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4章蜥蜴

作品:《虫屋

    啪嗒一声,管清彤手中的勺子落在了桌上,再掉到了地上。

    管清彤弯腰捡起勺子。

    姜游叫了服务员,“麻烦再拿一个勺子来。”

    勺子很快拿来了。

    管清彤接过勺子,倒了谢后,她看着林昱说:“我被吓到了。”

    林昱道歉说:“对不起。”

    “你看到了什么?”管清彤问。

    “我也不清楚,”林昱抬手揉了下额头,“我可能是,可能……”

    “下午睡多了,睡懵了吧”姜游的声音插了进来,给林昱解了围,他看着桌上的菜吃的差不多了,便说:“还要加点菜,或者吃点主食吗?”

    管清彤说:“我饱了。”

    其余三人也纷纷表示吃饱了。

    ……

    回到虫屋。

    他们刚踏进院子,一阵暴雨哐啷砸了下来。

    冲回了店里,姜游把抽纸拿到长桌上,他说:“我时间卡的挺好的。”

    刘博洋抽了张纸擦了擦手,抬头时,他看到了一丝水气都未沾染的唐不甜和管清彤,转过头,姜游正在擦眼镜。

    戴好眼镜,姜游说:“等这阵雨过了,我们就开始。”

    管清彤说:“都听你安排。”

    “你们先坐,我切个西瓜过来。”

    说着,姜游走进了厨房,从地上抱起了一个西瓜放在砧板上。

    他听到了脚步声,扭头一看,是林昱进来了。

    林昱说:“我过来泡几杯茶。”

    姜游把西瓜一切两半,“再拿点瓜子花生出去,在橱里。”

    “好的。”

    林昱走到姜游身边,姜游一边埋头切瓜,一边问:“你要问什么?”

    林昱朝外看了一眼。

    “说吧。”姜游说。

    于是林昱低声说:“吃饭的时候,好像有一些信息突然出现在我脑子里。”

    “蜘蛛嘛,以执念为食。”

    “什么?”

    “你知道蜥蜴人吧?”

    “啊?”

    “蜥蜴人以人类的负面情绪为食,他们的代理人就在人间搞事,制造混乱和仇恨。”

    “这是真的吗?”

    “哪个?蜥蜴人吗?”

    林昱点了点头。

    “这个是三流地摊。”

    “那蜘蛛呢?”林昱追问。

    姜游把切好的西瓜放在托盘里,他说:“那是挑嘴。”

    说着,他端着西瓜走了出去。

    林昱在厨房里站了一会儿。他从口袋中拿出明信片,看了一会儿后,他呼了一口气,放了回去,找出了杯子可茶叶,开始泡茶。

    他端着茶出去的时候,姜游已经在说他的安排了。

    “博洋。”

    “我在。”被叫到名字后,刘博洋下意识举了下手。

    “别慌,你上次已经演练过一次了。这一次你要做的就是,当管前辈算出方位后,你就向着目标走,不要停,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然后,在你找到啾啾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抓住的手势,“把它带回来。”

    刘博洋说:“我知道了。”

    姜游看向管清彤,“你的任务便是算出方位,这对你不难吧?”

    管清彤说:“我会尽力一试。”

    林昱把一杯杯热茶放到众人面前后,又把瓜子和花生拿了出来。

    天色完全的黑了下来。

    管清彤看向刘博洋,“我要知道,你和啾啾的故事,”她稍稍停顿了下,“我知道的越多,从卜算的结果中解读出来的信息就越多也越准。”

    “我想想怎么说。”

    “我看你的面相,你渡过了一次死劫?”

    “对的,”刘博洋有些不好意思,他喝了口茶,“我,我那时候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吧。”

    接着,刘博洋把他和啾啾的故事从头至尾地讲了一遍。

    唐不甜面向店门的方向坐着。

    她半闭着眼睛,似乎在听刘博洋的讲述,又似乎在听雨声。

    刘博洋讲得有些口感,他拿了块西瓜,咬了一口,“啾啾救了我,它不止是救了我的命,我觉得它把勇气给了我,我是很怯懦的人,”他摇了摇头,“我现在可能好一点了吧,可能吧,我想把它带回来。”

    管清彤承诺:“我会尽全力的。”

    刘博洋诚挚得向她道谢:“谢谢你。”

    大半个小时后,雨终于变小了。

    姜游走到院子里,感受了一下雨势。他转头对着他们说:“我们开干吧?”

    众人纷纷同意。

    姜游又从樟树上扯了一片叶子下来。

    樟树的香气弥漫在雨中。

    管清彤抬起头。

    密集的光点从极深又极遥远的黑夜中落下,她有些愕然,她伸出了手,四周的雨水都消失了,光点落在了她和刘博洋的身上,下一刻,刘博洋的身体消失了,一条光河在她的面前打开。

    她转过头,看到了姜游站在她的身边。

    他的脸一半在光之中,一半在黑暗里。

    管清彤咬了下嘴唇,她说:“湮灭于混沌的东西是算不出的。”

    “可你还在算。”

    “我不甘心。”

    “去吧。”姜游推了她一把,铺天盖地的光点落下,她被卷入了光河之中。

    树叶的碎屑顺着他的指缝落在了地面上。

    姜游转过身,唐不甜和林昱站在他的身后。

    唐不甜向前走了一步,她沐浴在光中,清丽不可方物,她问:“管清彤要算什么?”

    “‘院子’的坐标,是管清彤算出来的,研究所搬家,是因为他们想要把‘院子’和老劲山连接起来,‘院子’的核心在我这里。”

    “她想要核心?”唐不甜问。

    “她给‘明神’算过一卦,过程中,她看到了金澄预知梦里的画面,”姜游笑了下,“她是这么说的吧。”

    “什么意思?”

    “她想借核心的力量,再算一次,而我,也想借她的卜算之力,去看一些东西,当然,我原本是想借管诺的,”姜游对着唐不甜伸出手,“想进去观个光吗?”

    “好。”唐不甜把手放在姜游手上。

    “林总,”姜游看向林昱,“把那张明信片给我。”

    “好的。”林昱从口袋中拿出明信片递给姜游。

    “下次给你找个新手教学对象。”姜游把明信片收好后,他对着天空伸出手,光河倾泻而下笼在了他和唐不甜的身上。

    他们从林昱的视野中消失后,光点渐渐变得稀疏,再消失,

    风夹着雨水,吹在林昱,院子里的景物从黑暗中慢慢地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