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6章 谈心

作品:《虫屋

    弘真法师带着唐不甜一行走进佛塔,走到大殿之后,走到了地宫的入口处。

    姜游把姜末抱下手推车后,他把推车折叠了一下,靠墙放好后他抬头,看到弘真法师又在看姜末。

    他走了两步把姜末抱了起来,“我就这么个儿子,要传宗接代的,不会出家的。”

    弘真法师没有接话,他走进了入口。

    唐不甜和管诺跟了进去。

    姜游抱着姜末走在最后。

    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两边的墙是用石块垒起来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墙上的壁灯亮着。

    地面很光滑,微微向下倾斜。

    拐过了几个弯后,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条石路,在路的另一边,竖着两块石碑,石碑后面,是一道石门。

    弘真法师快步向前走着,灰色的僧衣衣角随着他的步子飘动着。

    走过石路后,姜游走到石碑面前,他辨认着上面的字,是草书,龙飞凤舞的很有气势。“科长,”他抬头看着站在石门前的唐不甜,“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闻言,唐不甜走了过来,她看了一眼后说:“58个妖魔的名字,”她走到了另一块石碑前,“这一块记录了地宫建造的人和时间,建造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以及他们克服的方法,以及,谛空法师”

    弘真法师把石门打开后,他转身走到了唐不甜身边,“金光寺的第一任方丈谛空法师,他圆寂后舍利子藏于地宫中,用于镇压妖魔。”

    “舍利子呢?”唐不甜问。

    “安在。”

    弘真法师对着唐不甜坐了一个手势后,他快步向前穿过了石门。

    石门后是一个大约七八十平米的一间石室。石室的中间矗立着一尊释迦摩尼佛像。佛像四周是一些由锁链链接起来的细石柱。

    唐不甜感觉到口袋中的灵力记录仪震动了一下,她拿了出来,看着上面的数值。

    弘真法师走到其中一根断裂成两半的石柱面前,他说:“就是这里,封印被破坏了。”

    一截锁链落在地上。

    唐不甜把记录仪的屏幕对着弘真法师。

    “三天前,特科处理了一起失踪案,受害者被带进了一个小世界,我记下了那个世界之灵的灵力波动,和这里残留的灵力波动相比,波段的特征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逃走的那只妖魔,它的名字是殷不依,它是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的妖,”弘真法师转头向唐不甜看去,“请问那只妖现在何处?”

    “打散了。”

    弘真法师看着唐不甜认真的表情,他垂下眼睛,“何处来,何处去,也好。”

    他的余光看到,不知何时姜游单手抱着姜末走到了他身边,弯腰,似乎要去捡那段锁链,他说:“姜施主”

    锁链被捡了起来。

    弘真法师咽下了没有说出口的话,他向前跨了一步,走到了佛像的正前方,白玉做的拜垫从中间向两边打开,一个一米多宽的正方形的入口露了出来。

    姜游揉了一下鼻子。

    “下面便是,关押那些妖魔的地方,”弘真法师停顿了一下,“下面没有通风系统和照明系统了。”

    “那我和管诺就在这里等你们吧。”姜游说。

    弘真法师点了点头。

    他稍稍往边上走了一步,唐不甜跨过了一道道锁链走了过去。

    两人走进了入口中。

    唐不甜闻到了一些腥味。

    眼睛逐渐熟悉了环境。这一层挖的很深,很高,她看到了一只只巨大的笼子,里面全部都空了。

    她一个个看过去,走到了最深处,弘真法师停下了脚步,“我每日在念佛堂里诵经,从未感应到不对劲。。”

    “你带庄泽坤来过这里吗?”唐不甜问。

    “来过,”弘真法师转身看着唐不甜,“庄泽坤十多年前离开特科,小僧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再次插手唐江市特科的事。”

    唐不甜抿着嘴。

    “如果唐姑娘不方便说”

    “金光寺的立场是什么?”唐不甜问。

    弘真法师垂下眼睛,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说:“这些妖魔是从金光寺逃走的,金光寺难逃其咎,追查中,若有用得上小僧的地方,请唐姑娘尽管吩咐,”他停顿了一下,“佛门是清静之地,金光寺不希望搅入庄先生的私人恩怨中。”

    “我知道了。”

    唐不甜和弘真法师进去后白玉拜垫再一次合拢了。

    姜游抬头看着佛像,“这下面挺大的,我在文化街上住了五六年了,完全不知道金光寺下面是这样的。”

    “我也不知道。”

    “觉得这里开发成个景点挺好的,反正妖魔都不在了嘛,空着也是空着,编个历史故事,修葺一下,四周多放几尊佛像,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

    “我最近老想着赚钱的事,你妈现在在唐江吗?”

    “在的,怎么了?”

    “你爸的事,你问清楚了吗?”姜游很关心地看着管诺。

    “差不多知道了,是镜湖会。”

    “这次抓到的那个黄娟,是黄鹄的妹妹,你知道吧?”

    管诺有些茫然地看着姜游。

    “黄鹄他是镜湖会的核心了,我忘了你是实习生,看不到我当时上传的执法记录视频,他们也没和你说啊?”

    “没有,这个黄娟怎么了?”

    “她知道很多镜湖会的机密,也许还知道”

    “她知道谁动手杀死了我父亲的?”

    “也许吧,我就猜一猜,”姜游摸了摸姜末的朝天辫,“你开学了,别忘了周末给我来带儿子啊,那个篮球班。”

    “好,好的。”

    白玉拜垫再一次打开了。

    唐不甜和弘真法师走了出来。

    他们顺着来时的路,走出了地宫,这一路,管诺异常地沉默。

    走出佛塔的时候,弘真法师再次向唐不甜行礼,他说:“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唐姑娘。”

    唐不甜点了点头。

    管诺突然说:“我有点事,我先去了。”

    姜游把姜末放手推车里。

    “你和他说了什么?”

    姜游看着管诺不断变小的背影,“就随便聊了聊,你在下面看到什么了?”

    “你最近很主动。”

    姜游推着姜末往前走,“要给我加工资了吗?”

    “为什么?”

    “管诺给我算过一卦,我要找的东西在北方,一口井附近,我现在有点想去找到那口井了,”姜游低头看着姜末,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你好好想想,那天你吃那只明神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唐不甜看到姜末翻了个白眼。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