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2章 唱歌

作品:《虫屋

    白茫的雾气遮蔽了一切。

    唐不甜向远处望去,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一些黑点,像是蝌蚪一般不断地闪现又再消失。

    空气冷而干燥。

    姜游的手不轻不重地抓在她的左手手腕上带着她在浓雾中行走着。

    她转过头去看姜游。

    下巴连到脖子的线条很圆润。

    “看我做什么?”姜游问。

    镜片后的眼睛看上去有些小,眼神带着温和的笑意。

    “我在想你说的话。”

    “午饭吃什么吗?”

    “我们生活在规则之中。”

    “我说过吗?”

    “说过。”唐不甜很肯定。

    “肚子饿了要吃饭,吃多了会长肉,血脂血压血糖会升高,都是规则嘛。”姜游摸了一下他的肚子,手掌在羽绒服上摩擦出短而刺耳的声音。

    “拿走灵魂拿走运数寿命,能变强,这也是规则。”

    “差不多吧,你看以前神魔时代,一个大妖饿了一张口一顿就是几百几千条人命,也没见它们变的多强嘛,现在人时代可不得了,一个邪神,它的信徒能给它定期献上个几十几百的血肉,就敢谋夺神格了。”

    “你在说镜湖会?”

    “我就吐槽一下。吃多了,变强了,变强了,头秃被收割了,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吧,总有一些头铁的,把这当做机会。”

    “什么机会?”

    “重神魔时代之类的吧,也挺正常,现在不也有各种想开历史倒车的国学班女德班。”

    他听到了轻鸣声。

    他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唐不甜向前举起了木刀。

    暗光从刀身上掠过,再向四周震荡而出,雾气一层一层的破开。

    “顿悟了?”

    “我悟性好。”唐不甜再一次向远处看去。

    银杏树下,坐着一个男人。

    暴雨倾盆而下。

    脸上都是水,模糊了视线。

    他抹了把脸,在红灯变成绿灯的那一瞬,他启动的电瓶车向前冲了出去。

    余光看到一辆正要左拐的汽车。

    雨声,车声,行人声在一瞬间静止了。

    擦过。

    积水飞溅而出,打湿了他的鞋子和裤子。

    世界再一次喧嚣了起来。

    穿过红灯后,他停了下来,深呼吸了几下后,他拿出了手机,这一单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他点开微信。

    宝宝:暴雨天注意安全。

    他笑了一下,地面上的积水反射着灯光,映照在他的瞳孔中。

    把手机放口袋中,再一次冲进了暴雨之中。

    柴鸥:宝宝来的票买了吗?几点,我去接你。

    宝宝:我妈安排我初五去相亲,我初六来。

    柴鸥:

    柴鸥:你没有和你家里说你有男朋友了吗?

    宝宝:没说,我邻居家的姐姐也在唐江,她今年把男朋友带来了,他男朋友好大方,我家都拿到了一盒巧克力,一箱子海货

    他放下了手机。

    老家的房子是危房,必须要翻建,借了五万块打去,肯定还不够,爸妈身体不好,妹妹下学期的学费生活费

    柴鸥:分手吧。

    宝宝:你在要挟我?

    柴鸥:不是,我配不上你。

    宝宝:我就是怕你多心,我才和你说明白我初五去相亲,要初六来。我妈叫我吃饭了,你不要再发信息过来了,你有空就多看看书,明年换个工作,这样我带出去也能告诉别人你做什么的

    一片银杏叶落下,落在他的手上。

    路灯的光闪烁了一下,接着熄灭。

    交给我,我来帮你。

    羽毛一般柔软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着。

    你是谁?

    我是神。

    温暖。

    他被一片柔软紧紧地包裹住了。

    放松,把你自己交给我,全部交给我,你就可以忘记一切

    淡金色的光芒中。

    宝宝搂着他的手臂,“爸,妈,这是我那朋友”

    不!

    不要!

    他不要!

    这不是他要的!

    周围的风景旋转着。

    管诺指着方向,吴雨岚开路,他们不断地接近着小世界的中心。

    突然管诺停了下来,他拉起了袖子,小手臂上有几道粉红色的抓痕。

    吴雨岚上前一步,她问:“这是怎么事?”

    “上次从这里出来后,突然有的,姜哥带我去金光寺,让弘真法师给我念经却邪,就消失了。我还去打了狂犬病疫苗。”管诺感觉到四周的雾气变得浓郁了起来,接着,他仿佛又置身于那间教室之中,看到了那个在本上写着算着什么的男孩。

    “不要去想。”

    他听到了吴雨岚的声音。

    一股大力把他拉扯了出来。

    “我们已经到了。不要陷入幻境。”

    管诺向前看去。

    迷雾中,一个男人坐在银杏树下的长椅上,低着头,手机落在他的脚边,屏幕碎了。

    “他就是柴鸥?”管诺认了出来。

    吴雨岚点了点头,“已经这么多天过去了,他很顽强,给了我们找到这个空间的时间。”

    “我们怎么把他救出来?”管诺问。

    “这类型的小世界中,都会有一个灵的存在,它要为这个世界寻找能源,补充它的消耗。”

    “那只黑猫吗?”

    吴雨岚想到了从黑猫身体中逃出的黑影,她说:“那只黑猫原本已经被我们消灭了,现在这个世界”她的世界落到了柴鸥身上,“不管它是什么,现在它在柴鸥的身体里,在诱惑他”

    “怎么把它逼出来?”

    “没有办法,你看他的身体,他已经被吞噬的差不多了。”

    柴鸥向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

    管诺看到了他的脸,他的眼睛,变成了蓝色。

    吴雨岚向前走去。

    “等等,吴姨,科长和姜哥还没来,说不定他们能”

    “没有时间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管诺推到了一边。

    他跌到了地上,看着吴雨岚向前走着。

    “它彻底的吞噬了他后,这个世界会把我们弹出,接着它就会逃走,想要再找到它”

    “吴姨,还有别的方法的”

    柴鸥站了起来。

    他似乎不习惯这具身体,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几步。

    表情突然扭曲了一下。

    接着,吴雨岚看到了一把木刀横劈开了银杏树,然后刀尖插入了柴鸥的脚边。

    一个微胖的男人从雾气中走出,他走到柴鸥身边,“我每次都给五星好评的,我上次听弘真法师念普庵咒觉得挺好听的,跟唱歌似的,我也给你念念吧。”

    说着,姜游开始断断续续的,五音不全,七颠八倒地念了起来。

    木刀颤抖了三下,飞唐不甜的手中。

    极淡的黑色的影子,缓慢地从柴鸥的身体中剥离了出来。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