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55章 银耳

作品:《虫屋

    “等一下。”清阳道人喊住了姜游。

    “你说。”

    清阳道人也站了起来。他从姜游(身shēn)边走过,一直走到小楼原本的位置。他抬起头,太阳耀目的白光模糊了天空与山峰的界限。

    姜游也向前走了几步。

    清阳道人转过(身shēn),宽松的衣袖向后一甩,他问“你觉得小唐,她是怎么想的?”

    “她怎么想的我不清楚,这些(日ri)子相处下来,”姜游看着清阳道人的眼睛,“你与她认识的时间比我长,她道心坚定,不会被红尘所染。”

    说罢,姜游转过(身shēn),往下山的方向走去。

    清阳道人看着姜游走过陡坡,走过木桥……

    姜末蹬着两条小短腿跟在他(身shēn)后。

    姜游在木桥前停了一下,把姜末抱了起来。白茫的阳光下,他们愈走愈远,很快便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了前山的林木中。

    清阳道人收回了视线。

    ……

    从老劲山上下来后,姜游觉得膝盖疼的厉害,每走一步,关节就咯吱响一下,于是他把姜末放到地上,和他商量说“你自己走行不?”

    姜末转过(身shēn),背对着他。

    姜游半蹲下(身shēn),把姜末的脸搬正了,“你都要七岁了,你看别的小孩,哪有像你这样去哪都要抱着走的?”

    姜末眼珠子斜了一下。

    “算了算了,你反正记着,”姜游再次抱起了他,“养儿防老,等我老了,就换你背我了,”他停顿了下,“我们也去搞两只仙鹤吧?多威风。”

    ……

    去了一趟老劲山后,姜游以腰扭膝盖疼为借口,赖了三天的锻炼,还把修院门的事全权扔给了林昱。每天睡醒了,不是去陈楠书店看书,便是去茶室下棋,眼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往上跳。

    一周无事。

    周五傍晚,姜游带着姜末和陈楠一起接了芸芸放学,然后四人便一起去了徐老家。

    按下门铃。

    章秋开门看到他们就笑了,她从鞋柜里拿了四双拖鞋,放到他们面前,“你们总算到了,老徐念叨了一个下午了。”

    陈楠教着芸芸叫徐爷爷和章(奶nǎi)(奶nǎi)。

    姜游很期待地看着姜末,章秋先开口了“小末,上次的饼干怎么样?你喜欢哪个味道?巧克力还是花生的?”

    姜末扭头看姜游。

    “都喜欢。”姜游帮姜末换了鞋。

    “那这次再带点回去。”

    看着他们换好鞋子进来后,章秋招呼着他们在沙发上坐下,“佳琪还在路上,先喝点甜汤垫垫肚子吧?”

    章秋走进厨房里,陈楠跟了进去。不多时,她们便说笑着,一人端了两碗银耳羹放到了茶几上。

    徐老正和姜游说着话,“这个基金会呢,是去年成立的。个人也能申请,我看去年,很多项目都是什么,写个剧本啊,弄个连环画。”

    姜游拿起碗,喝了口银耳羹,“去年文化街有人申请上了吗?”

    “没有,去年知道的人少,今年审核比去年要严格,”徐老看了眼时间,他问姜游“下一盘棋,然后吃饭?”

    “行啊。”

    姜游站了起来,跟着徐老走进了书房。

    芸芸喝完了自己碗里的银耳羹,开始用勺子喂姜末。

    “他们俩处的(挺tg)好。”章秋说。

    “是啊,”陈楠笑了下,然后她站了起来,一边往厨房走去一边说,“我来洗菜吧。”

    “不用不用,菜差不多了,等佳琪回来……”

    “他一直说你做菜好吃,我正好偷师几招。”

    ……

    徐老和姜游面对面坐下。

    “你看我这个棋笥。”徐老拿起棋笥,递向姜游。

    姜游接过后打量了一番,他问“是新买的吗?”

    “你猜多少钱?”

    “是什么木头做的?”

    “花林木。”

    “花林木啊,那大概,”姜游想了想,“八百?”

    “差不多吧,一千六。”徐老放下了棋笥,他把棋盘上的棋子一颗颗收了进去。

    姜游帮着收棋子,“这么贵啊,我还想五六百的话,我也去弄一对。”

    “佳琪现在处的对象送的,好像专门找了代购,去(日ri)本买的。”

    “那是要贵了,那边一把棋士扇子,就要两百块,我还不如自己用白纸糊一个呢,”姜游看着徐老在棋盘上落下一子,他问“你对现在这个,(挺tg)满意的?”

    “也谈不上吧。”徐老表(情qg)很淡定。

    “棋笥都用上了。”姜游戳破了他。

    “人呢,是好的,”徐老说着他的担忧,“但是他二婚,我不是歧视二婚,佳琪这个年纪,也不好说谁歧视谁。而是我怕她以后处理不好和他前妻还有小孩的关系。现在独生女,在处理这些关系还有亲戚关系上,是很弱的。”

    徐老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开门和关门声,是徐佳琪回来了。

    不一会儿,书房的门被推开了,徐佳琪拿着两杯茶走了进来,放下茶杯后,她说“爸,姜游,妈说半小时后吃饭。”

    “知道了知道了。”徐老对着她挥了挥手。

    听着书房门关上后,徐老问“你和陈楠是定下来了?”

    “去年过年的时候上她家拜年了。”姜游说。

    徐老点了点头,“那打算什么时候把证领了?”

    “再说吧。”

    两个人快速的在棋盘上落着子。

    “他和前妻为什么离婚的?”姜游问。

    “我找好多人打听了。因为他也是唐江人,他父母呢,我其实是认识的,我听到的说法呢,是(性xg)格问题。”

    “经常吵架?”

    “倒不是的,”徐老否认了,“他是一路读书本科硕士博士,博士是在国外读的,回来就是副教授了,评正教授也很顺利。但他前妻呢,比他更厉害,三十出头就正教授了。而且呢,她事业心特别重,嫌弃他觉得他不思进取,跟不上她的步子了,于是就分手了。”

    “女强人啊。”

    “是啊,但是其实呢,小潘他呢,就是我女儿对象,他是能静下心来做学问的,心态很平和,”徐老看着姜游提了两个黑子,“我就是遗憾,他和佳琪,要能早点认识就好了。”

    “缘分没到嘛。”

    这时,门又被推开了,章秋探了半个(身shēn)子进来,“吃饭了,吃完再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