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3章 蜂蜜

作品:《虫屋

    “什么误区?”唐不甜问。

    “类似于嘴上说减肥,大脑不会下令脂肪自燃之类的”姜游一边用手机叫车,一边说:“我现在是你的人,是吧领导?”

    “说人话。”

    “外面估计有些变化,我混进体制里,得好好干活,免得被清理出去。”姜游转过身。

    唐不甜抬头看他。

    风将碎发吹在她的脸颊上。

    “再过几天,我院子里的花就会开的很好了。惊蛰那天你有空吗,我想请你来赏个花,我看看那时适合喝什么茶,我去弄一点,再配点点心。”

    “好。”

    “那我走了。”

    看守所里,苏望舒三人重新看了一遍姜游审问黄娟的录像。

    看完后,他们都沉默了。

    半响,吴雨岚开口说:“我们小看了他。”

    “如果我们不知道,老大来了”朱文没有说下去。

    “老大对黄鹄黄娟这对兄妹,他很愧疚。”苏望舒说。

    他停顿了一下,“以前老大和我们说过,如果以后尽量给他们一条生路。”

    “所以,老大和黄娟见面的时候”吴雨岚猜测着,“为了让她开口,老大很可能会同意她的一些要求,从而踏入陷阱之中。”

    “我担心老大的身份暴露了。”苏望舒的语气变重了。

    吴雨岚和朱文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要立刻想办法联系上老大。”朱文说。

    “不能!”苏望舒喊住了已经站了起来,正要往外跑的朱文。

    “我们现在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的表情和声音都慎重而严肃,“等老大来了,我们可以反过来把他们”

    苏望书双手握拳,他的语气中压着一丝兴奋,“这是我们十几年里,最好的一次机会,一个突破口,他们想要杀死老大,在唐江肯定有很多布置”

    他的表情突然凝住了。

    “怎么了?”吴雨岚连忙问。

    “现在唐江就我们三个,还有清彤,现在没有办法调派更多的人过来,不能让他们察觉到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阴谋。”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苏望舒三人一齐向门的方向看去。

    唐不甜淡漠地站在那里。

    姜游到文化街后,去隔壁小方斋吃了碗黄鱼馄饨。

    还没到饭点,店里只有他一个客人。

    快吃完的时候,尹杰端了一碗米饭,一碗锅肉走到他桌前坐下。

    尹杰看着姜游的眼神,“要不要给你盛碗饭?”

    “不了不了,我已经饱了。”姜游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尹杰夹了一块油汪汪的肥瘦兼半的肉片,就着米饭吃了下去。

    “你是准备开业了?”尹杰问。

    “是啊,我有个朋友,专门做推广那一块的,前阵子遇上了,我就问了问他的意见,”姜游很自然的伸筷子夹了一块肉,“他说我们之前的想法,短时间也许每月能多赚个几千,但对小方斋这个牌子有损害的。”

    尹杰想了一下,“这个我也是想过的,现在各种成本都上去,我价格却上不去。那些网红店吧,文化街上人流量就那么点,一个人一天只能吃三顿饭”

    姜游捞了根青蒜,“是的是的。”

    “他们去了别的地方吃饭,就不会来我这了,”尹杰抬头看着姜游,“是这个道理吧?”

    “对的对的。”姜游咽下了青蒜。

    “而且啊,那些店吸引到的都是小年轻,敢花钱,不像我这里,周末节假日还好,工作日全都是住附近的老头老太过来吃饭,多赚他们一块钱都难。”

    “我也是小年轻。”

    “你说这个,我就要说你了。去年你开了几个月的店?”

    “好几个月吧?”姜游很坦然地答。

    “只看到你一直在修院子,弄的是好看,跟个花园一样”

    “就是不赚钱。”姜游自己说出了结论。

    “你也知道啊?”

    “去年运气不太好,我也就不想折腾了,今年是准备好好做的,给我儿子多攒点家底,第二次装修的时候,我是专门找人看了风水的,风水先生说,我要等春天了,买棵发财树,放在店门前,所以我才拖到现在。”

    老尹叹了口气,“我也是愁,又不敢乱来,去年彬雅轩,老郭,花了多大的劲宣传,请了那个什么女团的人去住,开直播,年前遇到他,我就问他效果好不好,结果他和我说,去年一年,等于白干。”

    “不会吧,这么惨?彬雅轩不是上了那个唐江什么榜前几么?”

    “那个榜要交钱的。”

    “这样啊?”

    “他和我一笔一笔的算了,开始的时候呢,去住的人是多了不少,但慢慢的就下降了,可他现在成本不一样了,只好继续活动,继续推广,但是呢,钱投的越来越多,效果是越来越差,他说他觉得自己是被绑架了,赚钱的结果是那些做推广的。”

    尹杰放下了筷子,“你那个朋友,他也是这样赚钱的吧?”

    “差不多吧。”

    “他靠谱不?我吧,也不是完全否定推广,我就想找个内行的,听一点真话,而不是说的天花乱坠的,最后就两个字,给钱。”

    “他挺有想法的,”姜游想了想,“这样吧,下次我把你们约一起,吃个饭。”

    “行,你还要吃点啥不?”

    “给我打包一份葱油饼吧,我带去给我儿子吃。”

    去后,姜游先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他推开侧卧的门,发现姜末不在房间里后,他下楼热了杯牛奶,加了小半杯蜂蜜,再把有些软了的葱油饼热了热。

    坐在长椅前,一口牛奶一口葱油饼吃的正高兴的时候,他感觉到后背有些凉,抬头一看,姜末站楼梯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你来啦,”姜游站了起来,“外面冷不冷?我给你热杯牛奶,要加蜂蜜吗?”

    两分多钟后,姜游把牛奶端了出来。

    姜末已经在椅子上坐好了。

    “我明天去吴徐,你想在家呆着,还是和我去玩?或者去楠姐那?”

    姜末盯着杯子中的牛奶。

    白色的液体慢慢变少。

    “那你就在家看家吧。”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