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2章 卖画

作品:《虫屋

    听着楼上的声音,唐不甜稍稍转过(身shēn),往外看去。

    夕阳照进了店里。

    “要买一幅回去收藏么?”姜游走到一幅混杂了十余种颜色的画前,“这幅你喜欢么?色彩灿烂,非常有童趣,等十几年后,我们姜末成了大画家了,这些画都会升值的。很值得投资。”

    “不了。”唐不甜拒绝了。

    姜游吃着炸鸡,他绕着店里转了半圈,然后他指着一幅所有色块都呈炸开姿态的画说“你看这幅,用色大胆,传达出一种强烈又新锐的感觉,特别炸裂。”

    唐不甜向外走了几步后停了下来,她指着她面前的话问“这幅呢?”

    姜游看着她指的画。

    橙金色的夕阳蒙在画面上,衬得几笔不规则的红色愈发耀目。

    “这幅啊,”姜游有些为难,“这幅我原本打算自己收藏的……”

    “我不要了。”唐不甜很干脆地说。

    “三千,一口价。”

    “不要。”

    “真不再考虑下?”

    “不了。”

    脚步声响了起来。

    陈楠从楼梯上走下,(身shēn)后跟着芸芸和杨萱,姜末被杨萱抱着。

    “我和刘博洋说了,我们先去点菜,他直接过去,”姜游对陈楠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人都走了吗?”陈楠一边问。

    “差不多了吧。”

    院子里最后两个小孩也被家长带着离开了。

    林昱长长地松了口气。

    姜游走到他(身shēn)边,“今天辛苦你了。”

    接着,一行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去了饭店。

    点完菜后,刘博洋就到了。坐下后,他问“今天怎么样?来的人多吗?”

    “光饮料点心和烤肠就卖了快两千,书也卖了不少,”姜游(挺tg)高兴的,他说“不枉我打了那么多气球。”

    刘博洋算了下钱,“那还不够成本吧?”

    “还行,差不多吧。”姜游倒了杯酸(奶nǎi)放在姜末面前。

    “我脑子里还是那些熊孩子的声音,”林昱揉着眉头,“太闹腾了,真的是。”

    “那是你没去过我以前那个团,那才叫吵呢,”杨萱的声音插了进来,“每次对流程,话题都会飞到天上去,怎么拉都拉不回来,七嘴八舌的,谁都说不过我们。”

    刘博洋看了她一眼,他说“我看,好像微博上又有什么言论……”

    “我蹭(热rè)度呢。”杨萱低头喝了啤酒。

    “没事就好。”

    菜上的很快,不一会儿盘子就摆满了大半个桌子。(热rè)腾腾的食物进了肚子,饭桌上的气氛也渐渐(热rè)了起来。

    “姜哥。”杨萱喊了姜游一声。

    “怎么了?”姜游问。

    杨萱喝了点酒,脸颊红红的,她说“你今天得给我开工资吧?还有楠姐,林哥,这一下午我们忙的水都顾不上喝了,还有博洋哥,要不是他帮你布置,来的人肯定不会这么多。”

    “我也想发工资,可你们也知道,成本还没回来呢,”姜游看向唐不甜,“要不那幅画,我给你打个八折,你晚上带回去?不然今天这顿饭前,我都拿不出,得留下来洗半个月的碗。”

    “六折。”

    “行,那就说定了。”

    “六折多少钱?”陈楠问。

    “一千八。”唐不甜回答了。

    “这么贵啊?”杨萱有些惊讶。

    “这不是想着要给你们发工资嘛,”姜游又把话接了过去,“要不你也买一幅吧,放家里镇宅?”

    “我没钱,我还欠欢哥钱呢,我也没家。”

    “先存我那也行。”

    “还说我是你偶像呢,”杨萱夹了一筷子韭菜在碗里,“就半天的工资,都要赖。”

    “这不刚被你开除粉籍嘛,”姜游从陈楠碗里偷了块排骨,他看到杨萱碗里都是素菜,“你还在减肥啊?”

    “对啊,天天啃草,吃的跟个兔子似的,”杨萱用筷子挑了一根有些长的韭菜,学着兔子三瓣嘴的样子,一踊一踊地把韭菜吃进了嘴里,“我小时候养过兔子,”杨萱双手比划了一下大小,“养到这么大。”

    “兔子很臭吧?”姜游问。

    “还好,它自己会上厕所的,每天清理下厕所就好。”

    “我们也养个兔子好不好?”姜游问姜末。

    姜末摇了摇头。

    “那养几条鱼?”

    姜末继续摇头。

    “养点刺激的,养条大蟒蛇怎么样?”

    “哎哟,那要吓死人了。”陈楠说。

    姜末依然摇头。

    姜游揉了两把姜末的头发。

    杨萱兴致勃勃地说着她的兔子,“我的小兔兔很(爱ài)干净的,有次我和它玩了一会儿,它突然跑开了,我以为怎么了,原来她跑回去上厕所了,上完了,又跑回来,要我继续陪她玩,她还会开锁,自己开笼子。”

    “那是成精了吧?”刘博洋说。

    “要成精了就好了,”杨萱的(情qg)绪突然低落了下去,“我爸不让我带兔子走,我后来问我哥,他不记得兔子的事了。”

    ……

    吃了晚饭后,芸芸困得睁不开眼,陈楠叮嘱姜游别欺负小姑娘后,便带芸芸回去睡觉了。

    走出饭店。

    杨萱脚步有些不稳,似乎是喝多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等下我把车开过来。”刘博洋对杨萱说。

    “不用,我自己打车……”

    “让博洋送吧,”看着她脚步踉跄了一下,姜游扶了她一把,“到了发个消息给我。”

    “好。”

    杨萱看着姜游,“今天好开心。”

    姜游抽出她手里的渔夫帽,帮她戴上,“儿童节快乐。”

    “离开这条街,是不是魔法就消失了?”

    “还可以再回来的嘛。”

    “真的吗?”

    “你的画还寄存在我那呢。”

    “工资,我的工资……”

    “回头微信给你。”

    刘博洋把车开了过来。

    杨萱努力地想了想,她说“我会当女主角的,拿奖的。”

    “会的。”

    “我走了,别忘了工资。”

    杨萱对着姜游挥了挥手,然后她坐进了车中。

    “她当明星太委屈了,”林昱往前一步,走到了姜游(身shēn)边,“她是个难得的销售人才啊,要不是我现在……”

    “你也喝多了吧?”姜游看了他一眼。

    “没有,我,”林昱想了想,他说“那小姜哥,我先回去了,明天我过来陪你跑步。”

    “去吧去吧,明天睡个懒觉。”

    “我也走了。”唐不甜说。

    “把画拿了再走吧。”

    “好。”

    姜游抱着姜末和唐不甜走回了虫屋。

    开店门的时候,唐不甜说“下月研究所便会搬回老劲山。”

    “这周会上说的?”

    “对,我希望到时候你在,”唐不甜抿了一下嘴,“他的部分遗体,在研究所里。当初镜湖会硬嗑唐江,是为了遗体。我不希望搬迁过程出问题。”

    “多谢领导信任。”

    “下周三,来单位,带上招才。”

    “明白,早上还是下午?”

    “下午。”

    姜游走进了店里,放下姜末,移开玻璃展柜,把画从墙面上拿了下来。

    唐不甜伸手去拿画,这时,她感觉到一丝凉意从她的(身shēn)体中蹿过,接着,她感觉到有无数红色的细针,从四面八方向她(射shè)来,她的手握紧了木刀,刀(身shēn)浮起了暗光……

    “别急,我给你包一下。”

    她听到了姜游的声音,接着她看到姜游的手抓在木刀的刀(身shēn)上。

    漫天的细针消失了。

    沉重的压迫感也消失了。

    姜游拿着画走到柜台后,不知从何处拉出了一根蛛丝,在画框最上方绕了一下,再找出了一个纸盒,把画连着框塞了进去。

    “怎么回事?”唐不甜问。

    “画里蕴藏着一丝他的杀意吧。”姜游把包好了的画递给唐不甜,“钱微信上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