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6章 噩梦

作品:《虫屋

    和陈楠聊了几句后,姜游把他上次看了一半的《红拂夜奔》找了出来。他喜欢的位置空了出来,他便坐了过去,翻了几页后,他便觉得困了。抬头看着窗外,阳光很明亮,店里开着空调,因此并不感觉(热rè)。

    低头又翻了几页书,陈楠端了一杯冰拿铁走到他(身shēn)边,刚放下杯子,姜游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陈楠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她俯下(身shēn),轻声问“怎么了?”

    头发顺着她的脸颊滑下。

    衬衣领口里,玫瑰金色的微笑锁骨链轻轻地晃动着。

    姜游松开了手,“小刘什么时候过来?”

    “你想干嘛?”

    “想出去逛逛。”

    “你继续看吧,一会儿我叫你。”陈楠摸了摸他的头顶后站了起来,袅袅娜娜地走回柜台。

    姜游收回了视线,快速地翻了几页书,然后翻到最后看了结局,扭头看着窗外,发了会儿呆后,他合上了书,闭上了眼睛。

    ……

    金澄猛然从(床chuáng)上竖起。

    窗帘拉着,没有开灯,宿舍里很昏暗。他打量着四周,似乎在确认着什么,几分钟后,他才呼出了口气,(身shēn)体松了下来。

    他拿起手机,拨了个号,连接音刚响起,他便意识到了什么,挂断后,他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常立章的手机号,拨打了过去。

    很快,手机变接通了。

    “常叔,是我,我做了一个梦。”

    “你说。”

    “我好像看到了许多管子一样的东西,黑色的管子,有粗有细,”金澄说着,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抱紧了被子,“可能是某种生物,它们蠕动着,跟蚯蚓一样,他们的皮肤很硬,很冷,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我觉得很害怕,我觉得这个梦预示着什么。”

    常立章拉下了火车窗帘,他对着手机说“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宿舍吗?”

    “对,我,要我去楚城找你吗?”

    “我在火车上,马上就到唐江了。”

    “你去唐江了?”金澄有些意外。

    “对,出差,大概要呆一两周吧,”常立章的语气很舒缓,他问“以前郑哥怎么和你说的?”

    金澄说“记下来,尽量画出来,我,我试试看画出来吧。”

    “好的,有(情qg)况及时和我说。”

    “好,你去忙吧,常叔。”

    常立章挂了电话。

    火车向前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唐江市便到了。拉着行李箱下了火车,顺着人流走出了站。

    “常哥,这里。”

    常立章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下子便看到了孙宇。

    他走了过去,“孙宇,又见面了。”

    “唐江比楚城要(热rè),对吧?”孙宇接过了常立章的行李箱,“车在停车场,走过去游一段路。”(爱ài)奇文学 最快更新

    常立章抬头望了望太阳,他说“是比楚城(热rè),这才五月呢。”

    “我们先去酒店,休息一下,明天再去局里。”

    “你们平时,有常去的饭店吗?我想请大家今天晚上吃个饭,你有空吗?”

    “不用不用,常哥你过来,肯定是我们请你。”

    “要的要的,你帮我订座,我去和你们科长说。”

    走到停车场,找到车,坐进去后,常立章给唐不甜打了个电话,一番诚恳的邀请后,唐不甜同意了。然后她问了姜游和管诺是否有空,管诺很快的回复了她。

    姜游看着手机屏幕有些犹豫。

    陈楠拿着两个甜筒从便利店里走出,她塞了一个在姜游手里,“没有巧克力,只有香草和芒果的。”

    她注意到了姜游的表(情qg),“有事?”

    “上次在楚城认识的朋友,今天过来了,他要请吃饭,”姜游看着陈楠,“你要一起去吗?”

    “你去吧,时间也不早了,”陈楠咬了口甜筒,“我正好去趟菜场。”

    “我还想着今天能蹭顿饭呢。”

    “你蹭的还少啊。”

    “吃不够。”

    陈楠瞥了姜游一眼,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肚子。

    ……

    常立章住的酒店离公安局很近,走过去大概十来分钟。孙宇订的饭店也在附近,局里聚餐常去的一家,菜量足,摆盘有点心思。唐不甜和管诺都是从学校过去的,比较近,因此姜游到的时候,菜已经上了几道了。

    姜游走进包厢后,就听到常立章喊他。

    “姜兄弟,你再不来,我们菜都要吃光了。”

    “我一收到消息,立刻就打车过来,下班高峰期,一路都在堵。”姜游拉开椅子坐下,在常立章左手边坐下,他看到杯子倒好了茶水,便拿了起来,一口喝了半杯。

    “你要喝点什么吗?”常立章问他。

    姜游扫了一眼桌上,他说“啤酒吧。”

    常立章给姜游倒了酒。

    “你来开会吗?”姜游问。

    “对的,”常立章喝了口酒,“我下半年,可能会进研究所,那时就常驻唐江了。”

    唐不甜舀了一勺虾仁的勺子在半空中停了一下。

    常立章转头看着她,“以前研究所没独立出来的时候,那时候是附属于科学院的一个部门,当时我父母在里面工作。”

    唐不甜点了点头,她把勺子平放在盘子里,用筷子夹着一颗一颗地吃着。

    “以后可能要一直麻烦你们了。”常立章说。

    “说不定是我们要麻烦你,”姜游看到管诺一直没动筷子,他说“管诺,这学期结束,你就毕业了吧?”

    管诺抬起头,“对,快毕业了。”

    “答辩了吗?”

    “快了,六月初答辩,然后拍毕业照,没有别的事了。”

    “你现在住学校还是住家里?”

    “住学校,也住不了几天了。”

    “这样啊,其实我有个事,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管诺问。

    姜游把他编的话加工了一下后和管诺说了一遍,“你如果住校的话,过来就比较麻烦。”

    管诺说“没事的,你提前一天和我说一下,散伙饭有好几顿要吃,错开那几天就行了。”

    唐不甜盯着姜游。

    姜游拿起酒杯,对着她喝了一口。

    唐不甜低下了头。

    姜游说“那就要辛苦你了,说起那只煤山雀,长的真的是好,有灵气,我带它去公园的时候,那些养鸟的,可羡慕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