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4章 定义

作品:《虫屋

    吃完晚饭后,姜游送杨萱到文化街大门那,看着她上了车后,再叫了辆车去唐江市公安局。正好是下班高峰期,一路开开停停的,姜游把几个手游的体力都清完了,终于从车窗外看到公安局附近的风景了。

    一个拿着木刀的纤瘦少女走进了一家连锁购物店。

    姜游对司机说“师傅,就这里你找个地方靠边停吧。”

    “你要在这边下是吧?”

    “对的,手机支付。”

    “好的。”

    ……

    唐不甜走到挂着几排数据线的货架前,伸手拿下一款红白迷彩色的安卓数据线。

    “来买数据线啊?”

    唐不甜听出了姜游的声音,她抬起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姜游。

    “我刚才在车上看到你进来,”姜游解释了一句,他朝唐不甜走了几步,拿起了一副耳机,看了看后又放了回去,他问“其他人都到了么?”

    唐不甜回答“在等研究所的人,”她抿了下嘴,又说“吴雨岚在教管诺战斗技巧。”

    “你听不下去了?”

    “手机没电了。”

    姜游笑了下,“那正好逛逛,你看这个,”他走到靠墙的货柜上,拿起了一只绿色的小恐龙玩偶,把手伸进去后对着唐不甜晃了晃,“(挺tg)可(爱ài)的是吧?”

    没等唐不甜回答,他便又往前走了一步,拿了只墨蓝色祥云纹的遮阳帽带在了头上,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觉得(挺tg)满意的。

    护颈枕,毛绒靠枕,磨牙玩具,芒果片……

    买了一大袋子零零碎碎的东西后,姜游和唐不甜走出了购物店。姜游看了眼时间,他说“七点二十了,现在回去,还是找个地方坐一坐?”

    唐不甜选择了坐一坐。

    于是他们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坐下。

    姜游一手拿着一杯饮料在唐不甜对面坐下,放下杯子后,他说“招才有了伴后,活泼多了,之前就它一个的时候,就知道睡觉,现在每天运动量上去了,不用担心体重了。”

    唐不甜说“他们教的不对。”

    “他们是实用主义。”

    “不是这个,”唐不甜想了想,她说“管诺缺实战。大量实战。”

    姜游问“你打算怎么做?”

    “他和招才打。”

    “好主意。”

    “还有异种灵力。”

    “怎么了?”

    “我原本认为,异种灵力浓度上升,代表着有大妖魔进入人世。有可能是他复活,有可能是别的妖魔。老劲山,他和镜湖会的关系,久靳山底的门,这些联系,可以证明我的判断。”

    姜游喝了口冰拿铁,“然后呢?”

    “庄泽坤否认了。否认的原因是机密。”

    “吴雨岚不是说找到原因了么?”

    “对。”

    “那就先听听她怎么说呗。”

    唐不甜看着落地窗外来去的行人,“按照我的判断,那么,研究所的遗体有问题。”

    “证据充分。”

    “他们应该更早就有结论。”

    “所以呢?”

    “我不知道。”

    “总会知道的。”

    唐不甜转过头直视着姜游的眼睛,“你知道吗?”

    “我觉得弘真法师会知道一些,”姜游用吸管搅这杯子中的冰块,“你要实在担心,那我们就找个夜黑风高的时候,带上招才和啾啾,他们在外面放哨,一个管地面,一个管天空,我们就溜进楼里,把那个遗体找出来,然后你就哗哗哗哗地砍好了,怎么样?”

    唐不甜认真思考着姜游的提议,许久,她说“我可以回山上。”

    “把我也带回去呗。一个山头呢,我和我儿子两个,吃不了多少的。”

    “钟掌事和庄泽坤关系很好。”

    “那你得记得给我送牢饭,还有每天接送我儿子上学。”

    唐不甜拿着饮料杯子站起来,她说“走吧,回办公室。”

    姜游一手拎袋子,一手拿杯子,跟着唐不甜走出了咖啡厅。

    八月的(热rè)气扑在脸上。

    ……

    唐不甜和姜游推开办公室的门。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坐在姜游的椅子上。看到唐不甜和姜游走进后,林顺安站了起来,他说“唐科长,姜游,又见面了。”

    活动室的门开了,吴雨岚和管诺走了出来。

    管诺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说“科长,你去买饮料了?”

    唐不甜走回座位,用数据线连上手机和插座。

    吴雨岚环视了一遍众人的表(情qg)后她说“唐科长,大家都到了,那我就开始说了?”

    “你说吧。”

    “去会议室吧?”姜游说。

    “去会议室。”唐不甜重复了一遍。

    于是一行人,都往会议室里走去。

    落座后,吴雨岚开始汇报,“本月五号的时候,我就把我负责的区域扫完了,没有发现异常。但是今天下午,我开车经过泽骨镇的时候,记录仪响了起来。但等我下车重新探查的时候,记录仪一直没响。”

    “又是泽骨镇啊。”姜游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吴雨岚问。

    姜游说“我在泽骨镇办过案。”

    “两个案子,”孙宇帮姜游补充说“两个都和涉外妖魔有关。”

    吴雨岚点了点头,“我们先说异种灵力的问题,我反复探查,记录仪却一直没有响,于是我便通知了研究所……”

    孙宇看了眼唐不甜,又看了眼姜游。

    唐不甜保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qg),姜游趴在桌上,似听非听。

    吴雨岚讲完后,林顺安说“我来说一下目前研究所得到的一些结论。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林顺安,我跟着纪老师在研究所差不多快十年了,当然,前几年一直在学,最近两三年才开始正式接触项目。”

    看到会议室里的人毫无反应后,他说“纪老师接到吴老师的消息后,就让我立刻过去,我便用仪器开始进行深度地勘测,终于,在距离第一次扫描仪发出警报的地点大约一千米的地方,再一次探查到了灵力异常,当然,在探查到后,异常又消失了。”

    “我有个疑问。”姜游说。

    “你说。”

    “我的问题是,异种灵力浓度上升了,但整体灵力浓度没上升,要找到原因。我一直以为我们的扫描仪,我们去扫街,是要找异种灵力特别浓郁的地方,达到某个线后,扫描仪会报警,然后我们去查。”

    林顺安说“不是这样的。”

    “那第二个问题,什么是异种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