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7章 风华

作品:《虫屋

    姜游望向远处。

    天色突然的(阴y)了下来,风吹得太阳伞阵阵作响,不一会儿便有雨丝飘落而下。

    管清彤亦安静地坐着,时不时喝一口水。

    许久,姜游开口了,“昨天散会后庄泽坤专门找我聊了会儿。”

    “拜托你照顾小诺吗?”

    “大概这个意思吧,”姜游的视线移回管清彤的脸上,“我有点想不明白,镜湖会彻底倒台了,就算有余孽,没了明神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下个月你儿子就正式入职了,你为啥还想为他大包大揽的?”

    管清彤反问“难道你不信任我的能力吗?”

    “我好奇嘛。”

    “我是他妈妈。”

    “所以你算到了什么?”

    管清彤目色微凝。

    雨越来越大。

    密集的雨点砸在阳伞上,砸在地面上。

    “我算不出我丈夫的生死与去处,似乎有一堵墙,它隔在那里,让我什么都看不到感知不到,我便想另辟蹊径,绕开那堵墙,”管清彤的眼神带着些凛然,“我哥哥能够算出神的动向,我比不上他,但是,镜湖会里的只是半神。”

    “神你们都干掉了,一个半神折腾这么多年。”姜游没忍住吐槽了一句。

    “不一样,镜湖会的根须是长在内部的,牵扯太多,还有它背后依仗的世俗权势,”管清彤喝了口水,“而当初的那个神,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威胁,因此我们可以联合所有的力量对付它。”

    “于是你给明神算命了?”

    “对,但是我依然什么都算不到,那堵墙依然在,我不甘心,我,越走越远,黑暗中探出无数只手,它们撕扯着我的灵魂,我依然往前走着,直到最终,我走到了路的尽头。”

    “你看到了什么?”姜游问

    “光,黑暗之中的光,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它的样子,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不到痛了,我所有的感知都被恐惧占据了,接着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被一股力量拉着,”管清彤打了个寒颤,她咬了下嘴唇,“一些破碎的画面快速的在我面前闪过,然后我便醒了过来,其中便有预知梦中的画面”

    风吹着雨。

    管清彤把裙摆往上拉了拉,避免被雨水打湿。

    “后来呢?”

    “醒来后,我看到小诺坐在我(身shēn)边哭,”管清彤听着雨声,“我突然觉得,不重要了,妖魔鬼怪是杀不光的,老桑杀了那么多年,赔上了(性xg)命,我不希望小诺走上相同的路,我希望他可以做被保护着的那一方。”

    “如果他不想呢?”

    “那我只好放手。”

    “你人坐这,很没说服力的。”

    “我原本已经快忘记了,那次卜算中我看到的一切,但是,金澄的预知梦,它告诉我,有一些事会发生了,而且离我儿子很近,我……”

    管清彤看着姜游,“或许我该叫你一声姜前辈,将已经入轮回的鸟再次唤回人间,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段。”

    “小把戏而已,说破了不值一提,”姜游很谦虚,他说“倒是你窥视到的画面,我觉得很不同寻常。”

    “那你能告诉我它们的意义吗?”

    “前几天科长也把画传给我了,我觉得还是我儿子画好的好,构图有趣色彩鲜艳。”

    管清彤看着姜游,突然,她笑了,她说“小诺在特科,让你费心了。”

    “没有没有,我不常去单位,科长比较辛苦。”

    “雨小了,我要回去了,阳台上的衣服估计都湿了。”

    姜游看着开始变小的雨,“我先要排练几次,回忆回忆,等我这边的门重新弄好了,也就差不多是正式演出的时候了,那时我再喊你过来。”

    “多谢,近(日ri)金澄会来唐江,我会仔细向他询问梦境的细节。”

    管清彤站了起来,转(身shēn),提着裙摆走下了露台。

    姜游没有送她。

    直到她走出院门后,他才走了下来,走回店里。

    姜末坐在圆椅上晃((荡dàng)dàng)着双腿,林昱坐在他的对面。

    姜游走到姜末(身shēn)边坐下,他抽出了两张纸巾,擦了擦镜片上的雨水,“可惜了。”

    “什么?”林昱问。

    姜游说“刚才来的是,管诺的母亲,管清彤。”

    林昱点了点头。

    “二三十年前,该是个绝代佳人,”姜游重新戴上了眼镜,“我觉得我意志不够坚定,被夸上几句就飘了。”

    “下个月二十号,有半马活动,”林昱问姜游“我打算去,你要报名吗?”

    “报这个干嘛?每天十公里我已经生不如死了。”

    “锻炼意志力。”

    “不了不了,姜末,你要喝牛(奶nǎi)吗,”姜游往厨房走去,“刚才淋了点雨,我也要来一杯(热rè)牛(奶nǎi),去去寒气。”

    ……

    庄泽坤公寓·小世界

    唐不甜感觉到空间的波动,有人进来了。

    管诺看到漫天的刀光消散了,浅紫色的(身shēn)影在半空一凝,转(身shēn),裙摆划出了优美的弧度。

    站到了地上后,唐不甜右手拿着木刀,一步一步地向管诺走去。

    “你知道我在里面?”站到管诺面前后,唐不甜问。

    “我知道,我看到你的包了,我想进来打个招呼。”

    “我在修炼。”唐不甜说。

    “我不是想要偷看……”管诺努力想要解释,“我……”

    “你的实力不够。”

    “我会变强的。”

    唐不甜点了点头,她问“几点了?”

    “四点了,”管诺看了一眼唐不甜的表(情qg),“我,我最近在练研究所新研发的功法,科长你要看看那个功法吗?”

    “我不擅长指导别人修炼。”唐不甜拒绝了。

    “不是,而是……”

    唐不甜疑惑地看着他。

    “庄叔说这个功法很好。”管诺说。

    唐不甜突然明白了管诺的意思,她说“谢谢,不用。我的境界已经不看重功法了,讲究实战和顿悟。”

    说着,她往出口走去。

    看着唐不甜走出了小世界,管诺也跟了出去。

    唐不甜再次感觉到不解,她问“你不是来修炼的吗?”

    “我刚想起来,我今天要去姜哥那里,科长你要一起去吗?”

    唐不甜思索了片刻,她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