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11章 你可记得当日的那根头发!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客气什么。”

    “举手之劳而已。”

    阎罗王笑笑,显得并不在意,“如今在外,定然要有一万个小心。万事之路,莫要心急,慢慢来。”

    “你还年轻,总有机会的。”

    虽然一直有心神潜伏在宁天林脑海深处,但阎罗王却始终记着师尊叮嘱,从未探视过宁天林的识海。若不然,他也不会在最后关头出手。

    所以,他对宁天林这一路行来的所有事情都丝毫不知。

    理所当然的以为,宁天林是求进心切了。毕竟如今宁天林才二十三岁,就拥有这么高的战斗力,肯定是过于求成,为达成事情过于冒险和激进了。

    若不然,也定然不会有这么高的战斗力。

    甚至得罪了这种战斗力级别的人物。

    “阎罗王大人说的是。”

    “我以后会注意的。”

    宁天林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这次的做法,的确是有些激进了。他明明知道这死气冲天的地方,越往后越危险。

    在被巨大骨头生物带来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心,想看看这最后有着什么,这片区域到底有着怎样秘密。

    却不曾想,他的随机传送符没有用了。

    战斗力超过千万的强者,竟然可以凭借强横的实力,强行封锁空间!让他所有逃生手段都化为虚无。

    这次真若没有阎罗王出手相救,他真的会陨落在这!

    “恩。”

    阎罗王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宁天林,道,“天林小友,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或者说,此时此刻,有没有在心中提防着我?”

    “怪我一直潜伏在你身上,而你却一无所知?”

    阎罗王知道,这事换做自己心中也会有着芥蒂,虽然被救了性命,但自己身上,却无时无刻不潜伏着一道别人的影子,说不定时时刻刻都被人盯着窥探着隐私。

    不知道还好,若知道了,谁不生气?

    “是有很多想问的。”

    宁天林不是那种虚与委蛇的人,直接点了点头,至于对方一直有没有窥探自己的隐私,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就是窥探了,这些隐私能换来自己的一条命,也是值得的。

    况且,他不认为阎罗王大人会这么做。

    因为他要是想知道自己的秘密,当日在地球的时候就早做了。自己虽然在地球称王称霸,但在他的跟前,却完全跟蚂蚁没有丝毫区别。

    而且,他可不相信对方不会读取记忆这种秘技。

    若他想知道,就是十个自己也不可能瞒的住。

    还有刚刚他也会让那干瘦老人继续说下去,而不是直接掐住他的脖子,让他闭了嘴。

    “至于隐私,我相信您不是那种人。”

    宁天林抬头,直视对方的目光,肯定道。

    “好!”

    “好!”

    “不愧是我阎罗看重的人。”

    阎罗王哈哈大笑,解释道,“小友放心,你的所有事情,我真的是一无所知,除过通过咱们接触我知道的,其余的,我没有一丝窥探。”

    若换做别人,他贵为一世之尊,是绝不会开口解释的,但既然成亲结交宁天林,对方又是自己师尊叮嘱要关注的人,他当然不愿意对方对自己心生不满。

    如今宁天林能这样说,他当然高兴。甚至他非常清楚,宁天林也的确是这样想的!

    “问吧。”

    “小友有什么疑问,尽可开口。”

    阎罗王似乎心情很好,对着宁天林道。

    “阎罗王大人,您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还有,您是怎么来的?”

    这也是宁天林最大的疑惑,危机降临的时候,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没想过,还远在地球阴间的阎罗王大人,会出手相救自己。

    起初,他还以为是战斗力系统最后关头出手帮助了呢。

    “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

    阎罗王笑了,“你还记不记得,当日你为了陶玉玉的事,前往过阴曹地府?”

    “记得。”

    宁天林点了点头,陶玉玉,也就是他妻子舒一姗的母亲。当日为了让舒一姗开心些,宁天林答应将她走了多年的母亲给找来。

    只不过,当时的陶玉玉,早已经死了。虽然还在医院中当着一名护工,但却也是被西方炼金师控制的一名傀儡罢了。

    本来他是想从战斗力系统那里直接兑换原来的灵魂给陶玉玉的,只是一来,兑换现成的灵魂精气点数非常多,当时的他根本负担不起。

    二来,则是战斗力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前往阴曹地府!”

    两个原因,他直接决定肉身前往阴曹地府,将陶玉玉的灵魂给带来。

    “那你还记不记得,在当时你快要临走的时候,我找你要过一根头发?”

    “我对你说,这根头发是咱们以后联系之用,跟手机联系一样,甚至当着你的面,将那跟头发,融合进了塔心?”

    阎罗王道。

    轰!

    而随着阎罗王这个提醒,宁天林的思想打开了,的确,他当日在快要离开阴曹地府的时候,阎罗王是找他要过一根头发!

    那是在自己拒绝接受他赠予的塔心,阎罗王随后提出的要求。

    当时自己也以为只是跟手机一样,作为阴阳互通的信物,但没想到,竟然是它在关键时刻,帮了自己的大忙。

    “想起来了?”

    阎罗王看着宁天林的表情,知道他已经想起了一切。

    “恩。”

    宁天林点了点头,“那根头发。。。。。。”

    “其实,这头发,不单单是通信之用。它里面包含有你的心神,融进九转轮塔第三层的塔心,那里又尽是我的心神。”

    “所以,在某种时刻,咱俩的心神是相通的。”

    “就在刚刚,我看到这塔心光芒四散的时候,就知道了你有大难。便连忙激活心神,赶了过来。”

    阎罗王详细的解释道。“而对我来说,在地球,在银河,甚至在更高级别的星球,眨眼降临,还是能够做到的。”

    “怎样,小友,你不会怪我,当时对你说谎,说这头发,只是简单的通信之用吧?”

    盯着宁天林,开玩笑道。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