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章 隔壁家的小孩

作品:《虫屋

    第479章

    一串雨珠从叶片上滑下,落到了刘博洋的头顶上,沿着额头向下淌。

    刘博洋打了个激灵,他抬手揉了揉眼睛,视线从模糊变清晰。他看到姜末从他面前走过,看到唐不甜扶起倒在地上的管清彤,看到站在秋千边的姜游和林昱……

    啾!

    刘博洋抬起头,一只煤山雀从树枝上飞下,飞到了他的手背上。

    刘博洋觉得他的心一下定了。

    姜游慢慢地走到刘博洋面前。

    刘博洋捧着啾啾站了起来,他说“谢谢你,姜哥,真的,真的谢谢你。”

    “客气啥呢。”

    姜游伸出手要去摸啾啾的头,谁知啾啾快速的一扭头,就在姜游手指上啄了一下。

    “(挺tg)顽皮的,”姜游甩了甩手后看向刘博洋,“过几天后,你可以回去养着,只是每个月都要过来住几天,至少半个月。树在这里,对它比较好。”

    “我,我可以经常来看就行了。”

    “随时来,我把院子钥匙给你一把,”姜游想了想,他又说“也不好老把它拘笼子里,我打算给它搞个鸟窝,挂在树上。”

    “姜哥你要什么样的?”刘博洋问。

    “好看一点吧,颜色鲜艳一点的。”

    刘博洋深吸了口气,他说“我,我来设计一个,做出来很快的。”

    “又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

    众人回到虫屋后,聊了一会儿天,逗了会儿鸟,便纷纷告辞离开了。

    姜游把店里打扫了一下,然后去厨房(热rè)了两杯牛(奶nǎi),端到了长桌上。

    啾啾啄着桌上的碎花生。

    “变大,快点变大,让我感受一下骑鸟的感觉。”姜游对啾啾说。

    啾啾转过(身shēn),用尾巴对着姜游。

    “你给我记住了,我明天找只猫来治你。”

    姜游喝了口(热rè)牛(奶nǎi),他看向不知何时坐到长桌边的姜末,“我看到了一些(挺tg)有趣的事。”

    姜末面前的杯子里牛(奶nǎi)慢慢变少。

    “你的小伙伴可厉害了,都会扮人了,胡跃峰的那个贵人,被他夺舍了。你看他一边给胡跃峰兄弟当世俗靠山,一边差遣他们,一边引导他们,丝毫没有引起胡跃峰兄弟的怀疑,镜湖会倒台后,死的干净利落。再看看你,只会打打杀杀玩升级打怪副本,你的小伙伴玩的可是权谋副本,拍成电影,你呢就是五毛特效的网大,他呢,能站在看剧智商鄙视链的顶端,引发各种细思极恐的讨论。”

    一团蛛丝扔在了姜游脸上。

    “他要不是发什么大宏愿,只想搞搞个人权势的话,早没我们什么事了,不过没事,他幸运值比较低,”姜游一边扯着蛛丝一边说“你看我们一来,还没想好是要和它做朋友,还是做对头呢,就让它丢了个马甲,还把它埋的几个伏笔给破了。你们简直就是命中注定的一生之敌啊。”

    一团蛛丝又砸在了他脸上。

    “三十年前他估计也是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估计现在还没恢复好,”扯下蛛丝后,姜游仰头把杯中的牛(奶nǎi)喝光,他说“我们还是老规矩,你做决定。”

    姜末对着啾啾勾了下手指,啾啾张开翅膀,飞在了他的肩膀上。

    ……

    唐不甜回到家中。

    她将流动着金光的嘉荣华的叶子插进花瓶里。

    花瓶里原本便插着一朵绿色的花。

    调整了一下花与叶的位置后,她抬起头,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画——姜末的画。

    ……

    管清彤她拒绝了刘博洋送她回去的好意,而是自己叫了辆车,目的地是老劲山。

    城市的灯光晕染在车窗上,被雨打散,又聚拢。

    快到的时候,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庄泽坤。

    ……

    书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庄泽坤喝了口茶,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后他站了起来,推门走出了办公室。

    他在电梯门前遇到了抱着资料夹的纪晓珍。

    庄泽坤打招呼说“纪老师,还没下班?”

    纪晓珍说“刚理出一些头绪来,你不也没休息?”

    电梯到了。

    他们走了进去。

    “几楼?”庄泽坤问。

    “三楼。”

    庄泽坤按下了三楼和一楼。

    门缓缓关上后,纪晓珍问“管诺进度怎么样?”

    “他在努力追,但是……”

    “我倒觉得,他不如专心在卜算一道上。”

    庄泽坤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三楼到了后,纪晓珍向庄泽坤告别后走了出去。

    庄泽坤一直坐到一楼,他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不多时,管清彤出现在门边。

    庄泽坤站起朝管清彤走去。

    “今天你不是去姜游那边?”

    “那边结束了。”

    “真的把鸟召唤出来了?”

    “对的。”

    “核心的事,你和他说了吗?”

    “他不同意,而且……”管清彤想了想,却想不起来她想说什么。

    “而且什么?”庄泽坤问。

    “金澄的预知梦,我今晚看到了一些和他梦境类似的画面,我在里面看到了姜游,我感觉,他对我们没有敌意。”

    庄泽坤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管清彤把散发理到耳后,她说“老庄。”

    “怎么了,小彤?”

    “我做了个梦。”

    庄泽坤担忧地看着她。

    管清彤靠在门边上,她想外看去,夜深了,雨也终于停了,山林间静谧幽深。

    “我梦见旭哥回家了。”

    “小彤……”

    管清彤回头看着庄泽坤,“他回来过,失踪后的第三个月,我们开始察觉到不对劲,当时,我算出他是有一线生机的。”

    “他逃出了一丝魂魄。”

    管清彤问“他和你说什么了?”

    “他让我小心,让我照顾好你和小诺,接着就消散了。”

    “他知道我会做什么,”管清彤勉强地笑了下,然后她说“他和我,和小诺道了别。醒来后,我忘了一切,之后,只要是和他相关的,我都算不准,都会有一些偏差。”

    “他想保护你。”

    “真讨厌。”

    “你哥把你托付给我……”

    “我早已成年了。”

    “小诺已经失去父亲了。”

    “都是空话。”

    “小彤,镜湖会已经覆灭了,我们为桑旭报仇了。”

    “可我也是特科的一员啊!”

    管清彤终于哭了出来。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