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0章 补习

作品:《虫屋

    陈楠往院子望了望,她看到姜末坐在秋千上,招才绕在他的脚边。

    她说“小末今天真神气。”

    姜游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是从陈楠提着的纸袋里飘出的。

    “我估计你们没吃早饭,路上买了两个蛋饼。”陈楠吧纸袋递到姜游手里。

    姜游往纸袋里看了看,里面放着两个蛋饼,他掏出了一个,咬了一口,还(热rè)着,里面夹了(肉rou)松脆饼和海苔。

    芸芸往前小跑了几步,辫子在肩上甩呀甩的,她在招才(身shēn)边蹲了下来,伸手去小心翼翼得想去摸它。

    招才一扭头,嗖的一下从她手边窜走了。

    芸芸站起来,拍了拍裙子。

    这时姜游和陈楠走到了院子中间,陈楠说“芸芸,今年你要照顾好弟弟,知道吗?”

    芸芸说“知道啦!”

    “让他们自己玩,”姜游指了指花房前的桌子,咽下了口中的蛋饼后,他说“书在花房里,等下再搬出来。”

    说话间,他们走进了店里。

    陈楠走到墙边,抬头一幅幅地看了过去。姜游见她看的仔细,便去了厨房,一边(热rè)牛(奶nǎi),一边三两口把他的蛋饼吃掉,扔掉包装袋洗了洗手后,他走到店门外,对着姜末喊,“小末,过来先吃早饭,吃完再玩。”

    姜末不(情qg)愿得从秋千上跳下。

    芸芸拉起了他的手,带着他往店里走去。

    陈楠转过(身shēn),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走了进来。

    店里没了桌椅,姜游便把牛(奶nǎi)和蛋饼摆在了柜台上,看着姜末咬了一口蛋饼后,他问芸芸“芸芸要喝杯牛(奶nǎi)吗?”

    芸芸摇了摇头,两根辫子在肩头晃着。

    陈楠开口说“她不(爱ài)喝牛(奶nǎi)。”

    “可乐?橙汁?(奶nǎi)茶?想吃什么就和叔叔说。”

    芸芸看了看姜游,又看了看陈楠,她说“橙汁。”

    “好诶。”

    陈楠看着姜游走到厨房里,不多时,便拿出了一瓶橙汁,放到了芸芸手里。

    她问姜游“你打算几点开始?”

    “等等吧,歇会儿,一点,一点半,”姜游看了看四周,店里唯一的一张椅子被姜末坐了,“等会儿老尹会把点心拿过来。”

    “我听说他改菜单后,生意好了不少。”

    姜游有些不开心,他抱怨说“少了好几道菜,鱼籽拌面都没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起来。

    “别是林教练来催我锻炼……”

    陈楠斜了他一眼,“他这么负责,你还没瘦,你对得起他吗?”

    咚咚咚。

    “来了!”姜游对着院门方向喊了一声,然后他慢慢地走了过去。打开门一看,一个穿着防晒衣,带着渔夫帽和墨镜的女人站在外面。

    “杨萱?”姜游有些不确定。

    “你不会吧?”她拿下了墨镜,的确是杨萱,“我宣布,我把你开除粉籍了。”

    “你穿成这样,我哪认得出来啊。”

    杨萱走进来后,姜游再次把院门关上了,“有人在蹲你吗?”

    “你记不记得,我之前上的那个综艺?”

    “记得,怎么了?”

    “我那天不是和你讲的,朱莎上了刘则言的车嘛,现在微博有个号爆出来了,但是没说是谁上了刘则言的车。”

    “有人怀疑是你?”

    “是啊,我原本想澄清的,但我那个网剧,剧组那边说想蹭(热rè)度。”杨萱说着把帽子和防晒衣脱了,她里面穿了件浅蓝色宽松t恤,配着牛仔(热rè)裤和白球鞋,十分的青(春chun)。

    她看到芸芸拉着姜末走到了小滑梯边,陈楠站在店门边。

    她走了过去,打招呼说“楠姐。”

    陈楠也认出了她,“小萱,你也来了。”

    “他和我说这个画展,说了好多次了,”杨萱用帽子扇了扇风,“有喝的吗,(热rè)死我了。”

    “有,冰箱里你自己拿吧,我上楼搬几个椅子下来。”

    杨萱在冰箱里找到了一瓶无糖的乌龙茶,喝了两口后,她走出了厨房,走到陈楠(身shēn)边。

    姜末从滑滑梯上滑下来,芸芸站在一边等着他。

    “快要放暑假了吧?”杨萱起了话头。

    “快了。”

    “可以玩两个月了。”

    “那不行,我给她报了两个兴趣班,一个民族舞,一个奥数。”

    “不是吧?”杨萱同(情qg)地看着芸芸,“已经报了吗?”

    “报了,每周上三个半天,”陈楠看了杨萱一眼,“她班上有报五六个班的,比上学还忙呢。跳舞就当是玩了,对形体有好处,奥数要动脑子,保持脑子灵活。”

    “我小学也上过兴趣班,学唱歌。”杨萱看着芸芸拉着姜末,跑进泡泡球围栏里,一连串清脆的笑声响了起来。

    杨萱说“我暑假也要上学了。”

    “上什么学?”姜游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姜游拿了三把椅子下来。他胳膊里还夹着一袋子气球,和一个氦气罐打气筒。

    “一个表演班,请了电影学院的老师来讲课,学费好贵的。”

    “多少钱啊?”陈楠问。

    “两万一个人,而且名额还是欢哥托人拿的。”

    招才从门边走过,杨萱学了几声猫叫,招才在她面前停下,她蹲了下来,摸着招才(身shēn)上的毛。

    姜游坐下来,开始给气球打气。

    打完一个,陈楠便从袋子里拿出另一个递给他。

    姜游扯了扯气球的线,他说“我刚才去微博看了圈。”

    “都是在骂我的,去年那些事又都翻了出来,”招才摇了摇尾巴走开了,杨萱站了起来,她在椅子上坐下,“欢哥怕我想不开,所以放我出来,我觉得我(挺tg)想的开的,想不开的是他。”

    “你怎么想得开了?”姜游问。

    “他们骂我,和我做了什么没关系,”杨萱喝了口乌龙茶,“既然没关系,那我管他们干嘛,不是说我没文化,那我文盲,我看不懂字行了吧。”

    “行行行,一会儿帮我在门口发气球啊。”姜游把一个气球递到杨萱手里。

    “啊?那我被拍到怎么办?”

    姜游走到柜台后,他拿出了一(套tào)带头(套tào)的棕熊玩偶装出来,他拿着走到杨萱(身shēn)边,“你穿这个,放心,很遮阳,不会晒黑的。”

    “今天这么(热r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