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59章 甜咸

作品:《虫屋

    姜游把毯子和抱枕往唐不甜怀里一塞,“行了,你自便吧。”

    说完后,他只觉得困意一阵阵的上涌,于是他转(身shēn)走进了卧室,扑(床chuáng),抱住被子,感觉整个人都沉进了(床chuáng)垫中。

    唐不甜抱着毯子和抱枕走下了楼,走回院子中。

    天色稍稍得亮了些。

    唐不甜走到石榴树边,把毯子和抱枕放到秋千上。

    然后她仰起头,一簇簇红色的花,在微风中轻轻地抖动着,她稍稍地踮起脚,伸手,摘下了一朵石榴花。

    她坐到了秋千上。

    (身shēn)体随着秋千微微地晃动着。

    抬起头。

    晨光透过叶片与花朵轻轻柔柔地落在她的脸上和(身shēn)上。

    她突然也觉得有些困了。

    这时候,她余光看到有什么东西从院门方向的墙上落了下来,她转过头,看到姜末站在墙边。

    他发现了唐不甜。

    唐不甜的(身shēn)体一下绷紧了,她站了起来,石榴花从她的指缝中落到地上,她握紧了手中的木刀。

    她看到姜末眼中闪过一点红色。

    姜末慢慢地向她走来,他走的很慢,似乎走的还不稳,摇摇晃晃的。他在唐不甜(身shēn)前大约两米处停了下来,唐不甜注意到他的视线落在了她手中的木刀上。

    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之间,天色暗了一下。她下意识向侧边一避,但依然慢了,无数根蛛丝缠绕在她的木刀上,她抿了下嘴,手腕一转,将木刀往后一拉,木刀突然变得虚幻了起来,与此同时蛛丝一根根的断开了。

    姜末的手指动了一下。

    这时候,唐不甜(身shēn)体一转,木刀又恢复了实体,刀(身shēn)上浮动着暗光。

    刀尖下压,唐不甜顺势向姜末刺去。

    姜末伸手抓住了木刀。

    唐不甜感觉到木刀突然变得烫了起来,她看着姜末的眼睛,瞳孔伸出的红色跳动着。

    兴奋。

    她突然之间读懂了姜末的眼神。

    素白的手指握紧了刀柄,闭上眼,心神沉入。刀(身shēn)再一次变得虚幻了起来,她向后一跳,从姜末手中抽出了刀,在半空中旋转了半圈后,她(身shēn)体后仰,避开了一根(射shè)向她的蛛丝。她变换着招式,一边躲着蛛丝,一边用木刀将蛛丝根根斩断。

    剑气四溢。

    石榴花朵朵飘落而下。

    唐不甜睁开眼睛,姜末站在前方,他的视线锁在她的木刀上……

    嘎吱。

    她听到了以学生因,然后她看到姜末眨了下眼睛,眼中的红色消失了,四周的蛛丝也消失了。她转过(身shēn),看到主卧的窗户被推开了。

    接着一个圆脸男人探头出来对着他们吼。

    “我说你们有完没完?还让不让我睡觉啊?”

    唐不甜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姜末打了个哈欠,他揉了揉眼睛,轻轻跺了下脚,整个人便从院子里消失了。

    她思考了一秒,抱起了放在秋千上的毯子和抱枕,埋头冲进了花房,在罗汉(床chuáng)上躺了下来。

    院子里恢复了宁静。

    姜游关上了窗。他再一次地扑(床chuáng),抱被,进入梦乡。

    ……

    五个小时后,姜游终于睡醒起(床chuáng)了。洗漱了一番下楼后,他发现林昱已经在店里了,唐不甜坐在长桌边,在啃一只黑糯米粢饭团。他走到长桌边,在食物袋里翻了翻,拿出了一只饭团和一袋豆浆。他看向林昱问“你吃了吗?”

    林昱说“我吃过了。”

    于是姜游坐到唐不甜对面,安心的开始啃早饭。

    “你下次买这个饭团,让他里面放一勺白糖。”姜游一边咀嚼一边说。

    “要买甜的吗?”林昱有些疑惑。

    “不是,就咸的,”姜游咽下了食物,他喝了口豆浆,“不要放榨菜,里面就放油条,然后放一勺白糖,可以放个咸鸭蛋黄。”

    唐不甜抬头看姜游。

    “真的,很好吃的,”姜游对唐不甜说“你要不要试试,甜大饼裹油条也特别好吃。”

    “异端。”林昱评价说。

    “异端都是走极端的,我这种咸甜一起吃的叫做兼容并包,(阴y)阳和谐。”姜游三两口把粢饭团吃掉,再一口气喝掉了豆浆,然后他问唐不甜“我们一会儿怎么走?先去单位,还是直接去研究所,你知道研究所在哪吗?”

    “我们直接去老劲山。”唐不甜说。

    “那也行,还能吃个午饭再走,”姜游转向林昱,“我今天下午有正事,就不跑步了。”

    “知道了。”林昱说。

    姜游又问唐不甜“其他人去吗?”

    “管诺跟着研究所搬家。”

    “我有点想招才了,好久没见了。”

    等到唐不甜吃完后,姜游收了收桌子,然后走到厨房里,(热rè)了杯牛(奶nǎi)放在流理台上。再走出来的时候,他在店门边上站了会儿。

    院子里落了一地的石榴花。

    阳光很烈,花都被晒得有些瘪了。

    他转过(身shēn)问唐不甜“我这个院门弄的不错吧?”

    唐不甜走到他(身shēn)边,“(挺tg)好。”

    过了几秒钟后,她又问“最近就在弄院门?”

    “我很忙的,”姜游看着她说“楠姐书店要弄个文化街讲坛活动,现在暑假了嘛,原本准备第一期在7月10号前后,结果合约差不多走了小半个月才盖完章,这还是开后门的,徐老最近也没空,加上物料宣传等等乱七八糟的。我原本打算七月初再试着召唤一下啾啾的,太忙了,抽不出时间。”

    “现在时间订了吗?”

    “讲坛吗?暂定吧,25号。啾啾这个事,再看吧。幸好博洋最近也忙,不然真说不过去了。”

    “是什么内容的讲坛?”

    “讲文化街历史的,说是历史,很多都是名人八卦的那种,(挺tg)有趣的。你要来听么?”

    “25号下午?”

    “晚上,晚上7点到8点半,一个半小时。”

    “可以,”唐不甜想了想后又补充了一句,“听完正好去金光寺地下练剑。”

    “那我最近要少去公园。”姜游说。

    “为什么?”

    “我把你带过去的,”姜游靠在了门上,“万一他记恨上我了,我跑步的时候,他使个坏,绊我一下,把我绊出个狗吃屎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