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8章 游园

作品:《虫屋

    海洋公园。

    在房间稍作休息后,姜游一行便从酒店通道入了园。入园没有排队,但因为人多,(热rè)门项目都排着长队,才玩了两个项目,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

    企鹅馆四点半闭馆。

    芸芸从过山车下来后,便拉着姜末往企鹅馆的方向跑。

    陈楠追在他们(身shēn)后,“慢点,慢点,别摔了,来得及的……”

    姜游落在了最后。

    芸芸陈楠姜末三人在企鹅馆外排上了队后,姜游才一步一拐地走到了,他蹲了下来,看着姜末,拍了拍他的脸,“你今天(挺tg)精神的么?”

    姜末眨了下眼睛,对着他举起了双手。

    “抱不动抱不动,我头晕呢,”姜游站了起来,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冰激凌车,他对陈楠说“我去买冷饮,你看下他们。”

    陈楠说“你去吧。”

    几分钟后,姜游抱着四杯蜜桃冰沙回来了。

    一人一杯,喝完后就进馆了。

    几十只企鹅站在冰块上,时不时摇摇晃晃走几步。突然一声水响,一只企鹅从水里蹿出跳上了冰块,四周的游客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看完了企鹅看北极熊再看鲸鲨珊瑚水母最后看海底鱼廊。

    陈楠带芸芸去洗手间。

    姜游抱着姜末,看五彩斑斓的鱼从(身shēn)边从头顶游过,“这个鱼,白白的,一看(肉rou)就很细腻,很好吃。”

    “不好吃的。”一个女声否决了他的说法。

    姜游扭过头。

    是一个穿着白色宽松字母t恤的女孩,很年轻,看上去还在读书。

    碰触到姜游的目光,她解释说“我解剖过这种鱼。”

    “是吧?”

    “我是海洋专业的。”

    “厉害厉害。”

    女孩笑了笑后,便往前方走去了。

    姜游认真地又看了会儿鱼,直到陈楠带着芸芸走回他(身shēn)边。

    他说“我上次看到个养鱼的秘方,很适合我。”

    “怎么养?”陈楠问。

    “多换鱼。”

    陈楠笑了出来,她说“走吧,海豚表演快开始了。”

    他们走出了鱼廊,感到了海豚剧场。

    表演开始后,芸芸很兴奋,每次海豚跃出水面,她会开心的叫喊拍手。

    “哎哟,骑上去了,”陈楠看着骑这海豚威风凛凛的驯养员,她说“海豚要完全信任他们,才会让他们骑吧?”

    姜游说“海豚智商很高的,相当于六七岁的小孩了。”

    姜末站了起来。

    他看着最中间的那只海豚,它的颜色比其他海豚似乎要浅一些。那只海豚仿佛若有所觉,向着他们的位置看了一眼,接着,又继续着它的表演。

    陈楠说“这么聪明啊?”

    “是啊,跑的也快,一小时能游六七十公里。”

    表演告一段落后,台上主持人挑了一个年轻的女孩上台与海豚互动。

    正是那个海洋专业的女大学生。

    芸芸有些失落地坐到椅子上。

    “等你长大了,就会挑你了,”陈楠安慰她说“你听主持人说没,那个池子里的水,有十米深呢。”

    姜游说“我们下次去海边,找个游艇,到深海,看海豚和鲸鱼。”

    芸芸抬头看着他,“去海上吗?”

    “是啊。”

    “什么时候?”

    “寒假?过完年?”姜游看向陈楠,“怎么样?”

    陈楠说“行啊,不过你成绩不能掉。”

    “不会的!”芸芸拍(胸xiong)脯保证。

    四周突然出现了喧哗声。

    那个女孩掉进了水池里。

    “怎么掉进去了?”姜游问。

    他(身shēn)边的人回答了他,“刚才那个主持人和她开玩笑,说三二一跳,结果她真的跳下去了。”

    水池的表面上,似乎又一个人头高高低低地起伏着。

    有观众说“快去救快去救啊!”

    还有说“我早上看到的那个女孩,没跳,这个太老实了。”

    海豚驯养员朝女孩的位置游去。

    这时候,女孩的(身shēn)体突然地被托出了水面。

    观众又说“是海豚,海豚救了她!”

    掌声响了起来,久久不息。

    驯养员也终于游到了女孩(身shēn)边,与主持人合力,将女孩救上了岸。

    海豚尾巴一拍水,向水池深处游去。

    它的颜色比其它海豚要浅一些。

    从海豚剧场出来后,姜游原本打算是回酒店吃晚饭,休息一下的。陈楠发现球幕剧场就在旁边,排队人不多,下一场就要开演了。

    于是他们走了进去。

    地毯很软。

    姜游站着站着便坐到了地上,接着躺了下去。

    水母,鱼类,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在头顶的幕布中游过,像是仰望星空,又像是沉入了海底的深处。

    芸芸和姜末坐在地上,抱着膝盖,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陈楠也坐着。

    她听到了姜游的声音。

    “我想建一座城。”

    “什么?”她低头看他。

    “有本书,就上次在你那看的,一个女的跟着一个男的跑了,后来那个男的建了个城市,然后就困在那个城市里,然后死了,他原本想在海里再建个城的,是海里,还是海边,”姜游想了想,“总之是和海有关吧。”

    “建了吗?”

    “没有。”

    “为什么?”

    “挨了一刀,就蔫掉了。”

    庞大的鱼群遮蔽了幕布,光线一下暗下。

    姜游感觉到他的手被抓住了。

    抓着他的手有些凉,手指细细的。

    应是很漂亮的一只手。

    鱼群游开了。

    粉色的水母朝着光的方向涌去,在她的眼中,像花一样盛开着。

    唐不甜和管诺回到了特科办公室。

    孙宇见他们回来了,他问“找到了那个‘反应’吗?”

    “没有。”唐不甜回答。

    管诺瘫坐在椅子上,他的脸被晒红了,“遇到了一个灵体,他们的仪器就碎了,我们就回来了。”

    孙宇问“他们给了什么说法吗?”

    “哪有什么说法,我好心给他们算了一卦,还被嘲笑说,法则领域的事,岂是普通手段能算到的?”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吴雨岚走进后,她重重地关上了门。

    她的(身shēn)体颤抖着,脸色铁青,眼中似乎还忍着泪。

    管诺走到她面前,“怎么了,吴姨。”

    唐不甜和孙宇也向吴雨岚看去。

    吴雨岚咬住嘴唇,似乎下一刻就会晕过去。

    她说“谢老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