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1章 糖

作品:《虫屋

    姜游熄了烟,伸手去揉姜末的头发,姜末脖子扭了下躲开了。

    姜游无奈地放下了手,他说“我擦过手了,哪有什么鸡腥臭,烟味,你一个成天放火的,你和讲你讨厌烟味,你扪心自问一下,不心虚吗?”

    姜末的(身shēn)体向后仰,一下地倒在了躺椅上。

    “要来杯82度的牛(奶nǎi)吗?”姜游问他。

    姜末对着他比了个ok的手势。

    姜游站起来,走进厨房里,他先洗了手,然后倒了两杯牛(奶nǎi),一杯放在微波炉里加(热rè),另一杯里放了勺蜂蜜。

    两分钟后,他一手拿着一杯牛(奶nǎi),走回到躺椅边,把(热rè)牛(奶nǎi)放在小茶几上后,他捧着杯子坐下。

    “麻烦是麻烦了一点,我也……”姜游喝了口牛(奶nǎi),他瞥了一眼姜末,“林昱去研究所的时候,你不是看了一路直播,没去参观下那个遗体啊?”

    茶几上杯子里的牛(奶nǎi)不断得减少。

    “没认出来?很丑?看着很难吃?”姜游笑了出声,“是不是要好吃,你就一早就把他吃了?”

    姜末思考了一会儿,他慎重地点了点头。

    姜游仰头一口气得把牛(奶nǎi)喝掉,他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先好好睡一觉吧。”

    他站了起来,往店里走去,“得找个守门的。”

    姜末双手枕在脑后,月亮在云中穿行。

    残留的蜂蜜顺着杯沿缓缓落下,沉到了杯底。

    一夜无梦。

    早上九点多,姜游就醒了,感慨了一下年纪大了,不如年轻人那样能睡觉后,他摸出了手机,看到了刘博洋给他发了两张设计图,是他设计的院门改造方案,他附带了解释。简单来说,其中一个改起来花钱多些,但各方面都能兼顾到,另一个方案省钱,就是可能不开门的时候,上要差一点。

    姜游把两张图放大了仔细看了一番后,他微信上问刘博洋你什么时候有空?

    打完字后,他巡视了一遍朋友圈,点了几个赞。

    刘博洋很快回复了他我这周都空。你决定用哪个方案了吗?

    姜游图纸我有点看不太懂。

    刘博洋我过来和你讲一下吧,我现在过来。

    姜游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爱ài)奇文学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刘博洋好的。

    放下手机后,姜游抱着被子在(床chuáng)上发了会儿呆,直到林昱走进院子,他才磨磨蹭蹭地下了(床chuáng)。

    走下楼,看着林昱手里提着个塑料袋,他说“现在还这么客气啊?”

    林昱把袋子放在长桌上,把里面的两罐子糖拿了出来,“周末出去走了走,看到一家糖果店,装修得蛮有意思的,就进去和店主聊了会儿,问了他很多问题,走的时候买了几罐糖,回去才发现有保质期的。”

    “我尝尝看。”姜游走到林昱(身shēn)边,他拧开了盖子,摸出了一颗糖,撕了包装纸。

    在嘴里品味了一会儿,他说“酸甜味的,有点偏酸了,对了,我今天不跑步,”他转头看林昱,“我朋友中午过来,就是上次,你去书店帮忙那天一起吃过饭的刘老师。”

    “他几点过来?”林昱问。

    “应该快了吧,已经出发了。”

    “那我回去了?”

    “不用不用,这个事和你也有点关系,不然我就发信息让你今天别过来了。”

    林昱疑惑地看着姜游。

    姜游问他“你那颗珠子最近玩的怎么样了?”

    林昱回答说“以我的(身shēn)体为中心,直径三米的范围,它能根据我的心意运动,超过这个范围,和它的联系明显变弱。我尝试将它当做武侠里的暗器去使用,但好像效果不是很好。”

    “它是法器,你试过它的其他功能吗?”

    “别的……还没有摸索出来,”林昱看着姜游的表(情qg),他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他想到了之前姜游和他请假的理由,“和斩妖除魔有关吗?”

    “有可能会吧,”姜游拉出椅子坐下,“坐会儿,”他看到林昱的表(情qg)变严肃了,于是他解释说“具体会怎样还不清楚,但多做点准备,多练习一下打怪兽技能总归是没错的。”

    林昱点了点头,他问“那今天还运动吗?”

    “不了吧,”姜游一下拒绝了,“去公园再回来,一来一回的(挺tg)费时间的,明天再开始吧,明天我加大点运动量,多练练体能。”

    闻言,林昱很诚心地建议,“你在院子里跑就行了,跑几圈是几圈,练体能要慢慢加上去的。”

    姜游想了想,他说“也行吧,那我先去吃个早饭。”

    “跑完再吃好了,”林昱很了解姜游了,他说“等刘老师到了,刚好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

    看着姜游挣扎的表(情qg),林昱又加了一句,“现在快六月了,等入伏了天就彻底(热rè)起来了。”

    姜游低下头,努力吸腹看了看脚尖,他说“我去换(身shēn)衣服。”

    换好衣服鞋子后,姜游在院子里一圈一圈地慢跑了起来。招才走到林昱(身shēn)边,蹲下,看姜游跑步。姜游察觉到它幸灾乐祸的眼神后,他停下了步子,找出了滑板,放到招才面前,“你跟着我跑好不好?我跑步,你练滑板?”

    招才转过(身shēn),窜进了店里。

    姜游看着它溜上了楼。

    他双手撑在膝盖上喘了好一会儿气,“今天就到这吧?”

    “才二十四圈。”

    林昱话音落下,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姜游一下以招才的速度冲刺到了院子门口,开了门,“博洋,你来了,快进来。”

    “姜哥,你……”

    姜游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跑步减肥呢,你看我教练也在。”

    刘博洋顺着姜游视线看到了林昱。

    林昱对着他点了点头。

    “我们进店里说。”

    “哦,好的,就是这个门,你看是不是要……”

    “不急不急,”姜游打断了刘博洋的话,他说“先坐会儿,喝点水,我半天命都跑掉了。”

    姜游带着刘博洋进了店里,林昱也跟了进来。三人坐下后,姜游说“博洋,我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个事,和樟树有关的。”

    刘博洋眼睛一亮,他问“啾啾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