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2章 日常

作品:《虫屋

    姜游调侃说“都你带着去吃的吧?”

    “哪有每次都是我!”杨萱一边否认一边笑了起来,“我减起来快,少吃几顿就瘦了,对了,你还记得朱莎吗?”

    “记得,她怎么了?”

    姜游把啾啾啄过的芒果挑了出来,淡定地继续吃着。

    杨萱说“她真的和刘则言一起了。”

    “你怎么知道的?”

    “和我同屋的一个妹子,她混过好多剧组,上部剧她给朱莎做文替,那个剧刘则言是特邀主演,朱莎是女三,据说他和朱莎有天晚上在房间里吵很凶,整个剧组都听到了。”

    “真的啊?”姜游有些不相信。

    “可能有点夸张吧,”杨萱拉开环扣喝了口可乐,“刘则言这种顶流,肯是要住五星级酒店,不像我们这种小演员,他带的工作人员估计吃住都比我们好。不过这事肯定是真的。”

    院子里,啾啾和招才又打了起来。姜游和杨萱不约而同往外看去。啾啾凭着会飞的优势打游击战,一啄便飞,绝不恋战。招才被啄了几次后,再一次被啄的时候,突然(身shēn)体一扭,居然一爪子拍到了啾啾!

    杨萱冲着姜游叫,“怎么办?啾啾会不会被招才吃掉?”

    姜游很淡定,“不会的。”

    姜游刚说完,杨萱就看到招才松开了爪子,啾啾飞了出去。

    一地的鸟毛和猫毛。

    姜游收回了视线,他问“他们演的什么剧啊?”

    “《洛京雪》一个古装剧,听说是正剧,大制作,不过今年明年都播不了。”

    姜游用手机搜了下,“演员请的很厉害嘛,编剧名字我好像听过。”

    “对,有好多老戏骨,”说着,杨萱用手托着脸,“据说是想上星,但没成,一拖拖到现在,可能宁愿压着慢慢等,也不想转网播吧。不过我听说明年网剧审核要和电视剧一样了,我这个剧,”杨萱指了指平板,“有点恶搞,导向(性xg)不太好,可能放明年就过不了审了。”

    “我觉得还行吧,就是段子多了点。”

    “就是段子问题,有几个还涉及到伦理,后来都改掉了。”

    姜游吃完了甜品,把碗推到一边,“你现在是演员杨萱了。”

    “对的,我有一部作品了,之前还有营销号拉踩,”杨萱掐着嗓子复述着营销号的稿子,“同样是前少女组合123向前走组合的成员,朱莎第一部剧就是大导演大投资,杨萱却只能给网红做配。”

    “大仇得报,解气不?”姜游开始喝可乐。

    “是(挺tg)解气的,”杨萱点了点头,“我当时真的是莫名其妙的,那个综艺都过去好几个月了,估计就是《洛京雪》剧组里传出了些风声,他要拉个人来混淆视线,太搞笑了。”

    “他可能觉得给你带(热rè)度了,你还应该感谢他呢。”

    杨萱翻了个白眼,“谁要这个(热rè)度谁拿去,现在过审这么难,有劣迹的炒作过度的粉丝有过激行为的艺人,导演和平台都不愿意用的,当然,是据说了,”她的表(情qg)突然变得有些隐秘,“我其实有点觉得,朱莎可能是故意的。”

    姜游问“故意什么?故意吵架?”

    “我就是感觉,”杨萱说着伸了个懒腰,“你看我们123出来的,就她混的最好了,好像就下个月,她又要去一个s级综艺做飞行嘉宾了。”

    “你还听到别的八卦了么?”姜游问。

    “别的都很零碎,”杨萱想了下,“对了,我们住的地方还闹鬼了,有人晚上听到有鬼在唱京剧,还有发现晾的衣服不见。”

    “然后呢?”

    “后来发现是真的,有人,在唱京剧,哈哈哈哈哈哈……”杨萱笑了起来,“有妹子害怕,自己搬出去住酒店了,后来又搬回来了。还有那个晾衣服的,是她自己收了又忘记了。”

    “你怕吗?”

    “我还好吧,对了,上次楚城的案子有结果了吗?”

    “不清楚,我也得找人问。”

    “我随口问的,不过说真的,娱乐圈里这种事真真假假好多的,我都碰到两回了,所以我给她们科普了一下,遇到灵异事件就找警察叔叔,破案效率贼高,”杨萱顿了下,“而且还不用花钱。”

    姜游暗示说“花钱请我也可以的。”

    杨萱仿佛没听到姜游的话,她趴在了长桌上,“我已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美少女了。”

    姜游戳她的痛处,“抠脚少女。”

    杨萱脸鼓了下,“我马上就有工作了,培训结束,无缝进组!”

    “什么剧?”

    “医疗剧,讲儿科的,我演小护士,负责哄熊孩子,”她强调说“不是脑残剧了!”

    姜游盯着她看了几秒。

    杨萱被他看得有些慌,她问“怎么了?”

    姜游慢吞吞地说“熊孩子哄熊孩子……”

    杨萱跳了起来,“你说谁熊孩子呢!”

    姜游求生(欲yu)很强,“我说这个剧,有看点,能火的,”他看了眼手机,“走吧,请你吃饭。”

    杨萱又高兴了起来,“好呀好呀。”

    ……

    姜末在(床chuáng)上躺成了一个大字。

    电视机屏幕上游戏画面闪烁着,游戏手柄在地上,按键诡异得自动按下又弹起。

    you 。

    姜末翻了个(身shēn),趴成了个大字,接着,一根蛛丝把他吊了起来,他在房间里打着转,从东晃到北,从北晃到西。

    突然,他眼睛眨了一下。

    蛛丝断开了,他在半空翻转了(身shēn)体,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文化街末段的巷子里,一层黑影蒙在地面上,渐渐向外延伸……

    蛛丝亮起。

    黑影似乎撞到了什么一般停了下来。

    它迟疑了一下,换了个方向。

    它突然被卷了起来。

    它终于察觉到它撞进了蛛网里。

    要逃。

    它剧烈地挣扎着,却像是被一层薄薄的膜覆盖住了。它努力得左右突刺,却始终无法冲破薄膜,最终被压缩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凝实,最终变成了一团指甲盖大小的不规则的疙瘩。

    姜末把地上的手柄捡了起来,按了几下。

    黑色的疙瘩自燃了起来。

    化作黑灰。

    又被风吹散。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