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0章 舍不得

作品:《虫屋

    姜游的话音刚落,唐不甜感觉到一股杀意刺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瞬间站起,转(身shēn),木刀横在面前。

    持刀的右手还戴着一次(性xg)手(套tào),啃了一半的鸡腿落在了地上。

    接着,一团蛛丝砸在了姜游脸上。

    同时,杀意消失了。

    姜游把脸上的蛛丝扯下,又弯腰把鸡腿捡起,扔进外卖袋里,他的语气有点无奈,“山的确是我炸的,但我要没炸那山,你乒铃乓啷的谁知道多久才能搞定,你昏一昏就补个觉不也(挺tg)好的?”

    又是一团蛛丝砸在了他脸上。

    “真是一点都说不得了,”他叹了口气,扭过头,对着二楼侧卧的窗子喊姜游艰难的又撕了下来,“给你搞个风火轮怎么样,那天看电影,你不是还(挺tg)喜欢的,”他把蛛丝团在手里捏成了一个圆,“要不我们去搞微商卖蛛丝面膜吧?”

    唐不甜重新坐了下来。

    姜游把吃剩了个骨架的叫花鸡放到一边,他向唐不甜诉苦,“((操cāo)cāo)碎了我老父亲的心,做单亲爸爸太不容易了,一个人又要扮红脸又要扮白脸的。”

    唐不甜低头摘下了一次(性xg)手(套tào),刀柄上沾了点油,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

    “要洗一下吗?”姜游问她。

    “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

    唐不甜转过头,她的眼睛清透仿若盛着月光,“外域的妖魔,为什么一定要进来?”

    “也有不想进来的吧,”姜游擦了擦手,“只是你看到的,都是想进来的而已。”

    唐不甜抿了下嘴唇。

    “就跟个场子一样,拿到入场资格的人都可以进来玩,主人搞了许多娱乐项目,可能还有些奖品吧,还有一些规矩,进来的人都得遵守,”姜游看着唐不甜的眼睛,“进来玩的人,目的可能也各不相同,有纯粹来玩的,有好奇进来看看的,也有误入的,也有冲着奖品来的,当然,还有来砸场子的,所以主人还得雇几个打手,维护秩序。”

    他突然轻笑了一下,他(身shēn)体往唐不甜的方向靠去,他问“你觉得,场子的主人最喜欢什么样的客人?”

    “来玩的吗?”

    “讲不出三年制霸一条街,十年天下无敌的故事,没人会投钱的,”姜游半躺了下来,“得不断的有人进来,流水才好看。”

    “你说的主人,是指天道吗?”

    “也不一定吧,你看我那几个租客,梁浩,都开始主导项目了,却因为一些没道理的事,死了,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送他来唐江的时候,是个活生生的人,接他回来的时候,就剩一匣子骨灰了;孟显阳,差一点点就被妖魔吞了,醒来没喘上一口气,就被工作追着了;还有一个女房客,戴琦,一个小姑娘,天天加班,出了事就被扔出去顶锅。他们都觉得唐江,有他们可以拿到的东西,所以他们选择留在这里,有的能拿到想要的奖品,有的玩的不开心了,就走了,还有的,失去了入场资格,被迫得要离开。都是一样的,要来的早,场子还没建起来的时候,说不定还会被求着封神呢。”! (爱ài)奇文学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众生皆蝼蚁吗?”

    “也许吧。”

    唐不甜扭头往石榴树的方向看去。

    铃铛一样的花密密得缀在树上。许久后,她说“我不是打手。”

    “现在是人的时代。”姜游又重复了一遍他说过无数次的话。

    “什么意思?”

    “入场券是人类发出去的。”

    “说人话。”

    “神的时代,这场子的门是大开的,场子里的花花草草小动物也都(挺tg)容易就成精了。而现在,门都关上了,被收编的那些不算,就说被关在外面的,想进来的话,应该还是有点漏洞能钻吧,有的曾经在这里留下点痕迹,还有人记得如何召唤他们,其他的,特别是新生出来的,想进来,只能靠一些体质特殊的人感应到他们,给予他们名字与符号,引导他们通过一些仪式打开门,并且奉上祭品。”

    “三十年前发生的事你知道吗?”唐不甜问。

    “什么事?”

    “你不知道?”

    “我大概在睡觉吧,三十年前的话。”语气平静中带着些漫不经心的懒散。

    “怎么了?”姜游问。

    “三十年前,外域虚空中数万妖魔献祭自(身shēn),诞生了一只能够自由穿梭人间与虚空的妖魔,”唐不甜盯着姜游的表(情qg),她再次问“你不知道吗?”

    姜游的语气和表(情qg)都没有变化,他说“外面很大,无时无刻的都有新的虫子诞生又消亡,上一刻还嚣张无比各种膨胀,也许下一刻,便被更胖的掠食者给吞了。”

    唐不甜看着她手中的木刀,刀(身shēn)上浮起一些古朴的字符,转瞬之间又消失。

    于是她将钟掌事告诉她的有关三十年前灾变的信息,告知了姜游。

    姜游想了想,他说“研究所要搬到老劲山后山了。”

    “为什么?清阳道人告诉你的?”

    “是啊,他可不乐意了。”接着姜游把清阳道人列举的理由和唐不甜都讲了一遍。

    “你的看法呢?”

    姜游看着夜空中央的圆月,“我的话,我不会在这个时候和研究所,和庄泽坤唱反调。”

    唐不甜思考了一会儿,“人的时代,那我存在的意义,也该是我自己赋予。我不是打手,但是妖魔进来了,违反了我的规则,我会打散它。”

    “那很好。”

    “我要回去了。”

    “周一上班吗?”

    “去学校。”

    “真没给我带特产?”

    “没有。”

    “你走吧,我受到了伤害。”

    唐不甜往前走了两步,她回过头,“这个叫花鸡,是哪家?”

    “我看看,”姜游拿起手机,翻到订单,他念了店名后,顺手分享了,“发你微信上了,你看看你那片有没有连锁店吧。”

    “谢谢。”

    姜游看着唐不甜走到院门前,她拉开门,略微侧(身shēn)得走了出去。

    走出去后,她把门带上了,裙摆的一角从门缝中滑过。

    姜游躺了下去,把全(身shēn)重量都压在了躺椅上。

    闭上眼。

    风声也静了下来。

    姜末从店门中走出,招才看到他后,把头埋进(身shēn)体里,在池塘边上盘成了一个圆。

    姜游半睁开眼,看着姜末在他(身shēn)边的躺椅上坐下。

    他抽出了根烟,咬在嘴里,“三十年前的话,是你的那个小伙伴吧?”

    火光闪烁了一下。

    他吸了口烟,“有点麻烦啊,那天你说,外面有变化,是指这个吧?”

    姜末屈起脚,踩在躺椅上,双手抱着膝盖。

    他说“回去。”

    姜游看着他。

    姜末迎着他的视线,“你睡一觉。就结束了。”

    烟雾缥缈在月光中。

    姜游举起手,食指与拇指扣成一个圈,圈住了月亮。

    他看了许久,然后说“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