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90章 孜然

作品:《虫屋

    谢东的尸体停在研究所附属医院的太平间中。

    庄泽坤和管清彤沉默地站着。

    不知过了多久,庄泽坤开口了,他问“你看到了什么。”

    管清彤说“他走了。”

    庄泽坤低声重复了一遍“他走了。”

    “走吧。”管清彤转过(身shēn),向外走去。

    两人走出大楼的时候,看到不远处一个穿黑色t恤的男人快步朝他们走来。

    庄泽坤认出了他,研究所的副所长贾弘。

    庄泽坤和管清彤停下了脚步。

    贾弘在他们两米处站定,他说“我正好在这边指导一个实验,听到你们来了,就过来看看。”

    三人寒暄了一番后,贾弘说“研究所刚搬回去,特科也重新走上了正轨,再过几年,谢主任当年设想的光景,可能就能实现了。”

    “他太累了。”庄泽坤说。

    “是啊,”贾弘点点头,他说“有你们在,他走的也安心了。”

    又聊了几句后,管清彤说“小诺下飞机了,我们要去接他。”

    “管诺对吧?纪老师和我提过好多次,说他天赋好又肯努力,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他这样的了,”不等管清彤回应,他又说“你们去吧,工作上的事,我们下次找时间再聊。”

    庄泽坤说“好的。”

    庄泽坤和管清彤走出医院后,管清彤说“他好像是在试探我们。”

    “贾弘吗?”

    “对,这次出来前,小诺和我说,研究所把我们特科当下属在用。”

    “具体什么(情qg)况?”

    管清彤把异种灵力的事与庄泽坤讲了一遍,“晓珍专门打电话和我解释了,说是她徒弟年纪轻,只想着快点完成任务。我说他们年纪轻的事,让他们年纪轻的自己解决。”

    庄泽坤沉吟了片刻后,他说“王所长(身shēn)体不好,这些年一直是半退休的状态,贾弘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这些年的几次合作,都比较顺利,他的品(性xg)我是信得过的。”

    “我不是怀疑他。”

    “我明白。你说的对,以后特科和研究所的合作,谁来主导,要看他们年轻人的本事了。我相信管诺能撑的起来的。”

    管清彤说“希望吧。”

    ……

    从海洋公园回来后,姜游对着林昱吐槽了半小时,带着俩熊孩子玩有多累,以至于第二天下午,他下楼的时候,林昱有些惊讶地问“你起来了啊?”

    姜游对着他晃了下手机,“我买的(肉rou)到了。”

    “什么(肉rou)?”

    刚问完,林昱便看到快递员提着一个箱子走进院子里。

    姜游走了过去。

    签收后,姜游抱着箱子回到了店里。把箱子往长桌上一放,找到剪刀,剪开胶带。他一边拆一边说“羊(肉rou),六个月的小羔羊,每天要走五十里路的那种,现杀冷冻了运过来的,商品介绍上是这么讲的。”

    姜游把冰袋拿了出来,把羊腿拿到了厨房里。

    林昱听到了放水的声音。

    不一会儿,姜游从厨房里探出了半个(身shēn)子,“你会切羊(肉rou)吗?”

    林昱说“我可以试试看。”

    “切成这么一小块一小块的,”姜游用手指比了个大小,“切完了先腌一会儿,再用签子串起来。”

    “你要做羊(肉rou)串吗?”林昱问

    “是啊,晚上唐科长过来,再买点蔬菜吧,你喜欢什么蔬菜?”姜游走回客厅,他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后拿起了手机。

    “土豆,茄子,蒜苗……”林昱想了想,“一般烧烤都这些吧?”

    “行嘞,我先问一下杨萱,那个腌(肉rou)要用哪些调料,她上次和我说了,没记。”

    ……

    唐不甜是傍晚的时候到的。

    她到的时候,姜游正把一只拳头大小的毛绒小黄鸡塞啾啾的鸟窝里。鸟窝是刘博洋前几天送来的。草编风格,圆锥形,颜色有些特别,看上去是棕灰色中带着些粉调。刘博洋说这叫做薄藤色,是一个兼顾了庭院的风格与姜游的喜好的颜色。

    啾啾停在池塘边,低头啄着水。

    招才用爪子轻轻碰了一下啾啾,见啾啾没有反应后,它抬高了爪子,还没落下,啾啾便飞了起来。

    于是招才抖了抖(身shēn)上的毛,((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爪子,往花房的方向走去。

    林昱把烧烤架搬了出来。

    姜游转过(身shēn),看着穿着蓝底碎花裙的唐不甜“领导,你来了,来店里坐,外面(热rè)呢。”

    走进店里后,姜游从冰箱拿出了两袋吸吸果冻。

    唐不甜有些怀疑地看着包装袋上胖大海三个字。

    姜游把果冻递给她,“甜甜的,(挺tg)好吃的。”

    唐不甜接过,她把木刀放在长桌上,然后拧开盖子,吸了一口,微甜,凉凉的,仔细的品,似乎有一些胖大海的味道,又似乎只是茶味。

    唐不甜说“谢东死了。”

    “(挺tg)可惜的,你见过他吗?”

    唐不甜摇摇头,“没有。”

    “那天你们找到了反应了吗?”

    “没有。”

    “那天(挺tg)晒的,我也晒了大半天,”姜游坐下后也吸了口果冻,“谢东是怎么死的?”

    “脑出血。”

    姜游想了想,他说“庄泽坤现在接他的位置的话,苏望舒一个下属不够,他估计会让吴雨岚和过去,朱文的话,不确定。”

    “唐江特科呢?”

    “前两年就你一个不也撑过来了么?从别的地方调人吧,现在管诺压不住,总要先让他刷点功劳才行,”说完后,姜游又补了一句,“管清彤总归不会不管她儿子的,”

    唐不甜朝店门外看去,“于新,跟在林顺安(身shēn)边的研究员,他可能是修炼者。”

    “也不奇怪吧。他们弄出来的修炼法,总要先实验下的。”

    唐不甜问“你觉得谢东是他杀还是自然死亡?”

    “不好说,不会是研究所,更不可能是庄泽坤。”

    “还有谁?”

    “我哪知道,我都没去过燕京。”

    这时,林昱走进来问“现在开始烤吗?”

    “对的,等下,我让小雅放个孜然味的歌,”姜游对着小雅同学喊“小雅同学,我要听我在东北玩泥巴。”

    小雅同学好的,洛天依,我在东北玩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