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6章 椰子

作品:《虫屋

    参观研究所的时间订在了周三。

    具体的行程是早上九点半在研究所集合,上午听介绍,然后吃饭,下午参观项目。姜游一看这个安排,立马就说他那天预约了专家号看膝盖。唐不甜知道他不想早起,没说破,让他好好治病。

    到了周三,姜游睡醒后真去医院逛了一圈,挂了个号,见了专家,医生开了核磁共振检查单,半个月后能排上位。于是姜游交了费后便回去了。

    他先吃了一顿饱饭压压惊。

    快到文化街的时候,他看到一旁水果摊上摆了几个椰子,问了价格后,他买了几个,让店主开了一个插上吸管,喝着晃回了虫屋。

    “老林,吃椰子吗,我刚买的。”姜游往厨房方向走去,“我给你去厨房开了。”

    林昱从柜台后绕了出来,他站在厨房门边说“早上管诺的妈妈过来找你。”

    “她现在在哪?”

    “我让她坐会儿,她说她逛一圈再回来。”

    姜游用菜刀在椰子壳的眼上叩了几下,找出根吸管插上,转(身shēn)递给林昱,“她说来找我干啥吗?”

    林昱接过椰子,他摇了摇头,“她没说。”

    “那就等她来了再说吧。”姜游走出厨房,拉出一个椅子坐下。

    “你膝盖怎么样了?”林昱问。

    “医生让照一个核磁共振,排到了下个月了,”姜游摸了摸他的膝盖,然后说“我买了个健(身shēn)环,今天到,据说能减肚子,我打算趁这个夏天还没全过去,再努力一把。”

    姜游和林昱聊了一会儿后,他余光看到一个撑着太阳伞的女人穿过院子,走到了店里,正是管清彤。

    姜游站了起来。

    没等姜游开口,管清彤便说“我是为了孟显阳的案子来的。”

    “我那租客?他又怎么了?”

    “是他的祖父,孟元白。”管清彤从手包中拿出手机,她点开一张照片,是她对着那张夹在谢东笔记本里的小纸片拍的。

    姜游凑过去看了一眼,他念出了上面的字,“孟元白,罗镇,罗镇在哪?”

    “在盘杨。”

    “我们上楼说吧,我买了几个椰子,你要喝椰子水吗?”

    “清水就好。”

    “那你先上去。”

    管清彤走上了楼梯,她打量着姜游的这间工作室,异常地整洁。

    很快,姜游便端着两杯水走了上来,他把水放在工作台上,拉开一张椅子后,在工作台后坐了下来。

    管清彤在他对面坐下,她问“你方便把清阳道人除魔的经过与我说一遍吗?”

    “那天管诺也在的,”姜游指了指花房的方向,“我和他站在露台上,他看到清阳道人有危,一下子就翻过栏杆跳了下去,根本拉不住。”他摸了下他的膝盖,“也就是仗着年轻,(身shēn)体好,恢复的快。”

    “太冲动。”管清彤评价。

    “年轻人嘛。”

    接着,姜游把事(情qg)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和管清彤讲了一遍,然后他说“清阳道人也很在意异种灵力的事。”

    “还有谁在意?”管清彤问。

    “金光寺的和尚。”

    “我也感觉到了。”

    “你打算怎么做呢?”姜游问。

    “三十一年前,人定胜天,”管清彤看着姜游(身shēn)后书架上的书,她说“三十一年过去了,但我觉得,结局依然只会是人定胜天,区别的只是牺牲的人是谁而已。”管清彤将视线移回到姜游脸上,“那把法尺还在孟显阳手里?”

    “对的,他和他祖父感(情qg)很好。”

    “我要看一看那把法尺,你方便现在带我去见他吗?”

    “等周末吧,今天工作(日ri)他要上班呢。”

    管清彤同意了,她说“可以,那拜托你约一下他。”

    “好的。”

    “你怎么看这个案子?”管清彤注意着他的表(情qg)。

    “我?”姜游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以后再找租客,得往上查三代了。”

    姜游和管清彤二人讨论案(情qg)的时候,唐不甜管诺孙宇三人被林顺安带到研究所的食堂里吃午饭。

    一个中年研究员看到了他们一行,他把餐盘放到垃圾车上后,朝他们方向走来。

    “常叔?”林顺安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个中年研究员。

    “唐科长,小管,小孙,又见面了。”

    打完招呼后,常立章转头向林顺安解释“小林,我以前也是特科的编外成员。”

    “真的吗?”林顺安有些惊讶。

    “不是唐江,是楚城的,”常立章向唐不甜三人介绍说“研究所的食堂,别的没什么,但有一道菜,腊(肉rou)土豆,做的绝了,一定要尝一尝。”

    “好。”

    聊了几句后,常立章便离开了。

    林顺安则把唐不甜三人带到了包厢里,他说“这次项目能这么快启动,常叔帮了许多忙,你们知道吗,最开始对小世界进行研究的,就是他父母。我开始还想,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科学发展速度,五年前的结论说不定已经被推翻了,十年前的资料,基本能当历史材料来看了,结果我被打了脸,常叔要一直在研究所,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把法则摸透了。”

    管诺想起了上次在泽骨镇的事,他说“法则也不一定就强吧。”

    厨师把冷盘送了上来。

    “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简单一点来说,两个人打架,”林顺安左手右手握拳,撞了一撞,“谁的力气大,谁就赢。但是上升到法则层面,一条法则要一个结果,那所有的物质,包括人啊,动植物啊,土壤啊,甚至气候啊,我们所能想象到的一切,都会为达成这个结果而努力。这种努力甚至是不自觉的,”他看到唐不甜三人有些茫然的表(情qg)后,他努力地举了个例子,“就像是在古代,皇帝下达了一个命令,然后整个朝堂都会动起来,接着是百姓都会被动员起来,直到完成了这个命令。”

    腊(肉rou)土豆端上了桌。

    林顺安说“大家吃饭吧,具体的等下午参观实验室的时候,我再和你们具体说。之后你们就能明白,我之前为什么要做那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