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79章 来斗地主啊!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而且,这宁天林不是好惹的主,更不是个心慈手软之辈。

    他是在银河之主门前没有开杀戒,但在斗兽场,还有郝府,他都杀了!

    银河之主门口,或许是因为相识,又或者是忌惮银河之主,他下手有着分寸。

    但斗兽场的咖齐儿,他可是杀了,一帮护卫也是杀了,还有诺大的郝府,也已经证明是他干的!一个活口都没留!

    他现在找自己来干什么?

    算账么?

    所以他昊阳浑身紧绷,以便随时应付宁天林的暴起。

    “你这里不是赌场么?”

    宁天林笑了。

    笑的很是认真,“我来这里,当然是找你赌博的。”

    “赌博?”昊阳一愣,这什么情况?

    “是啊,赌博。”宁天林点了点头。

    “你确定?”昊阳心中轻虚了口气,不是找自己算账的就好。

    论战斗力,他还真担心不是宁天林的对手。而且这概率占了百分之九十九!

    “确定以及肯定。”宁天林点了点头。

    “宁大人若是想赌博,我现在就让人,不,我亲自带你去赌场。”昊阳道。

    他心中猜测,这宁天林跟自己一样,爱好赌博,同道中人?

    而且,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宁天林是笑着来的,自己也应该给他尊重,自己带他亲自前往赌场。而且若对方真的是来赌博的,他会亲自陪同,甚至这次的赌资,他都会双手奉上,以作结交。

    只是面前的宁天林听后却摇了摇头,“我这次来,是专门找你赌博的,”

    “也不用带去赌场。”

    说着,环顾了下四周,笑道,“我觉得这里就刚刚好,很合适。”

    “恩?”

    昊阳心中隐隐升起了不妙。

    专门找自己赌博?

    还在这里?

    这么小的地方,怎么赌博?两人对赌么?

    “咱俩?”

    昊阳不确定的问道。

    “不是。”宁天林笑着摇了摇头,“咱们三个。”

    说着,指了指边上一脸兴奋的白起。

    “三个?”

    昊阳一愣,同时心中真想破口大骂,你妹啊!

    连帮手都找来了!

    你们难道要连起手来作弊?

    坑我?

    不过,他却也心中不惧。

    他是开赌场的,当年年轻的时候,更是从赌场中一度血战出来的,什么没有见过,一身赌术更是出神入化,达到了巅峰。

    甚至在这银河,他说是第二,没人敢认这第一!

    两个联手作弊?

    他不怕!

    况且,他估摸着宁天林这种存在,应该也不会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联手在赌场作弊坑他!

    “恩。”

    “咱们三个。”

    宁天林点了点头。

    而边上的白起,微微一笑,有些跃跃欲试。

    “怎么个赌法?昊阳仍有些戒备的问道。

    他怎么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有些不简单。

    “斗地主!”

    宁天林笑道,“咱们来玩斗地主!”

    “斗地主?”

    昊阳一愣,这个名字他怎么没听说过。他熟知的银河赌术中,可没有这个啊。

    “你傻啊!”

    “这斗地主都不会?”

    这时候,边上的白起发话了,有些兴奋,更有些跃跃欲试。

    而他之所以兴奋,则是因为他迷上这斗地主了!

    斗地主!

    抢地主!

    我抢!

    加倍!

    超级加倍!

    王炸!

    我炸!

    一个个从未见过的词语,一个个从未见过的玩法,让不知道多久没有做过游戏的白起迷上了这款小游戏。

    前些日子,他,宁天林,还有苏晓曼就在一起玩过这个。

    好玩的很!

    让他不经常玩游戏的都喜欢上了它。

    “请指教!”

    昊阳都快郁闷的吐血。

    斗地主?

    我连听说过都没有听说过,玩个啊玩!

    估摸着这种游戏,定然是某个不入流的小游戏罢了。

    “斗地主。”

    “一个地主,两个农民。”

    “谁抢得地主当地主,两个农民斗地主!”

    “谁牌先发完谁赢。”

    白起开口解释了起来。

    只是很快,就被宁天林挥手打断,“昊阳大人,你看这样,我们三人给你掩饰一遍,你看过之后,就定然学会了。”

    宁天林说着,手一挥,地面上出现了一张小红桌子,四四方方,正方形,占地不大,但即使这样,也让这密室看上去更小了一分。

    同时桌子上出现了一副纸牌。

    随后,宁天林,苏罗曼,白起三人蹲坐在桌子边沿,开始接起牌来。

    房间太小,他们也只能这样蹲着了,无法入座。

    而昊阳见此,只好认真的学起规则来。

    很快,一局结束。

    “来,昊阳大人,该你了。”

    宁天林说着,示意自己的准徒弟苏罗曼起身离开。

    而昊阳却没有立马蹲下加入战局,而是非常的不明所以。

    搞什么鬼?

    你们来,难道就真的找我斗地主的?

    他可不认为事情会是这么简单。

    贸然加入战局,他到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总感觉眼前的这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

    “等一下。”

    犹豫了片刻,昊阳沉下心问道,“赌注呢?”

    “既然是赌局,那应该也会有赌注的吧?”

    他已经认定,这场赌局绝不简单!

    “恩。”

    这时候,蹲在地上的宁天林,淡淡的点了点头,脸上也没了多少笑意,“赌博,当然是要有赌注的。”

    “这次的赌注,其实很简单,一局一枚空间戒指,怎么样?”

    说着,跟是盯着昊阳的眼睛,微眯着眼,道,“你输了,就将手上的空间戒指给我,我输了,就将我们手上的空间戒指给你。”

    “怎么样?”

    宁天林说出了规则。

    “就空间戒指?”

    昊阳一愣,就这个?

    空间戒指在别人手中或许重要,但在他们这个层次,想要搞到一些有的是办法。除非那些空间极为庞大的他们才会珍惜。

    换做普通的,他们或许理会都不理会。

    而且就是他手上的这枚空间戒指,虽然贵重,但却不是不可替代。

    只要他花些功夫,也是能够再弄到几枚的。

    “当然不是。”

    宁天林摇了摇头,“还有空间戒指里面包含的所有东西!”

    “而且必须是你现在带着的这枚戒指!”

    宁天林说完,浑身罡气沸腾,目光极为犀利的盯着昊阳,等着惊惧的他的答。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