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57章 给两千年前的将军当叔?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注:谢谢大家的关心,昨天确实是看车了,至于型号,奔驰中的乞丐版,太贵了,贷款都有些负担不起,存的米不够啊。。。。。。

    好好码字!

    。。。。。。

    这些亲戚,虽然不是宁天林的直系亲属,但也是小时候见过的,拜年的时候也从他们的手中领过压岁钱,有他们的陪伴,自己父母也不会显得过于孤单。

    宁家想要成为正为真正的家族和世家,也必须要有他们的存在。

    主杆在,旁支在,才能开花发芽。

    “好!”

    “好!”

    “天林来了,又长高了。”

    除过宁天林的父母家人,这些亲戚站在宁天林的身边,都能感觉到淡淡的威压,虽然宁天林已经极度收敛了,但这常年嗜血和身份的改变,让他在骨子里,已经变得跟常人不同。

    大人物就是有大人物的威严,这是常年养成的一种隐形气度。

    “爸妈,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

    “咱们屋说吧。”

    寒暄过后,宁天林转身,对着自己的家人介绍起项羽一干人等。他并不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说起项羽等人的身份,若不然,这些人的身份,用不了多久就会全华夏都知道的。

    “恩。”

    “对对对。”

    宁荣几人点了点头,虽然心有疑惑,这白起怎么也成了你的朋友,但也对白起抱着友善的微笑。仇人转朋友,化干戈为玉帛,也不是没有可能。

    “走吧,咱们家说,我这就让人准备饭菜。”

    说着,非常激动的朝着自家的屋子走去。

    与此同时。

    世界各处,在视频被断掉的时候,十几道人影已经立马放下了手中的动作,飞身而起,朝着宁天林所在的宁府飞来。这些人中,有石小军,有华老,也有一些当年和宁天林交好的朋友。

    宁天林来了,他们怎能不过来拜访!

    “妈,你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你不知道,这些年在外面,我是多么想吃你做的饭菜。”

    宁天林手抓一个鸡腿放在嘴中,大口的咬着。

    他虽然已经数年数十年都可以不吃饭,但面对母亲亲自下厨做的饭菜,他还是胃口大动,近乎将一整桌子吃都给吃光。

    而且边上的项羽,白起几人,也是尝了不少。两千多年没有吃过华夏菜,虽然如今已经跟当年的秦朝变了很多,但几人也是吃了好多。

    “喜欢就好。”

    “喜欢就好。”

    陈夕眼角嘴里全都是笑,五年没看到过儿子了,哪怕让自己一直站在那做饭,她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儿子只要在自己身边,无论什么都好!

    “来,项。。。。。。项将军,我敬你一杯!”

    这时候,宁天林父亲宁荣端起一杯斟满的茅台,对着项羽道。

    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中年汉子,竟会是鼎鼎大名的西楚霸王项羽!谁都以为他当年乌江边上自刎,葬身乌江,自己竟然现在和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把酒言欢!

    这人更还是成了自己儿子的二哥!

    那这辈分是什么?不彻底乱了么?

    两千年前的大人物,称呼自己为叔叔么?

    甚至在刚刚他端起酒杯,要和项羽碰杯的时候,他竟然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项羽。

    大侄子?

    项羽?

    幸亏脑袋急转,知道项羽生前的身份,称呼其为项将军。

    直到现在,宁天林并没有向众人提过项羽的身份银河之主,在这个时候说这个,不见得有多么应景。不然自己的父母家人,可真的就吃不下饭了。

    “宁叔,来,干!”

    而项羽却没有多想,直接称呼宁荣为叔。

    在他脑海里,这可不算什么。宁天林是他的三弟,跟他一辈,称呼宁荣为叔叔很正常。而且,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让他失礼没面子的地方。

    辈分在这摆着,谁都没法说什么!

    就好比如今的华夏,也有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称呼一个五六岁的小毛孩子为叔叔,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称呼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为爷爷!

    别不情愿叫,谁让人间的辈分大,在那摆着!

    “好酒!”

    酒入喉,项羽直接来了一声!

    多少年了,都没有喝过家乡的酒了。

    虽然在外面身份尊贵,但他这两千多年来,他是这的没有喝过来自地球的酒。虽然是有不少和这个味道相近的,但却没有一个有这种味道。

    这或许,就是家乡的味道吧。

    尽管他项羽当年也没有喝过茅台,但这酒水,就是家乡!

    “项夫人,敬你!”

    宁荣这辈子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和鼎鼎大名的每人虞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喝酒。但他考虑到对方是个女子,“我干了,你随意。”

    “酒水饮料都成。”

    “呵呵。”虞姬笑了,这酒水如今在他眼中,跟白口水又有什么区别,“叔叔,干!”

    一饮而尽!

    “来,白将军,我也敬你一杯。”

    接下来,宁荣对着白起举起了酒杯。这次称呼,就顺口多了。

    而宁天林看着自己父亲敬酒的两下子。

    欣慰的笑了。

    与当初离开地球时候的父亲相比,父亲真是改变的太多。

    更开朗了,更豪迈了,也更自信了!

    这五年,他宁荣,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在津川市,碰到陌生人和大人物都不怎么敢说话的普通市民了,酒桌上的饭局,他一年都会参加那么数十上百场。

    而且那些人无不个个都是大人物,还对他毕恭毕敬的。

    早已不知道什么叫做怯场。

    同时有些感慨,当年自己儿子的敌人,还被赶出了地球的白起,竟然成了自己儿子的大哥。

    世事难料,莫过如此。

    “宁叔,干!”

    白起也是一仰头,闷了一口。

    虽然这酒水在他口中的辛辣,早已跟白开水一般,但他还是砸吧砸吧了嘴,无尽味。

    味的不是酒水,而是岁月。

    接下来,就是准徒弟苏罗曼,明星淮仙子几人,至于跟来的一些护卫,则没有资格坐在这张桌子上。

    “淮仙子,我也敬你一杯。”

    酒过三巡。

    舒一姗也是敬酒了一圈后,对着淮仙子道。只是眼中,却带着莫名意味。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