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6章 作画

作品:《虫屋

    箬兰的脸一下涨的通红。

    男人张口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她拦住了他,她说:“别说了。”

    然后她拿出手机,把尾款转给了陈楠。

    “那这些画册呢?”陈楠向她确认。

    箬兰犹豫了一下,然后她说:“到付吧,”她低头在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说:“地址发给你了。”

    陈楠点了收钱。

    箬兰和那男人就沉默着拉着行李箱走了。

    走出店门的时候,他们碰上了买奶茶回来的姜游。

    “诶?走了啊?”姜游问。

    “对,赶飞机。”箬兰拉着那男人的手匆匆地走开了。

    姜游看着他们的背影。

    他们走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似乎起了一些争执,箬兰后退了一小步,差点踩到了自己的裙摆,站稳后,她对着男人吼了一句,接着便拉起了行李箱快步地往前走。

    男人停了几秒后,立刻地追了上去。

    看到他们消失在街角后,姜游转过身,走进了书店里,他从袋子里把奶茶拿出来,递到陈楠林昱小刘三人手里,“我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好出去,他们吵架了吗?”

    “她们想拿画册抵尾款,我没同意。”陈楠回答了他。

    “那后来付钱了吗?”

    “付了。”

    姜游把习惯C进奶茶盖子里,他喝了一口奶盖西瓜,“付了就好。”

    “可能是那个男人的主意,之前限购,也是他提出来的,”小刘补充着情况,她说:“我原本是和箬兰太太直接联系的,不知道这个男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男朋友吧?”林昱猜测说。

    “真是一朵鲜花C在牛粪上了,之前箬兰太太画签绘,他还嫌画的太复杂了呢,”小刘吐槽着,“他还好意思说是送人情给我们,”她看着姜游,“还是箬兰太太拉住了他,把钱付了的,真是的,心疼钱,就不要搞限购啊。”

    姜游看着剩下的画册,他问:“那这些怎么办?”

    “寄过去,寄到付,还好今天你们过来,不然就我和小刘的话,说不清了。”陈楠喝了一口冰沙后,她把杯子放到一边,开始整理画册和周边。

    姜游和林昱见状,帮着把桌椅都搬回原来的位置。

    四个人忙活了好一阵后,书店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和宁静。林昱率先告辞了,姜游从书架里找到本《红拂夜奔》,他半躺在沙发里,喝着冰沙,看着书,渐渐地睡了过去。睡到傍晚,陈楠叫醒了他,他们一起回了虫屋。

    姜末坐在秋千上,嘴里咬着片樟树叶子。

    他身后,石榴花开了,绽放在金粉色的落日余晖中。

    ……

    第二天,姜游睡过了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阳光正盛,一看就很热。于是他开了空调,叫了外卖,找了部剧开始看,谁知一看就停不下来了,没日没夜地追到了最新的集,又大睡了十八个小时。

    他摸了摸肚子上的R,感觉又厚了点,于是他决定结束假期,先去趟单位,明天就开始正常作息,运动还有开店。

    他先去了单位。

    推开办公室的门。

    听到动静,孙宇从小会议室的门里走了出来,“姜哥,你来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姜游问。

    “周日到的。”

    “我原本想周一过来的。”

    姜游走进会议室里,看到招才窝在吊床上,看上去挺惬意的。他刚走到吊床前,招才就窜了下去,姜游早有防备,伸手一探,抓住了它的后劲,把它拎了起来。

    他看着招才的脸,“好久不见了,想我了吧?”

    招才努力的扭头。

    姜游说:“我儿子也想你了。”

    “喵!”

    姜游抱着招才走了回去,在他的电脑椅上坐下,“你走的时候,楚城那边有和你说什么吗?”

    “老常单独请我吃了顿饭,问了我一些唐江特科的事,他问的挺有分寸的,不好提的都没提。”

    “他人还不错。”

    “对了,姜哥……”

    “怎么了?”

    “科长有和你讲她什么时候回啦吗?”

    “三五天吧,”姜游摸着招才后背上的毛,“也说不准的,山中无日月嘛。”

    “我们的新办公室开始装修了,下个月估计就能搬进去了。”

    “在几楼啊?”姜游问。

    “顶楼,就顶楼还有空了。”

    “顶楼视野好,我想让招才在我那住一阵子,帮我带点客流进来。”

    “行啊。”孙宇同意了。

    和孙宇聊了会儿天,听孙宇讲了局里最近发生的事还有一些八卦后,姜游便带着招才离开了。到了文化街后,他先在附近找了家卖美术用品的店,买了画笔,画框,油画布,大管的颜料。然后他一手拎着猫包,一手夹着画框,同时还提着装画具的大塑料袋。

    负重走了大约一公里的路后,他气喘吁吁满身是汗的回到了店里。

    他把东西放到地上,先打开了猫包,放招才出来,再喘了会儿气,然后把画框摆好,蒙上画布,做完这一切后,他扶着腰,仰头对着姜末的房间方向吼,“姜末,下来,你该画画了。”

    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动静。

    姜游蹬蹬蹬地跑进了店里。

    招才看了看四周,它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接着它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它窜到了花坛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了下来。

    不多时,姜游抱着姜末下来了,走过长桌的时候,他空着的左手,还拎了把椅子。他走到画框前,放下椅子,再把姜末放到椅子上,调整了一下画框的高度后,他把笔和一支颜料塞进了姜末手里,“我打听过了,你只要用颜料往上面挤就行了,比水彩笔涂起来快,马上就六一了,不能再荒废下去了。”

    姜末看了看姜游,又看了看手中的颜料。

    盖子旋开了,落到地上。

    姜游脸上刚露出欣慰之色,他就看到姜末的手把颜料一挤,蓝色的颜料瞬间地喷到了他脸上。

    姜游抹了把脸,看到姜末想要逃,他一把抓住了他,然后把沾了颜料的手往姜末的脸上怼去,揉了好几下,放开后,他欣赏了一会儿姜末的脸,“我觉得我也挺有艺术天赋的。”

    姜末一脚踢在了姜游肚子上。

    “行了,今天放过你了,”姜游把他放到地上,“明天,明天开始我减肥,你画画,说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