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90章 淮仙子,跟我走吧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哦。”

    淮仙子点了点头。

    没办法,她拗不过的。

    刚刚对方已经表明了身份,东陵府主。

    他们是从东陵府主来的!代表着东陵府主!甚至刚刚还将其余三府的人都给赶走了,连带着神殿星本土的一些豪门大阀,也被挡在了外面。

    她惹不起的。

    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两次了。

    甚至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关键时候以死相逼,才免得被对方玷污了清白。

    这处子之身保存的,可真是无比艰难。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被越来越多的贵族喜欢。

    残花败柳,唾手可得的那些明星,贵族人物玩一玩也就得了,根本就不知道珍惜。

    “不能走!”

    只是这时候,一道凌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同时“砰”的一声闷响,一道身影从门外飞了进来,重重撞在边上的建筑上,口吐一大口鲜血,生死不知。淮仙子望去,知道这人是把守在门外的东陵府仆人。

    谁这么大胆?

    敢杀东陵府主的人?

    刚刚其余三府的人,不都被战败了么?

    “嗒!”

    “嗒!”

    “嗒!”

    很快,一道身穿锦袍的高大男子,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而围在他身边的东陵府仆人,一个个瑟瑟发抖,走也不是,出手也不是。

    为难的看着屋子中间的头头。

    “南瞻府主!”

    淮仙子一愣,瞬间就认出了来人。

    她没想到,南瞻府主竟然亲自来了!

    “府主大人!”

    东陵府奴仆头头,这时候也硬着头皮朝着对方见礼,躬身弯腰,看也没看死在一边的另一位仆人。

    他真没想到这南瞻府主竟然亲自来了。

    你还要不要脸啊。

    不是暗中的约定成俗么。

    抢一个明星,用得着你这种大人物亲自出手么!不是哪个仆人厉害哪个带去么!

    你现在竟然不要脸的亲自来了!

    “见了我还不跪下?”

    “东陵就是这么教育你们的?”

    南瞻府主根本就没给这个小头头什么好脸色。他乃一府之主,对方给他提鞋都不配!

    “参见府主!”

    嗒!

    这小头头脸色一变,但也没有过多犹豫,就连忙跪拜了下来。

    他是仆人,对方这府主。

    地位天差地别!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对方是专门找茬来了。自己若是故意顶撞他,把自己打死也是白打。

    一切等到主人身边再说。

    连带着边上的其余仆人,也都刷刷的跪了下来。

    就是淮仙子,也作势要跪下行礼。只是被南瞻府主上前给挡了下来。只听道,“淮仙子,三年未见,你还是这么漂亮。”

    声音爽朗,丝毫没有了刚才的凌厉。

    甚至嘴角都露出了笑声。

    “见过府主大人。”

    淮仙子躬身道。“大人客气了。三年未见,大人还真是风采依旧。”

    两人是见过一次面的。是上次南瞻府,举行天才之战的开幕式时候。当时她作为参演嘉宾,在台上和南瞻府主握过手的。

    当时也正是因为去了南瞻府,她和宁天林才得以碰到,而且当时还有另外一个比较风骚的明星,身边还跟着郝家的郝公子。

    “呵呵。”

    “你还是这么会说话。”

    南瞻府主笑了,看都不看仍跪在地上,不知道该不该起来的一众东陵府奴仆,道,“走吧,淮仙子,一位客人正在等着你呢。”

    客人?

    淮仙子一愣,什么客人?

    刚刚南瞻府的仆人来时,她也听过是一位姓宁的宁大人在等着她。

    只是她却不知道这姓宁的是谁。

    而且,能让南瞻府主亲自为他来跑一趟,可见这姓宁的来头要有多大。

    而边上的东陵府奴仆头头,却瞬间意识到这客人是谁。

    姓宁的。

    除过宁天林还能有谁!

    他们刚刚在包间,可是亲眼看到宁天林和南瞻府主,共同进了一个包间!

    此刻听到南瞻府主要带淮仙子走,脸色变幻,犹豫着,但最后还是说了口,“大人,您不能。。。。。。”

    “不能什么?”

    南瞻府主笑了。

    嘴角含笑,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要暴起的节奏。

    况且只是一个奴仆,杀了也就杀了。

    “没有。”

    “没有什么。”

    奴仆头头倒吸了一口冷气,硬生生的将心中想要说出的话给憋会到了肚子里。他敢确定,他若再敢多一句嘴,结果恐怕就会跟躺在地上的那具死尸一模一样。

    他忍!

    一切去告诉主人,请他做主!

    “没有就好。”

    南瞻府主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同时继续对淮仙子道,“淮仙子,走吧,在这里多呆一刻,我怕手痒的想要杀人。”

    “哦。”淮仙子点了点头。

    其实与东陵府主相比,她更情愿和南瞻府主在一起。东陵府主这人,风评实在是有些不好。

    只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这次要见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确切的说,是他找自己过去的。

    “咱们走!”

    “去找大人给咱们做主!”

    看着南瞻府主的声音,消失在很远的地方,这奴仆头头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起身,对边上的人道。

    眼中散发着凶光,他不服!

    但不服归不服,他却知道,没办法,他只能这样!

    府主亲自出手,远不是他敢违背的。

    “哗!”

    随后带着几人飞起,到了东陵府主所在的包间。然后将这件事情,如实的汇报给东陵府主。

    没有添油加醋,因为这个结果,已经能让东陵府主暴怒了。

    “砰!”

    东陵府主直接将手中的一个价值连城的杯子捏成了粉末。

    心中震怒!

    脸色黑的吓人!

    南瞻府主打杀的是他的手下,其实打的是他东陵府主的脸!

    对方根本就没给他脸!

    甚至就没将他放在心上!

    “不要脸!”

    “竟然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竟然亲自出手!”

    嘴中碎碎叨叨着,想着对策。

    “大人,咱们要不要现在过去?”

    “南瞻府主这实在是欺人太甚!”

    这时候,边上一个奴仆,越过奴仆头头开口,对着东陵府主问道,一脸义愤填膺。他看到东陵府主如此暴怒,觉得是不是现在就去找南瞻府主算账。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