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2章上级

作品:《虫屋

    四点多的时候,刘博洋到达了虫屋。

    他走到店门口,把伞搁一边,往店里望去。

    窝在柜台后的姜游刚好抬起头,他一边站起朝门走去,一边说:“博洋你来的时间巧,雨小了,之前那一阵好大。你没淋到吧?”

    “没淋到。”

    刘博洋看到了管清彤。

    姜游介绍说:“管诺有事没法过来,这位是他的妈妈,管诺的本事都是跟他妈学的。”

    刘博洋说:“伯母好。”

    “唐科长也在路上了,估计快到了,”姜游泡了杯查放在刘博洋面前,“你先坐会儿,我上去喊林昱起来。”

    “好的。”刘博洋坐了下来。

    姜游走到楼上他敲了几下门后喊:“林总,醒了没?”

    几秒后,他听到林昱的声音:“醒了,你等下。”

    姜游说:“你慢慢来,我在楼下等你。”

    ……

    楼下,刘博洋和管清彤相对而坐,却陷入了沉默。

    “你是做设计的?”管清彤打破了沉默。

    “是的。”

    “装修设计吗?”

    刘博洋犹豫了一下,他回答:“室内装饰,也做。”

    快且重的脚步声响起,姜游走到了楼下,他听到了管清彤和刘博洋的对话,他说:“我这个院子,就是博洋设计的,最近还重新搞了一下大门。”

    管清彤往外看了一眼,“做的挺好。”

    “那当然了,”姜游从糖碗里抓了把糖后,在刘博洋身边坐下,他把糖一颗颗排在长桌上,排成了个三角形,“博洋最近很忙吧?”

    “挺忙的,不过最困难的地方都解决的差不多了,”刘博洋喝了口茶,他语气略有些兴奋,“文君说要好好谢我,这次我,因为我谨慎,你也知道的,我喜欢抠细节,这次,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觉得我太较真了,没想到这次的客户,他喜欢埋坑,我一个坑都没掉进去,所以现在好了。”

    “厉害的,那得给你发奖金吧?”姜游一边说,一边又把糖排成了圆形。

    刘博洋说:“有的,等项目结束后吧。”

    ……

    林昱坐了起来。

    姜游的床太软,他睡得不太舒服。他站起来,拉开窗帘。雨势变小了,天色似乎比之前要亮一些,他看到了手腕上的手链——迷你的流星锤,他笑了下,然后转过身,向外走去。头还有些发晕,身体有些软,走在地上像踩在棉花上一边。

    推开主卧的门口后他愣了一下。

    姜末托着腮坐在工作台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昱。他穿了套浅蓝色动物印花的睡衣,头发有些乱,看上去似乎也刚睡醒。

    林昱走了过去。

    姜末对着他伸出手。

    林昱正犹豫要不要伸手的时候,他看到姜末的食指的指腹上亮起了一个白色的光点,成千上万的蛛丝从白色的光点中穿梭而过。一张白色的明信片逐渐地覆盖在姜末的掌心之上。

    林昱认出了那一张明信片。

    他看着姜末。

    透明的蛛丝之后,是一双跳跃着深红色的光的眼眸。

    颤栗。

    灵魂在颤栗,在臣服。

    姜末稍稍仰起了头,手中的明信片晃悠悠地飞起,飞到林昱面前后停下。林昱看到姜末跳下了工作台,一步一晃地走向侧卧,门自动开了。

    侧卧的门关上后,林昱看着他面前的明信片。

    伸手,拿起。

    眼前似乎散去了一层迷雾,视野中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脑子也似乎清晰了起来。他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姜游的声音,刘博洋的声音,他还听到了雨声,听到了雨滴落进泥土的声音……

    他把明信片放进裤子口袋里后走下了楼。

    ……

    四点半的时候,唐不甜到了,她在店里略坐了会儿,姜游便提议去吃饭。他说:“我们现在走出去到了饭店坐下点菜,也差不多是五点了,吃一个多小时,散散步走回来,就七点了,我们八点开始搞,争取在十点前能结束,这样大家回去就不会太晚了,零点前能到家。”

    刘博洋率先表示赞同,他说:“行啊,我都可以。”

    林昱跟着说:“好。”

    唐不甜点了下头。

    管清彤也说:“你们决定,我跟随你们年轻人。”

    姜游想了想,“久美广场有一家店,有一道野山菌菇汤做的特别好,我每次去都要点,然后那家可以单点米线的,也有单独小锅米线,但是汤底没有菌菇汤好,我喜欢把米线下在汤里吃,那家炒饭也很好吃,会给一点咸菜,味道蛮特别的,别的地方没吃到过。”

    “那就这家吧。”林昱说。

    其余三人也纷纷附和。

    十多分钟后,他们到了久美广场。还没到下班高峰期,又在下雨,广场里显得有些清冷,姜游看到了一家常年排队的冰粉店门口站了两个人,于是到了饭店,坐下,点完菜后,他说:“我去买个冰粉,很快的,那家冰粉放的料很多,你们一定要尝一下。”

    “我也去。”唐不甜说。

    ……

    姜游和唐不甜很快买完了冰粉,往回走了一段后,唐不甜突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姜游问。

    “我问了庄泽坤。”

    “异种灵力的事吗?”

    “对的。”

    “他怎么说的?”

    “机密。”

    唐不甜转头看广场上的喷泉,白花花地水冲向阴沉的天空又再砸落到地面,“但是他说了别的很多话。我一直在想他的话,他说了很多,但仔细想后,觉得他什么都没说,除了……”她犹豫了一下,她说:“他拜托我看着管诺修炼。”

    姜游说:“管家是搞算命的。”

    唐不甜想了想,“管诺第一次见我,他说,我是他的机缘。”

    “也许他算出了你是他命中注定的师父,但因为你年纪比他小,所以他不好意思拜师,只能扭扭捏捏地透过庄泽坤来向你求学,”姜游换了只手拿冰粉袋子,他说:“你现在是特科负责人,他才转正,你既是他领导,又是他前辈,你们虽然没有师徒之名,但已经有了师徒之实了,你看不看他修炼,都影响不到他的命数的。”

    “胡说八道!”

    “那你想怎么说?”

    唐不甜抿了一下嘴,她手指握紧了木刀,向前快走了几步。

    姜游追了上去,“慢点慢点,我膝盖不好。”

    唐不甜说:“上级和下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