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敢不敢干?(二合一)

作品:《无敌战斗力系统

    “啵!”

    亮了!

    那珠子终于是亮了!

    琳凌逸大呼一口气,终于踏码的是亮了!

    头也不回的她,向原来的坐位退去,实在不能回头看,看了太肉疼。

    就刚才教的那些“学费”,让她一下子回到了入门前,甚至连入门的时候都不如,那时候,好歹还有几件贴身的宝物防身,但现在就是个

    “嗯,不错,下一个继续。”

    “后面都自觉排好队,可不要让我点名!”

    宁天林微微点了点头,开口向着第二个人说道。

    唰!

    有了琳凌逸的“亲身示范”,紫宸直接跨步上前,将空间戒指中的东西,一件不剩的给取了出来

    紧接着,第三个圣女琳若雯也是颇为敞亮,痛痛快快的把学费给教了

    第四个常长老,倒显得有些墨迹了

    那模样,简直就和从身上拿刀子割肉一样,取一件就看一眼那可珠子,都快看出花来了。

    “心诚则灵?”

    “才怪!”

    “分明就是宝物到位,那颗珠子才会亮的嘛”

    常长老边取,边在心中肉疼的叨叨着,表情时颇为的丰富。

    “最后一件了!”

    “你要是再不亮,我就把心挖出来,让你看看诚不诚!”

    “啵!”

    千盼万骂的珠子,终于是亮了!

    “都骂你了,你还亮?”

    “心不诚则更灵!”

    回到坐位的常长老,心中不停嘟囔着,脸上满是不舍,索性闭起眼睛,她怕一睁眼看到那些宝物,心又会疼

    很快,第五个。

    第六个

    第十六个。

    不出五分钟,剩余的那些长老们,都将各自空间戒指中的所有东西,摆放在了启明珠的旁边。

    唰!

    所有的琳雨阁的高层,都将目光投向了坐在左手首位的,中都城主库菲

    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

    “刚才你也听那位女士讲课了,所以必须交学费!”

    “大家是一样的,平等的,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不能搞特权”

    尴尬的中都城主,就算是脸皮再厚,也经不住众人在宁天林的眼皮子底下,这么盯着他看。

    “我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又不是给你们,你们瞎瞪什么眼了。”

    “好好的坐那里不好吗?非得让我混不过去才行?我成了穷光蛋,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宁天林没有发话,众人依旧这么盯着,那结果肯定是显而易见的

    直到城主库菲,将空间戒指倾倒的一干二净,众人这才满意的将目光收回。

    这就对了嘛,要穷大家一起穷!

    一大片资源,惹得众人一阵眼花缭乱,都不由自主的重重咽了一口唾沫,这可都是她们每一个人的全部身家呀。

    “嗯,还不错。”

    宁天林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与他现在所需要的能量相比,这些根本算不了什么,但能兑换一点算一点吧。

    哗啦。

    大手一挥,宁天林直接将所有的资源,全部都掠进自己手中的无极戒中。

    “咦?”

    宁天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启明珠还真是将众人的空间戒指,给探查的仔仔细细。

    唰。

    将刚才那两本,赠与琳凌逸与琳若雯的功法给挑了出来,还给了两位,送出去的东西,肯定就不能再收回了。

    “记住吾所说的话,七日后,吾将会再次降临这里!”

    满载的宁天林,突兀的从琳雨阁的议事大厅消失不见,仅留下这么一句话在大厅内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众人也都是如释重负一般,重重的松了一口大气,这一日过的太不寻常

    与此同时,宁天林真身所在的阴曹地府。

    一处相当空旷的平原地区,稳稳的矗立着一座极其庞大的大山,此刻这山体竟有些许的晃动。

    造成这晃动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山体正下方,被镇压的一头生灵所造成的。

    两者的身形体积虽极不成正比,但力量上的差距并不是很大,若不是这座大山,被特殊法则给加固着。

    那头生灵有自信,全力之下的一个翻身,定然能把身上的大山,给崩成稀碎。

    哗啦,又是一阵猛烈的挣扎。

    不过,山体晃动的浮动基本上可以直接忽略掉,那么小的浮动,最多也只能将山上的一些碎石,给晃动下来罢了。

    这大山的主人只要愿意,脑海中随便一个神识,就再能将大山给加固的稳如泰山。

    ァ新ヤ~8~1~中文網x~8~1zщo

    只是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山的主人,就是这阴曹地府的绝对掌控者,宁天林!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要继续白费力气?”

    “哼,趁吾还没有改变决定之前,你最再好再细想想!”

    悬立虚空,负手而立的宁天林,面色淡然的冷声喝道。

    而他的那双黑眸,俯视之下,则赫然就是那头被压在山体之下,几百年之久的那头生灵!

    极为遥远的荒古中,幸存下来的一种稀有生命,蓬莱仙道的守护者,狮角兽!

    仅露出的头颅,狰狞的左右晃动。

    那巨大的兽头上,有着一颗蓝色螺纹独角,闪烁着森森寒芒。

    一对如灯笼般的巨瞳,看上去颇为骇人。

    只不过,它的肉身早就在当年的地球,就已经破碎了,只是灵魂被完整的保存下来。

    “哼!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狮角兽厉声反驳,声如洪钟,将近百丈的区域,都给震得嗡嗡作响。

    “若不是因为我一时大意,误入到你的九转轮回塔内,你觉得,就凭你的那点战斗力,能够擒的住我?”

    此兽一张口,周围的天地间的气息瞬间夹杂起淡淡的腥味。

    “一时大意?你也太看得起你了!”

    宁天林戏谑的说道。

    要是当日在地球的蓬莱仙岛,他还是一个星虚武者的时候,这狮角兽这么口出狂言,宁天林或许无法反驳。

    但今日,这狮角兽怕是要被它的大话,给闪了舌头了!

    “小子,要说被困在九转轮回塔内,我认栽。”

    “在这里,我确实出不去,也打不过你!但是,你可敢真正的和我干一场不?”

    狮角兽极为不满的雷鸣声音,再一次的响彻而起。

    “不敢的话,就哪来的回哪去,一个弱者,还想让我归顺,门都没有!”

    不是它盲目自大,而是它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宁天林的战斗力往眼里放。

    几百年前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宁天林也才仅仅是一个星虚武者,几百年的时间,他又能强到哪里去?

    撑死每日每夜的修炼,最多提升一个大阶段,到达星元境界,但那又怎样?

    星元之上还有星宙、星荒,这其中随便一个阶段的门槛,岂是几百年的时间,能够跨过去的?

    那屁大点的时间,也就够它打个小盹罢了,那宁天林就是天才中天才,也根本不可能做到!

    更何况,宇宙之主以下,皆是蝼蚁,从它那个年代起,就是如此,更不要说现在了。

    所以,宁天林在它的眼中,那就是蝼蚁,根本就没有做它主人的资格。

    “呵呵,吾和你干一场?”

    “吾倒是无所谓,随时奉陪!”

    “只是,你确定,你抗揍吗?”

    宁天林似笑非笑的调侃道,这还是自他成为宇宙之主后,第一个找他约架的生灵。

    其他人见到他,都是有多远躲多远,生怕和他有一个“美好的偶遇”,而这狮角兽倒是有意思,主动向他提出这种要求

    不满足对方一下,似乎都对不起狮角兽的大放厥词!

    “我抗揍吗?!”

    狮角兽被宁天林的话,弄的气极反笑起来,它感觉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幼儿园的小屁孩,小手向上一指,用那稚嫩的语气,轻蔑的反问一个浑身肌肉的大汉。

    “你抗揍吗?”那大汉估计能被气的笑出声来。

    “我怕下手重了,把你给揍成渣渣!”

    “一个巴掌下去,估计连你亲妈都认不出来你的模样了!”

    狮角兽向上瞥了一眼宁天林的身影,没好气的嚷嚷道。

    它在心中认定,那宁天林肯定是呈一时口头之快,根本就没有和他干一场的资本。

    这也难怪狮角兽会这么想,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阴曹地府内的宁天林本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根本就从气息上,判断不出他的真实战斗力。

    它的潜意识里,仍旧固有的认为,宁天林的战斗力,肯定还在宇宙之主以下的那几个境界徘徊。

    而狮角兽的战斗力,则是名副其实的宇宙之主!

    “好,待会你向吾求饶的时候,希望还会这么有骨气!”

    宁天林似笑非笑的说道。

    他也好久没有真正的打一场了,这宇宙之主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他也是时候好好的体验一下了。

    呼!

    真打?

    狮角兽的第一反应,绝对的错愕与诧异,以为是听岔了。

    “小子,你要和宇宙之主干一场?脑子被驴给踢了吧!”

    “真是无知者无畏呀!”

    砸了砸嘴的狮角兽,刚才它也就是激一激宁天林,让他放弃那个认主的念想,实在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应战了。

    无奈的叹息一声后,狮角兽已在心中做好决定,一会开打,一定要将下手的力道,一轻再轻。

    这宁天林虽然狂妄,但不可否认,如此年纪就有那样的境界修为,绝对是地球的天才少年,适当的敲打敲打就行,切不可伤及性命。

    要不然,就真对不起蓬莱仙者生前的教诲了。

    “直接就动粗,那还乡野莽夫还有什么区别?”

    “要不我们二人加点彩头如何?”

    宁天林饶有兴趣的提议道。

    和狮角兽的架可以打,但决不能白打,要不然那一身臭汗,岂不是白出了。

    “小子,你可当真?”

    狮角兽一时也是被吊起了兴趣,这兴趣倒不是对于打架本身,而是被宁天林口中的彩头给吸引了。

    “吾话当真!”

    宁天林微微点了点头,肯定的回道。

    “无论什么彩头都可以吧?你若输了,可不准耍滑头啊!”

    狮角兽还想再确认一遍,不然的话,在这九转轮回塔内,宁天林想要耍赖,那可真是太容易了,而且它还拿人家一点办法也没有。

    “婆婆妈妈的,哪有那么多废话,随意提就是,要是反悔,吾跟你姓!”

    有些不耐烦的宁天林,再次保证道。

    “跟我姓?我踏码的就是一头灵兽,哪来的姓?”

    “看你这油腔滑调的架势,分明是想要赖账”

    狮角兽心中暗自咒骂,但没有表现出来,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了,它要再咄咄逼人,那可就真说不过去了。

    “就一个要求!”

    “要是我赢了,你必须得把我从这九转轮回塔内,给放出去!”

    狮角兽直接开口道,其它的要求,它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可以,吾答应你。”

    “但是,你要是输了的话?”

    宁天林故意将尾音拉的很长,就像是在询问等待着对方的下一句一般。

    “输了?”

    怎么可能,狮角兽根本就没想过会输这一回事,宇宙之主会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以前它随主人蓬莱尊者,叱咤宇宙的时候没有输过,那么现在,就更不会!

    “嗯?”

    宁天林静静的盯着狮角兽的双瞳,他在等对方开口。

    宇宙之主言出法随,想要真正的收复这头灵兽,那必须让它心甘情愿才行。

    “这”

    “我要是输了”

    狮角兽瞥着嘴,颇为无奈的向四周瞟了瞟,它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去探讨它会输这个话题。

    可既然是彩头,那就必须是双方互利的,有它的利,那也必须要有宁天林的利。

    “我要是输了的话,就如你所愿,认你为主,听你差遣!”

    孜然一身的狮角兽,想了想,貌似也只有这个虚头,才能让这个彩头,看来那么公平一点。

    话一出口的狮角兽,向是猛的想到什么了,赶紧向着宁天林开口补充道。

    “但是,有个前提,你我二人开打的时候,你不可以使用九转轮回塔内的规则,要不然我就不和你打了!”

    “那个对打的彩头也要取消作废!”

    狮角兽悻悻的哼道,暗自庆幸把这个茬给想起来了,要不然就真钻进宁天林给布置好的圈套里面了。

    殊不知,宁天林是真的要和他实打实的打一场。

    “好!”

    “狮角兽,记住你说过的话,莫反悔!”

    宁天林冷眼俯视,沉声喝道。

    txt76485

    。_手机版阅读网址: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