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9章 坑人

作品:《虫屋

    唐不甜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姜游听到她说:“孙宇在给招才减肥。”

    “怎么减的?”姜游饶有兴致地问。

    “一天三顿改两顿,中午傍晚各溜一次。”

    “招才是太重了,上把它扔出去,我差点扭到手腕,”姜游揉着手腕走罗汉床上坐下,“过来多陪我儿子玩玩,就能瘦下来了,这工作算是谈完了吧领导?”

    “我觉得很烦。”唐不甜眼中闪过一抹情绪。

    “我也觉得烦。”姜游很认同。

    “没完没了的。”

    “就是。”

    “两年里能解决的了吗?”

    “可能性不大吧,我没见胡爷,他的手下,年轻一代的黄鹄和罗成圆都不错。”

    唐不甜把杯中半冷的茶水一口喝掉,“是不是解决了胡跃峰,这件事就能彻底结束?”

    “你不会是想提着刀去燕京砍人吧?”

    唐不甜看姜游。

    “让我砍?我刚才都给你交底了,我是文职,坐办公室的,”姜游摸了一下他的肚子,“我这样的,像是能打打杀杀的么?我跑个两百米就喘的不行了,干这种大事的,得那种浑身腱子肉,龙卷风里徒手爬摩天大楼都不虚的。”

    唐不甜的视线落在站在池塘边的姜末身上。

    “雇佣童工是违法的。”

    姜末似乎察觉到了唐不甜的视线,他转过身,一步一晃的向他们走来。

    “碎片空间,我切断的是规则,确切的说,它依附于规则内的连接点。”

    “很厉害。”

    “厉害的是这把木刀,”唐不甜的手握紧了木刀,“明神,其他虚无的存在,都能被它切断和生者世界的联系。它能杀死神,我下山的原因。”

    花房的门自动开了。

    他走了进来,走到姜游脚边。姜游一把把他抱了起来,顺手把最后一块小方糕喂进了他嘴里,“你看他路都走不稳呢。”

    “可我看不到连接点。”

    姜游推了下眼镜,“不是睁眼一看就能”

    “山上镇压的妖魔。”唐不甜开出了条件。

    姜末扭头看着她。皮卡丘造型的睡帽掉了下来。

    “你能做主?”姜游问。

    “两三只。”

    姜游摸了摸姜末的头发,“也就是个零嘴。”

    “也是你的麻烦,”唐不甜陈述着事实,“你是特科的一员,这件事不解决,你也有的烦。”

    姜游叹了口气,“这个是的,镜湖会这个破组织,已经让我少睡了好几个懒觉了,生死大仇。”

    他的身体往唐不甜的位置探了探,他笑眯眯的看着唐不甜,“要不这样,让管诺顶上?”

    “管诺?”

    “他要报杀父之仇,肯定不嫌烦的,他又年轻,行动力也强”

    “他太弱。”

    “不弱了。”

    姜末转了个身,从姜游腿上跳下。

    “你看,庄泽坤现在和山上的关系不错是吧?”姜游循循善诱着。

    唐不甜点了点头。

    “江湖各派道家佛门山上,这些势力里面,没人能打的过胡跃峰?”

    “不可能。”唐不甜下意识地答。

    “就是嘛,所谓的明神也好,他有别的依仗也好,真想干死他,多花点代价就是了,政府里肯定早就研发出灵力核弹火箭筒之类的了,嘭的一下往他住的地方一砸,干净利落”

    “会死很多人,会引起恐慌。”

    “所以和平分割镜湖会,难度很大。”姜游说出了结论。

    唐不甜咬了一下嘴唇,她说:“好烦。”

    “管诺他出了篓子惹了事,庄泽坤会想办法帮他协调补漏的。他既然心心念念想让管诺接班,我们就推一把呗,早点解决这个事,不耽误你山上,我呢也好安安心心的卖我的明信片”

    “所以你之前忽悠他去见黄娟?”

    姜游笑的很和善。

    他说:“隔壁老尹家,最近在推个新品,春笋排骨汤面,听上去挺好吃的,要不要去尝尝看?”

    “好。”

    “生抽你去吗?”姜游问。

    姜末过头,把手里折的花往姜游身上扔去。姜游伸手捞住,在手中揉成了一团。

    管诺走进了办公室。

    苏望舒三人围坐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看到管诺进来,苏望舒问:“你怎么来了?下午没课吗?”

    “苏叔,朱叔,吴姨,”管诺拿下背包放在桌上,“下午形策课,老师不太点名,”他停顿了一下,“最近,最近黄娟有说别的吗?”

    吴雨岚答了他,她说:“没有,姜游和她聊过后,她的情绪,她的身体状态一直不太好。”

    “这样”

    孙宇抱着招才从小会议室里走出来。

    管诺朝他身后望了望。

    孙宇说:“科长说他有事不过来。”

    “姜哥呢?”管诺问。

    “姜哥好久没来了,”孙宇顺手关上了小会议的门,“他的店要开始营业了吧,估计最近特别忙。”

    “你庄叔后天就唐江了。”吴雨岚说。

    管诺向她看去。

    吴雨岚站了起来,她走到管诺身边,抬头看着他,“你想知道的,老大一定都能帮你问出来的。”

    春笋很脆,很嫩,一点涩味都没有。

    唐不甜咬了快春笋,吃了口面。

    尹杰走到他们桌边,他问姜游:“这个面吃起来还可以吧?”

    姜游吐出一块骨头,“相当可以,就是价格。”

    “材料贵,都是肋排,我原本想着你那开始营业了,放你那卖的,”尹杰看了唐不甜一眼,“你们吃着,我去外面买个烟,有人进来了你让他等一等。”

    “你放心,去吧。”姜游说。

    面条在汤汁里泡的很软,却并有涨开。

    “不做餐饮了?”

    姜游抬起头,他拿下眼镜,抽出一张纸巾一边擦着镜片上的雾气一边说:“做的,我去年好不容易把证跑下来”

    唐不甜看着他。

    “地点算出来了吗?”姜游问。

    “管清彤算了几次,结果很模糊,我会一直跟着庄泽坤。”

    “让她来我这里算吧,顺便喝点可乐,我切两块柠檬放里面,你觉得怎么定价比较好?”姜游一边继续低头吃面,一边说:“或者,要担心保密问题,可以租我这里的场地开会嘛,都是同事,我给你们打个折好了。”

    “你想做什么?”唐不甜语气中带着怀疑。

    “赚钱。养儿子。”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