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0章 滑板喵

作品:《虫屋

    开业第一天,营业额16块。

    姜游把责任全归在了招才(身shēn)上,于是在晚饭后,他对招才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狼(性xg)教育,告诉它要提升自我走上猫生巅峰,并为它制定了每天至少要拉来20个顾客的ki,还贴心地暗示招才可以招揽街上其他猫猫狗狗当下线,并给它画了个好圆的大饼当它成为统御文化街的猫王后,它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躺在樟树下睡觉了。

    当晚,姜游房间的灯暗下后,招才走到池塘边。

    月亮很圆。

    它凝视着池水中的猫影,非常的威猛,于是它转过(身shēn),嗖地一下蹿进了花房中,跳上罗汉(床chuáng),伸出爪子,正要向一盆桃美人拍去的时候,它看到一根透明的蛛丝从上方垂下。

    招才的(身shēn)体一下地僵住了。

    然后,它轻轻地放下了爪子,后退了两步,结果一脚踩空了,从罗汉(床chuáng)上跌了下去。爬起来后,它机警地看了看左右,再蹑手蹑脚地从门缝里钻了出去,飞奔到了樟树下,抖抖索索地盘成了一团。

    ……

    第二天早上,姜游被林昱监督着去文峰公园跑了十公里,做了一百个俯卧撑,他死狗一样地爬回店里后,招才引起了他的注意它在石榴树的树枝上躺成了一个长条,晃晃((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看上去十分惬意。

    “我先回去了,明天继续。”林昱说完后,便离开了。

    姜游长叹一口气,他仰头和招才对视了一会儿,又低头思考了片刻。

    太阳向天空正中央缓慢地移动着。

    “滑板猫,就你了。”想出答案后,姜游进了屋。

    招才茫然地晃了晃尾巴,跳到秋千椅上,再跳到了地上。

    拿定了主意后,姜游去楼上快速地冲了个澡,然后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冰可乐,仰头灌了半瓶下去,。

    感觉到生命力补脑后,他把去年姜末生(日ri)时收到的儿童滑板翻了出来,拎着走到了院子里,把滑板往地上一扔,右脚往上一踩,然后他对偷偷啃着花坛里灵花叶子的招才说“招才,过来,学滑板了。”

    招才把(身shēn)体埋进了草木里。

    “你当鸵鸟呢,你看看你这个体型,藏的住么?”

    依然没得到回应后,姜游气势汹汹地走到花坛边,伸手一把将招才捞了起来,一边抱着它走到滑板边,一边说“你忘了昨天我怎么和你说的了,要提升自我,只要你学会了滑板,你就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了,到时候我给你多拍点小视频,花点钱做做推广,这样以后你参加猫(咪i)聚会,其他猫只能炫耀它们吃什么牌子猫粮,而能你说你坐拥百万粉丝,霸气吧,一下子就拉开了差距。”

    他把招才放到了滑板上。

    “今天我们就来点基础的,以后再玩别的花样。”

    姜游踢了一下滑板,滑板向前滑了一小段。

    招才的爪子向前刨了几下,没站稳,肚子贴到了滑板上,然后它四只爪子往外伸,放弃了挣扎。

    “起来,继续!”

    “别躺着,你看看太阳,晒(屁i)股了,赶紧站起来。”

    “你看我早上跑了十公里呢,你还是警猫呢,吃公粮的,你看警犬,都是要练障碍跑的,还要解救人质与坏人搏斗,你只用学学滑板……”

    姜游对着它精神鼓舞了十几分钟,又推着滑板前后左右地转,招才只是倔强地瘫在那里,保持着作为猫的自尊。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t恤牛仔阔腿裤的年轻女孩探了半个(身shēn)子进来,她问“这个店,开了吗?”

    “开了开了,”姜游连声说“进来随便看看,现在有活动全部八折。”

    女孩笑了下后走了进来,走进了店里。

    不多时女孩变买了三张明信片,让姜游在不同的三个时间寄到一个地址。

    女孩离开后,姜游吃了颗糖,再走出店门后,招才已经不在滑板上了,姜游往周围看了看,没找到它。

    “一个个的,都是叛逆期。”,说着,姜游拿出手机,点了超大杯火龙果酸(奶nǎi)冰沙。

    等(奶nǎi)茶的时候,他勤快地把躺椅和小圆茶几找了出来,放在店门外。

    屋檐挡住了阳光,但还是有些(热rè),于是他又把电扇和接线板都找了出来,布置好后,又用蓝牙连接了手机和小雅同学,找了个歌单,开始放音乐,再拿出了瓷盘,拆了两袋口味不同的薯片倒了进去,拿到了小圆茶几上。

    做完这一切后,(奶nǎi)茶外卖便到了。盘算着今天比昨天已经实现了销售额三倍增长,要不小心再多卖了几张,下月的目标就难订了,于是姜游拿了外卖后,顺手便把院子门关了。

    躺下。

    蠕动了几下,调整了下姿势。

    吹着电扇,听着音乐,喝着冰沙,吃着薯片……

    招才从屋檐下跳下,走到椅子边,慢慢地((舔tiǎn)tiǎn)着毛。

    不知过了多久,姜游睁开了眼睛。他没把眼镜戴上,看到的风景自动戴上了水彩画的滤镜。

    “花墙的确不太合适,”他看着前方,“要真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跑到唐江来,我们就去看个(热rè)闹,快要夏天了么,就当看烟火大会了,要有长的好看的就带回来做珠子。”

    姜末背对着姜游蹲在台阶上。

    姜游打了个哈欠,“去,给我炖个鸡汤,要散养的土鸡,放点香菇,鸡腿菇,再放点木耳……”

    姜末回头看了姜游一眼。

    “退休就要有退休的样子,”姜游拿起已经融化了的小半杯冰沙,喝了一口,“我刚才算了下今天的营业额,就开始头疼了……”

    他伸手抓住了一团不知从何处扔向他的蛛丝。

    姜末站了起来,他转过(身shēn),面无表(情qg)地从姜游(身shēn)边走过,走进了店里。

    “你今天还没画画呢……”姜游听着姜末上楼的声音,他拿起手机,突然想起来孟显阳一直没回他的信息,他点开了孟显阳的朋友圈,一周前他发张对着窗户拍的平平无奇的公路照,似乎是出门了,姜游想了想,他打了电话给孟显阳,没打通,提示音显示是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