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1章 忽悠

作品:《虫屋

    姜游扶着浑(身shēn)淌血的林昱上了楼。

    姜游说“你先冲个澡,换(身shēn)衣服吧。”

    说着,他走进房间里,拿了一(身shēn)干净的衣服,送到林昱手里,“洗完了在我房间里休息下,安心睡一觉,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你起来。”

    林昱依然有些恍惚,反应也变得迟钝了,几秒后他才回答说“好的。”

    姜游看着林昱关上了浴室的门后,他转(身shēn)下了楼。

    管清彤站在长桌边,低头看着铺在上面的明信片,听到脚步声后,她抬起头问“这些都是你写的?”

    “要吃恰饭的嘛,喝点什么?”

    管清彤说“下雨天,喝点(热rè)茶吧。”

    姜游从厨房把泡好的红茶端出来的时候,管清彤已经在长桌边坐下了。放下杯子后,姜游也拉开一个椅子坐下,他一边把明信片收起来一边说“现在才两点多,还有六七个小时呢。”

    “这么不欢迎我过来吗?”

    “是不太欢迎。”

    管清彤轻啜了口茶,“为什么?”

    姜游没有回答管清彤的问题,而是反问“你们一早就在打核心的主意了吧?所以把研究所搬到了老劲山上。”

    管清彤温声解释“主要还是看你的想法,并没有((逼bi)bi)迫你的意思。”

    “我就这么点家当,成天被你们惦记着。”

    说完后,姜游不再开口。

    他看向门外,雨势小了一些,天色也稍稍亮了一些。于是他站起来,走到门边,青石路上泛着水光,石榴树的花落了,叶片却愈发地茂密了起来,雨水弯了一丛枝叶,水顺着树叶的边缘刷刷得向下落。

    ……

    老劲山。

    庄泽坤坐在白鹤观的会客室中,他的手指轻轻得在椅子扶手上敲击着,片刻后,他转头看向清阳道人,他问“你觉得那个孟元白有问题?”

    “是的,”清阳道人点了下头,“我总觉得这个人,还有他的法尺,我在哪里见过或者听说过。”

    “法尺呢?”

    “在他的孙子手里。”

    “姜游的租客那?”庄泽坤问。

    “是的。”

    庄泽坤说“我记下这个事了。”

    清阳道人松了口气,他刚要开口,便听到了敲门声。他站起走到门边开了门,看见了唐不甜站在门外。

    清阳道人有些惊讶,他问“小唐?你怎么来了?”

    唐不甜指了指庄泽坤,“我找他。”

    说完后,她走进了会客室。

    听到她的声音后,庄泽坤便站了起来,他看着唐不甜问“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唐不甜说“我想问你一些事。”

    闻言,清阳道人说“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下。”

    清阳道人走出会客室,他仔细地关上了会客室的门,几步走到廊边。风把雨水吹了进来,打湿了道袍的一角。

    清冷的声音穿透雨声,在会客室中响起。

    “异种灵力,到底是什么?”

    听到唐不甜的问题后,庄泽坤愣了一下,他问“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异种灵力和三十年前的事有关吗?”

    “你从哪里听到的?”

    唐不甜没有回答,她双手抱着木刀,直视着庄泽坤。

    庄泽坤沉吟了片刻,“这事涉及机密……”

    闻言,唐不甜转(身shēn)便(欲yu)离开。

    “小唐。”庄泽坤喊住了她。

    唐不甜停下脚步。

    庄泽坤绕到了唐不甜的面前,他说“小唐,你对我有不少误解。”

    唐不甜说“没有误解。涉及机密,你没有权利说,我没有权利知道,这是事实。”

    雷电闪过,雨声又大了起来。

    “三十年前,”庄泽坤稍稍地叹了口气,“三十年前,没有特科,研究所也没从科学院独立出来,那时候我,”他看着唐不甜过分年轻的脸,“我那时候比你现在也大不了几岁。谢老师带着我们这群年轻人,有的是有家学渊源的,像管诺的妈妈们,还有她哥哥管康,我和望舒他们,是从一些孤儿里挑出来的。”

    庄泽坤观察着唐不甜的表(情qg),他继续说着,“那时候,山上和世俗很少有交流,民间的话……”他又叹了口气,“玄学相关的案子,不算多,但整个华夏国一年下来也有几千起,也有人出于各种目的,想借用玄学的力量谋取财富和地位,所以政府必须制定框架体系,培养自己的人才,也从民间吸纳人才。”

    “你说的这些,和我没有关系。”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学的吗?”庄泽坤略微抬高了些声音。

    “不知道。”

    “我们不缺功法,我们收集了许多功法,科学院的人对这些功法进行统计和分析,总结出了几个体系来,他们还对修炼需要的能量,也就是灵力进行研究,研制出了初代的灵力补剂。我们便开始修炼了。我们没有老师,我们和研究员一起摸索,出了问题一起解决,药物的副作用,一起忍过去。我的一个好朋友,詹泊,他走火入魔了吧,当时谢老师去山上求助,山上下来了一个人,他治好了詹泊,然后他和我们说,我们的修炼方式是错的,我们的路是走不通的。”

    唐不甜抿了一下嘴。

    “一年几千起的玄学案件,想利用玄学谋取财务权势人,还有,一直想渗入华夏的外国玄学势力,小唐,你做了三年的特科负责人了,如果没有特科,谁来解决这些事?靠民间力量自发组织?还是指望山上呢?”

    唐不甜说“我明白特科存在的意义。我不明白,你和我说这些的意义。”

    “三十年前,佛门认为天道将变,异种灵力也是在当时被发现的。科学院投入了许多精力在这上面,”庄泽坤向后走了几步,他拿起了茶几上已经凉透了的茶喝了一口,“灾变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将异种灵力和灾变联系在了一起,以至于,错过了一些真正的线索。”

    “真正的线索?”

    “是的,”庄泽坤看着唐不甜抱着的木刀,“为了驱使这把木刀,我们死了很多人,可能,可能,”庄泽坤的声音带着些颤抖,“为了终结灾变而牺牲的人,他们都是和我一起长大,一起修炼,一起忍耐过痛苦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在十年前,研究所发现了异种灵力的真相,”庄泽坤深吸了口气,他说“那时候,我已经被((逼bi)bi)的离开了唐江。如果当初没有走弯路,给我们多一点时间,也许他们不需要牺牲。”

    “所以异种灵力没有意义吗?”

    “有意义,只是,”庄泽坤(欲yu)言又止,他说“继续往下查吧,等查出了原因,也许那时候你也就知道真相了。”

    唐不甜垂下了双手,她说“多谢告知。”

    庄泽坤笑了下,“以后你有疑问,可以直接来问我,我若不在唐江的话,你可以打电话给我,也可以多问雨岚。”

    “好。”

    “我也正好有个事想拜托你。”

    “你说。”

    “小诺现在修炼的功法是研究所新研发的,理论层面上足够安全了。我们这代人老了,路走不通就走不通,小诺他还年轻,才开始正式接触这些,我希望他可以把路走下去,不为了一时的强大而牺牲寿数。”

    “你要我看着他修炼?”

    “是的。”

    唐不甜想了想,她说“每周半天,下周开始,我认为没问题后,就结束。”

    “行的行的,我先替小诺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