了,睡醒了还是白天我们就去看大象。”

    唐不甜放下了手机,她看着坐在餐桌对面钟言说:“招才在宠物店。”

    “这样啊,”钟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很久没见它,原本以为这次下山能看到它,不知道它是不是又胖了。”

    唐不甜没有接话。

    钟言看着她。

    她穿着宽松的白色毛衣,头发扎了起来,像一个小女孩。

    “没有别的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清冷的声音在钟言耳边响起。

    他一下子清醒了起来,他说:“我听说你受伤了,我带了一些东西给你。”

    说着,他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木盒,他把盒子放在桌上,然后推到唐不甜面前。

    “你现在怎么样了?”

    “打一次,你就知道了。”

    钟言再次尴尬地笑了一下,“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唐不甜依然没有接话。

    “前几天我去了你的山头,让人清理了一下杂草,”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我原本以为你下山后会理解我,山上需要改变了,只依靠力量”

    “不理解,不想理解,”唐不甜拿起盒子站了起来,她打断了钟言,“你可以走了,我要修炼了。”

    “这些事很复杂。”

    “比傅里叶变换复杂吗?”

    “什么?”钟言一愣。

    “如果山上需要改变,说明山上不够强。强的人,制定规则,弱的人,顺从规则。我现在很弱,我会变强的。”

    钟言看到竖在墙边的木刀刀身轻轻颤抖着,发出轻鸣声,接着,它弹起,飞到了钟言面前,刀尖指着他的胸口。

    他看着唐不甜,她一只手下垂着,一只手拿着木盒。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问。

    “我比你强,”唐不甜说:“还有两年半,我到山上后,我会挑战你。”

    “这不能改变什么。”

    “请你好好修炼。”

    钟言离开后,唐不甜拿起手机复了姜游。

    唐不甜:招才不用寄养。

    窝进被子里刷手机的姜游把小说界面切到微信界面。

    姜游:我怕我不在的时候,它把我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啃了,它报复心可重了。

    唐不甜:山上的人来了。

    姜游:带了多少慰问品?有年货特产吗?

    唐不甜打开了盒子,两管绿色的试剂躺在里面。

    唐不甜:两支疗伤药。

    姜游:你等我给你带特产来,这里的水果可甜了,就是没法带。你喜欢吃海苔么?椰子糖喜欢吗?我多拿点零食给你?

    唐不甜:好。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